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:面对年玉的“报仇”
    墨书的声音,拉回赵焱的思绪,转眼看向房间里,布置好的各种本不属于这里的东西,祭台,香蜡,桃木剑,不知画着什么东西的黄色布帆,每一样看在赵焱的眼里,都让他厌烦不悦。

    可虽是不悦,但他依旧压制着,想着这连日来的折磨,那阴沉的脸上,更添了几分厉色。

    那日,他醒来,以为那一夜经历的种种,不过是一场梦,梦醒了,一切就都过去了,什么鬼魂索命?他赵焱不相信这世上当真有鬼魂存在,可是,接连下来发生的事,却让他心里坚信的不存在渐渐动摇了,伴随而来的,还有越发浓重的恐惧与不安。

    他让人查了他所有的日常起居,皆没有丝毫异样,大夫诊脉,也只是说他休息不好,身体没有大碍,可每日无论何时,只要一闭上眼,他就会入梦,那梦里,依旧是年玉,依旧是利箭刺入他心口,一下又一下,真切得仿佛不是像是在梦里的疼痛。

    那无数次的循环往复,每一次都在惊恐中醒来,他已经被折磨得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而今日墨书请来的这个道士……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,请允许贫道作法,只要有贫道在,就算是再凶狠的邪祟,贫道也能将之抓住!”

    赵焱看过去的一刹,那道长更是振奋了精神,自信满满的道。

    话落,赵焱的眉却是一皱,“你觉得……真是邪祟?”

    “是,骊王殿下,请恕贫道直言,如今殿下虽然身体尚可,可精神却是强撑起来的,若任由那邪祟缠着,只怕接下来,身体也会受到损伤,王爷的面容之间,尤其是眼圈周围,已经隐约看得出有些气血有损的迹象了,若再不采取行动,只怕……”道士迎着赵焱的视线,一脸严肃,话到此,没有继续下去,可这话,却有几分说到了赵焱的心里。

    连他自己都感觉,这些时日身体有些不堪重负,他甚至害怕闭眼,害怕一次又一次,循环往复的面对年玉的“报仇”。

    赵焱收回目光,沉思着,空气里,一片凝重,皆是看着那坐在椅子上的白衣男人,等待着他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好,开始吧!”

    终于,赵焱开口,那眼里一抹厉色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就算是当真有鬼魂存在,他也要让年玉灰飞烟灭!

    年玉啊年玉,这一切,都是她自找的!

    不自觉的,赵焱的手紧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得了命令,那道长眼睛一亮,“是!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道长话刚落,赵焱的声音再次响起,眸中的锐利也是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道长一怔,忙的道,“骊王殿下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若治不了那邪祟,你可知道你的下场?”赵焱冷哼开口,那浑身散发的戾气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当下,道长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下场……

    “骊王殿下请放心,贫道定会为殿下排忧解难。”道长目光坚定, 随即听得那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,便也没有耽搁,如他往常一般,在祭台前上蹿下跳作着法事。

    煞有其事的,仿佛他口中的邪祟当真出现在了这屋子。

    惊澜院里的动静,再是隐秘不过,但对于一个时时刻刻注意力都在留意着赵焱一举一动的人来说,就算是再小的动静,南宫叶也察觉出了端倪。

    驱邪吗?

    芳雅阁里,南宫叶坐在窗前,那嘴角微微上扬,满是讽刺与看好戏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若当真是邪祟,驱不驱得了也要另说,更何况,赵焱为何会如此,她再是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她以为,那一日自己费尽心思在香炉里留下的东西,没有丝毫作用,但之后,一日又一日,那赵焱日渐颓靡的精神,还有那偶尔传出来的琴声之间凌乱狼狈,她知道,那些东西在起着作用。

    至少,从种种的蛛丝马迹中,她是感受到了,赵焱深受着折磨。

    近几日,他甚至连琴也不弹了。

    而今夜……

    南宫叶眉峰一挑,竟是轻声哼起了曲子,那曲调悠扬婉转,步履之间,挥着袖子,扭着腰,心情甚是愉悦,走到床前,从枕头下拿出那一个盒子,细细的把玩着,“这可真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仅是用了那么一次,便让赵焱如此深受折磨,若以后,这药能再派上用场……

    南宫叶眸光一转,脸上的笑容更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却是没有察觉,她此番笑容,被一双眼看在眼里,那眸中,一片深沉。

    皇宫里,入了夜,格外的静。

    年玉被安排在了长乐殿的偏厅里休息,而赵映雪……

    年玉依旧记得,她和常太后抄写完经书,已经是夜里凌晨,一出佛堂,竟是瞧见不远处,一个女子跪在那里,双手合十,紧闭双眼,仿佛十分虔诚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年玉就认出了那人。

    楚少夫人……

    她竟还没走吗?

    按照宫里的规矩,没有特殊情况,外臣家眷,不得留宿皇宫,可她却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常太后看到那女子,也是皱眉。

    一旁的宫女,眼里一抹惶恐一闪而逝,忙不迭的道,“回太后娘娘的话,奴婢早些时候就让楚少夫人离开了,可楚少夫人说,再过几日,将军府大喜,她想在这里替新夫人和枢密使大人祈福,又不敢打扰你,所以,就跪在外面诚心祈祷,奴婢不好说什么,但也告诉她了,差不多时间就得离开,可方才奴婢太忙,谁曾想……”

    那宫女一脸为难,更是慌忙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倒是赵映雪听到这边的动静,立即起身,迎上来福了福身,“太后娘娘,不怪这位姑姑,是玉儿方才忘了时间,再一看,已经过了宵禁,宫门已关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说着,目光亦是闪烁,但脸上一抹笑容却是灿烂诚恳,“恳请太后娘娘准许玉儿在佛堂外,继续替瑾儿妹妹与夫君祈福。”

    年玉听着,嘴角却是轻笑。

    替他们祈福?!

    这楚少夫人还真是大度得很!

    “罢了,一个女儿家,更生露重,这夜里渐渐的凉了,哪里经得起一整夜的折腾?看你也是一个有心之人,今夜就也在长乐殿住下吧,明日一早,用了早膳,再回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