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游戏设计鬼才〕〔仙古独神〕〔逆天妖妃撩君心〕〔女修重生之青凤劫〕〔战神凰妃〕〔横推三千世界〕〔韩娱之崛起〕〔超级仙学院〕〔巴顿奇幻事件录〕〔手术直播间〕〔林枫〕〔逍遥在武侠世界的〕〔都市之仙帝美女〕〔惹火甜妻:老公大〕〔重生之灵草也修仙〕〔网游之一梦江湖〕〔九龙拉棺〕〔邪王宠妻:废材嫡〕〔最初的寻道者〕〔浪子邪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五章:别委屈了自己!
    “秦姝,是大皇子的人?”年玉开口,握着匕首的手,更是收紧了力道。

    西梁国的大皇子,她亦是听闻过。

    和这邪魅乖张,血腥残忍的二皇子阴山王不同,那个西梁国的大皇子常年深入简出,鲜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,世间传闻,有说是犯了病,身体虚弱,常年都是靠着药物吊着性命。

    可正如方才燕爵所说,关于西梁国的那些皇室秘辛,多数是传闻,到底是否是真的,都尤未可知。

    但仅仅是“大皇子”这个身份,就已经注定了不简单,不是吗?

    而秦姝若和西梁大皇子扯上关系……

    “何止是大皇子的人!”燕爵一声轻哼,看着年玉,那眸中闪烁着的光芒带了几分诡异,“普通红梅不过是五瓣,而秦姝的匕首上,可是一枚六瓣梅花啊,除了秦姝,便也只有大皇子本人,有资格用那六瓣红梅了!”

    那秦姝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年玉脑中思绪着,心中一个猜测成型。

    那厢,燕爵的目光一瞬也没有从年玉的身上移开,他欣赏着她的反应,此刻,竟是觉得格外有趣。

    如此看着,燕爵那俊美脸上的笑意亦是大了些,“你是聪明的女人,其他的,不需要本王说了吧!而现在,你也该确定那对母子并非是本王所杀,本王和本王那皇兄虽是兄弟,冠着同样的姓,却素来没有什么交情,他大皇子府的东西,断也不可能落在本王的手上,至于我说的这些,你信或者不信,你让你的人随便找一个西梁国的百姓来问一问,也就能够确定了,如此,你可以放了本王了吧!”

    燕爵的话,拉回了年玉的思绪。

    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,年玉眸中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迎着年玉的视线,那一刹,本是轻松了许多的他,身体竟再次紧绷起来,这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饶是他也看不穿这个女人的心思,亦是不知道她下一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半响,年玉终于收回了视线,却是没有理会燕爵,而是径自转身,如先前她从那纱帘后走出来的一样,又重新走进了纱帘之内。

    她的举动,让燕爵皱眉。

    她要做什么?

    燕爵猜不透。

    但不过是一小会儿的时间,空气中,一股幽香飘来,燕爵一怔,意识到什么,立即闭了气,再次看着年玉从纱帘内走出来,燕爵咬牙切齿,“年玉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阴山王殿下可以好好睡一觉,这般身份尊贵,可别委屈了自己!”年玉说着,面无表情,甚至连看也没有看那瞪着她的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别委屈了自己?

    她也知道他身份尊贵!

    这个年玉……

    他这般对他,已经让他受尽了委屈,还让他别委屈了他自己,哪里有半分将他的身份放在眼里?!

    就算知道她暂时不会要了自己的性命,燕爵心里依旧愤恨至极,憋着气,看着年玉出了房门,那房门又再次被关上,燕爵恨不得将那女人给生吞活剥了。

    可浑身被绑着,受制于人之下,他却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仅是瞬间,一怔眩晕袭来,燕爵心里暗自低咒,再次想叫年玉,可一张口,却是发不出丝毫声音。

    甚至来不及被更多的愤怒填满心里,燕爵不知何时再一次晕了过去,房间里,烛光依旧亮着。

    年玉出了房间,楚倾正在门外不远处等着。

    看着年玉面上的凝重,楚倾上前,握住年玉的手,再是自然不过。

    那温度传来,年玉抬头,迎着楚倾关切的视线,将手中的匕首交给楚倾,出口,竟是一片落寞,“兴许……不是他!”

    而那真正的凶手……

    年玉想着那个名字,再次开口,“我要尽快知道关于匕首上这六瓣梅花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年玉心里清楚,实际上她已经有八分的肯定,可她依旧要更多的确定。

    楚倾看着那匕首上的六瓣梅花,眼底一抹深沉一闪而逝,终究还是开口,“我会让人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他会让人查清楚……

    可是,他却不愿玉儿将她自己推进与西梁国有太多干系的事情当中。

    暗自叹了口气,楚倾摩挲着年玉的手心,伸手将她揽入怀中,“大牛母子泉下有知,也不会希望你因为报仇,太过伤神!”

    年玉扯了扯嘴角,就算是他们不希望,可于自己,如果当真那凶手是秦姝,那便是自己牵连了他们!

    若不报仇,她的心里又怎么过得了这一关?

    这一夜,年玉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,没有再出来,直到楚倾再次进了房间,和她说了什么,年玉才拿着匕首,离开房间之后,随即进了关着燕爵的房里。

    燕爵依旧昏睡着,那身体被绑在椅子上的模样,分外狼狈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他许久,却是没有丝毫动作,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燕爵再次醒来,已经是第二日的夜里。

    夜色深沉,长久的昏迷让他的身体格外不适,清醒之时,燕爵以为自己还在那房间里被绑着,可睁开眼,满目的黑暗,可纵然是如此,他也依旧分辨得清楚,此刻他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一辆马车!

    那年玉又对他做了什么?

    燕爵一个激灵,身体一动,可就算是察觉身体没再被绑着,但也是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年玉!”燕爵一声低咒,才发现,他竟又能够发出声音,可想到年玉,燕爵心里的憋屈,怎么也无法散去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!”燕爵厉声喊道,没有指名道姓,可喊的是谁,也再是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果然,那一声落下之后,马车外,女人的声音便缓缓传了来,“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年玉,你应该放了本王!”燕爵开口,那语气里的怒气,似怎么也无法压制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放了你,但你也要记着你昨夜说的话,自此之后,休要再追究此事,你虽没有杀他们母子,可也有杀他们的心,也依然将他们烧得面目全非,这一遭你所受的一切,一点儿也不委屈你!”

    年玉背对着马车,面无表情,那浑身散发的寒意,就算是隔着马车,燕爵也能清晰的感受得到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是年玉放了自己最后的要求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