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五十九章:引他上钩
    就在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,苏家小姐惹怒了这阴山王之时,半响,那紫衣男人的脸上却是绽放出一抹笑容,灿若骄阳,明媚异常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苏小姐说的在理,今日这场合,你是该有更重要的事。”燕爵说着。

    那神色的变幻不过是顷刻之间,甚至许多人,都没有从当下的情形中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可年玉,自始至终都是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她心中再是清楚不过,这个男人,单单是因着那如意珠,也会给她一个“面子”。

    今日,他不是来找事的!

    而自己……这面子,自己不要白不要,不是吗?

    况且……

    余光所及之处,那白色身影赫然醒目,她也确实有更重要的事情啊!

    “如此,瑾儿多谢阴山王殿下体谅了,呀,说曹操,曹操到!”年玉说着,似乎是看到了谁,眼睛一亮,那眉宇间的神采,仿佛那人她极其重视,甚至比眼前这阴山王还要重要许多。

    当下,燕爵眉峰一皱,年玉将他的每一帧神色都看在眼里,却又好似什么也不知道一般,朝着阴山王福了福身,“阴山王请随意,小女子去招呼客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没待燕爵说什么,年玉便绕过了眼前的这个紫衣男人,大步朝着她的目标走去。

    年玉的眼,再是柔和不过,柔和里,又带了欣喜,可谁也没有瞧见,那面纱遮盖之下,那浅扬起的嘴角,勾起的诡谲。

    方才,她是故意的!

    故意表现得对阴山王不屑一顾,反倒是对旁的人,颇为重视。

    而此刻,她不用想,脑海中,阴山王的脸色也是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果然,如年玉所料的那般,在她一经过他,往另外一边走去之时,燕爵脸上的笑容便再一次僵住,复又迅速转身,目光追随着苏家小姐的身影,一路往前……

    他倒是要看看,到底是谁,能让这苏瑾儿这般重视!

    仅是一瞬,他的视线里,便锁定了一人。

    那人白衣飘逸……

    “骊王?”两个字从燕爵的口中吐出来,那男人眸子一眯,一瞬间,那张俊美的脸上,诧异之间,分明有一丝不悦浅浅流露。

    这北齐的骊王赵焱,他自是知道,北齐先帝之子,闲散王爷……

    呵,到底是不是闲散王爷,他只是一眼,便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他太熟悉权利的欲望,那闲散王爷眼里的欲望,就算是有一层又一层的掩饰,他也是看得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这北齐的局势……

    北齐元德帝将这苏家小姐赐婚给大将军府,明显是有意扶持大将军府,而据他所知,北齐枢密使楚倾和骊王赵焱,平日里虽是无矛无盾,可实际上,却也没有更多的交情。

    而这苏家小姐……

    燕爵的眸子越发的收紧,看着那苏瑾儿走向赵焱,又在赵焱的面前停下,一双深邃的眸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,年玉朝着骊王赵焱福了福身,那神采,俨然是待了贵客,又仿佛是在等着他,知道他必定会来。

    赵焱看着眼前的苏瑾儿,不由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受到请帖,她不知道吗?

    她虽戴着面纱,可那眉宇之间,让他下意识的想起了那日在面馆的相遇,眼依旧是那般纯澈,一时间,赵焱越发猜不透眼前这个女人,不止如此,他也没有太多的经历去猜。

    感受到众人看过来的视线,尤其是阴山王的那一道,赵焱的一颗心早早就在那阴山王朝他看过来之时,就已经紧绷起来,甚至连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也忘记了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阴山王也会来这里。

    方才……阴山王和苏瑾儿说了什么?

    赵焱猜不透,可单是那视线,他却是明白,此刻阴山王对自己,颇为不善!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,你怎么了?”年玉开口,看着眼前的男人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赵焱怎么了,她自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纵然是有天大的欲望,可这个时候,在他还无力和西梁比肩之时,对于西梁国的阴山王,却是忌惮的。

    忌惮吗?

    年玉心中轻笑。

    似乎她的声音,拉回了赵焱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,对了,今日苏小姐入宅,本王特意准备了些小物件,苏小姐请笑纳。”赵焱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,彬彬有礼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给随行而来的侍琴使了个眼色,侍琴立即将东西送上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一叠的盒子,对于他送了什么,自然不感兴趣,她所感兴趣的……

    想到今日的计划,年玉眼底一抹幽光一闪而过,快得让人无法察觉,“骊王殿下太客气了,瑾儿谢过,那日面馆一别,瑾儿本是要亲自去骊王府上拜谒的,却因着事情太多,分不开身,所以……还望骊王殿下莫怪,等会儿晚宴,我定好好敬上殿下一杯,以表歉意,哦,对了,林伯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说到此,似想到了什么,一眼看向林伯,“听说,这宅子先前的主人好酒,后院里藏了不少的酒,可确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回小姐的话,这事老奴也听说了。”林伯恭敬的道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左右是大将军府发起的宴请,大将军和将军夫人还有楚少夫人都在,席上也不知是否有趣,倒不如等会儿去看看后院是否当真有酒,若是没有便罢了,可若是有,虽说我身子欠妥,不能多饮,可找酒的过程该是十分有趣,用之招待贵客,更是有意思!”

    年玉想到这些,眉宇之间皆是欣喜也期待。

    那神情,赵焱看在眼里,那一刹,也禁不住因着她的无邪,心神一晃。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?可愿和小女子一赌?”

    恍惚间,年玉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那声音,让赵焱一怔,猛然回神,却是片刻没有反应过来,“一赌?如何赌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年玉低低一笑,笑声灿若银铃,看赵焱的眼神里,几分澄澈,几分调笑,“自然是赌,那院子里有没有酒了!”

    “赌那院子里有没有酒……”赵焱口中喃喃,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,那一刹,想到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,瞬间,脸上一抹笑容绽放,“好,那本王便随你一赌,不过,赌注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