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九百七十三章:你个疯子!
    “王爷……小心!”墨书的声音响起,饶是他也难掩惊恐。

    目光之中,那一团团大火随着利箭越来越近,仅是一瞬,就尽数落在了船坊上,顿时,火焰骤起。

    那一声喊,赵焱似已经彻底清醒。

    确定了对面那女人的意图,心里的怒火在那一刹竟是大过了其他。

    “秦姝,你个疯子!”赵焱看着船头站着的女人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疯子,当真是个疯子!

    她是当真要烧死自己吗?

    她敢……

    她可知道,她这么做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他可是北齐的王爷!

    赵焱心中怒火交织,眼看着那火已经将整个船坊圈了进去,几乎能够预想到,不过片刻的时间,这艘船上的所有都将会被烈火席卷,包括他们!

    可似乎是一切来得太过突然,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,那一刹,赵焱竟也是愣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王爷,快逃!”墨书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墨书似也没了别的法子,眸光微闪,奋力朝着自家主子跑去,用身体推着白衣男人,那力道,带着赵焱齐齐从船上落下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本是抱着年玉尸体的赵焱,在入水的那一刹,手却是松了。

    看着年玉的尸体往下沉,赵焱心中一怔,下意识的伸手。

    可察觉到他的意图,墨书忙的将他扯了回来,扑腾之间,朗声吼道,“王爷,二小姐已经死了,当务之急是您要脱身,不然当真要命丧此地,王爷……您不能出任何差错!”

    赵焱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已经死了……

    水中,赵焱看着年玉的脸,那紧闭的双眸如死一般沉寂。

    年玉已经死了,刚才……脑中浮现出方才的画面,还有她凌厉的指控,可仅是一瞬,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焱便迅速挥开脑中思绪。

    一咬牙,眸中的颜色添了几分狠戾。

    对,年玉已经死了,是秦姝杀了她!

    自己本是救她的,他是要留着她的性命的,是秦姝!和自己没有半点儿关系!

    赵焱看着那“身影”不断飘愿,心里也是越发清明。

    此刻,那不过是一个尸体,他纵然是抓住,也没有任何意义,而他的命比什么都重要……他不能死!

    眸子一凛,赵焱转开视线,任凭那“尸体”在水下,往湖底越来越远……

    可转身奋力朝另外一边游去的他,哪里又知道,不过片刻,湖面之下,从另外一个方向,几个身影利落的游来,托着那“尸体”,迅速的朝着另外一边游去。

    夜色中的湖面,隐约带了一丝凉风。

    火光照亮了湖面。

    那火光之下,赵焱和墨书二人,这个时候一心只有求生,丝毫也不敢懈怠,朝着岸边,不停的游。

    而身后,那艘船坊,早已在熊熊的大火之中散了架,零零落落的漂浮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隔了一定的距离,另外一艘船上,全身都被斗篷遮着的女人依旧站在船头,看着骊王赵焱逃走的方向,神色间,少了方才的疯狂与得意,取而代之的是满目的清冷。

    好半响,直到确定骊王赵焱主仆二人已经离得远了,女子才收回视线,转身进了身后的船坊。

    船坊里,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可入了船坊,便感受到一股浓烈的压迫感,不用看,女子也知道坊内的人在什么位置。

    女子双膝跪在地上,恭敬的朝着那人行礼,“少主,骊王二人已经走远了,看那样子,应该不会有丝毫怀疑。”

    女子开口,出口的声音竟是和方才站在船头的女子,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黑暗中,男人低低应了一声,随即再次开口,语气里明显带了几分急切,“她呢?”

    就算是对今夜的安排的没一个细节都已经确定了再确定,一切都了然于心,男人的眉依旧紧皱着,方才,他看着外面一切的发生,那箭射向她之时,他的心也跟着一紧,若非知道自己的出现必然会让整个计划全盘落空,他甚至差点儿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虽没有指明,但跪在地上的女子依然明白他口中的“她”指的是谁。

    “回少主的话,少主请放心,那边一切都安排妥当,他们接到少夫人,会直接送到苏宅,那边已经有上好的医者在候着,少夫人只是流了些血,不会有什么大碍。”女子如实禀道,知道少主对少夫人的上心,态度再是恭敬不过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出,每一处,都是真切到了极致,甚至连射在少夫人身上的那一箭,都是真的没入了皮肉,她的死,足以以假乱真!

    说话之间,女子亦是小心翼翼的抬眼,火光映照之下,依稀可以瞧见那张银色的面具,女子想到什么,眸中一抹异样,“少主,西梁……”

    “今晚你们做得很好,该回去了!”

    女子话还未说完,男人就开口,冷声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女子皱眉,分明知道少主有意的回避,可终究,还是没再敢提起自己想说的话,只能拱手领命,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
    回去,回苏宅!

    女子领命下去,刚要走出船坊,却是听得身后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将她安置好,便让那些人消失。”

    消失?

    “少主……您的意思……”女子回头,猜出少主话中的意思,面上难掩为难,可感受到空气里,那威仪之气似带了不容置喙的决然,当下,女子终究还是止住了要说的话,恭敬的垂首,“是。”

    女子出了船坊,船坊里,男人银色面具下的脸,依旧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脑中,方才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的浮现,尤其是刚才赵焱跳下船,口中所喊的那个名字,在他的耳边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秦姝……

    在自己找来这个假扮之人,玉儿学着那女人的声音,让她模仿之时,他就已经觉得这声音似曾相识,却原来……

    那个女人竟是秦姝吗?

    可她怎么会出现在北齐?

    不仅如此,那秦姝竟是对玉儿,有这般的浓烈的杀意?

    而玉儿……

    想到方才的情况,一双眉越发的紧皱起来,她也该知道“那个女人”的身份了吧!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楚倾敛眉,谁也不知那深邃眸中流转的情绪意味着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