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七十二章:是你杀了我!
    那一刹,赵焱片刻懵了,可下一瞬,几乎是本能的,赵焱抓着年玉的手一用力,狠下心来,做了一个决定。

    他几乎能够料想到,接下来会发生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满脸冷冽,双目之中,溢满了狠。

    脑中闪过无数思绪的他,却是没有察觉,被他拉过来的女人,那眸中,一抹讽刺一闪而逝,快得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    空气里,噗的一声,饶是墨书用剑挡住箭雨时发出的铿锵声,也是掩不住那利器没入皮肉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即,一声闷哼传来,出自女人之口,就在赵焱的身前,格外的清晰。

    那一瞬,空气仿佛凝结。

    似乎在这一箭之后,对面船上就停止了箭雨的攻击。

    可赵焱站在原地,胸前,女子的背脊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……

    “玉……玉儿……”赵焱开口,此刻这两个字从他的口中发出来,似乎格外的艰难。

    他不敢低下头看年玉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纵使是如此,他亦是感受得到面前这女人,那原本因为药而无力的身体,越发的虚弱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在那诡异的气氛里,女人的笑声从对面的船上传来,那船头,女人纵然蒙着脸,但眼里的光芒,亦是清清楚楚的昭示着她此刻的兴奋与得意,甚至,还有些许讽刺。

    “赵焱啊赵焱,你不是要护着她吗?我以为,你当真有多爱这个女人,却也不过如此,关键时候,还是你骊王殿下的命来得更加重要!她年玉……呵,不过是被当成了人肉盾牌,哈……哈哈,好,这样好,这样让她死去,我很满意,赵焱……最终,还是我赢了!”

    女人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,夹杂了几分疯狂。

    对面船上的那些人,似乎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出好戏,而赵焱……

    那女人的话,在赵焱的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木然望着夜色中的男人,好长时间都没有动静,仿佛整个人被抽空了一般,直到身前的女人虚弱的身体不断的往下滑,赵焱的眼里,才有了波动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焱抓着年玉的手越发收紧,想要阻了她下滑的趋势,可似乎有些无力,到最后,只能双手将她圈住,让她紧靠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终于,男人的目光往下,视线里,方才激射向他的那一支箭,此刻正插在年玉的身上,正是心口的位置,大片的血液染红了衣裳,女人苍白的脸上,嘴角一丝鲜血流出,可一切,都不如女人嘴角的那一丝笑,来得刺眼与冲击。

    那笑里,带着讽刺,带着冷,带着一贯对他的不屑,甚至是鄙夷。

    “玉……玉儿,我……我方才……”赵焱开口,可一出口,声音却是无法掩饰的颤抖,“我不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终于,他还是将一句话说完,可话落,闪烁的目光却怎么也无法坚定。

    不是故意的?

   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,他心中最是有数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年玉看着这个男人,眼里的讽刺更浓,瞧见他眼里的心虚,这话说出来,他赵焱怕是自己都无法相信吧,呵,不是故意……

    “赵焱,你不是来救我的吗……”年玉虚弱的开口,直视着赵焱的眼,仿佛是要冲击到他灵魂的最深处,“到最后,我……我不是死在那个女人的手里,而是你……是你杀了我!”

    年玉一字一句,突然,也是笑出了声来。

    她是打从心里觉得好笑,更是打从心里觉得讽刺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前世那一夜,这个男人和年依兰联手揭开自己女子身份,让她成为众矢之的时的画面,那时,他的眼里,可是除了清冷与无情,便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时,她多希望,他对她能有一些情义在,哪怕是怜惜……甚至在最后受着“裂心”之苦的十五天里,他亦是对她郎心似铁!

    而此刻……

    呵,自己这般指控,他竟心虚,竟有了那么一丝悔意吗?

    悔?

    这个男人,他的本性,她再是了解不过。

    就算是他眼里有悔意,若是方才的情形再来一次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拉她做挡箭牌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旁人的命,哪里比得上他的命重要?!

    一切,不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吗?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目的,这一出戏,还要继续演下去!

    年玉笑着,突然,看着赵焱的眼神越发的凌厉,一字一句的道,“赵焱,你记着,我年玉……纵然是做鬼,也不会放过你,夜深人静之时,我便会来找你……找你索命!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那声音越发的虚弱。

    终于,那笑声戛然而止,似乎所有力气都用尽,怀中,女人的身体彻底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赵焱知道,那一箭在心口,最终的结果会是怎样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死了,当真是死了吗?

    赵焱看着那女人紧闭的双眼,胸口已然没了起伏的痕迹,耳边,刚才年玉的话不停的回荡,赵焱的脑子里,那一刹,彻底的乱了。

    是他杀了她?

    不,不是,不是这样的!

    是秦姝,是秦姝杀了年玉!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正此时,墨书的声音骤然响起,那语气里的紧迫与防备,拉回赵焱的神思。

    赵焱抬头,才发现,原先只是微亮的夜色,此刻比方才亮了许多,而那光源……

    赵焱看向对面船上,不知何时,对面船上的十来人再一次架好了弓箭,而那利箭的顶端,并非如方才寒光凌厉,而是被一团火焰所取代。

    那熊熊燃烧的的火焰,齐齐的对准了他们!

    他们这是要……

    脑中一个激灵,赵焱看向那船上站着的女人,火光映照之下,那女人的眼,越发的璀璨,似乎连得意也在跟着放大。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,方才,我已经提醒你了,走到这一步,是你不听劝,怪不得别人,好了,年玉既然已经死了,我的目的达到了,是该结束一切了!”女人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。

    话到此,眸子一凛,继续道,“放箭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根本不给对面船上的人反应的机会,那些带着火的箭,在那一瞬齐齐射向赵焱所在的船坊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