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:很少见他这般慌张
    “本王再问你最后一次,这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赵焱狠狠的瞪着她,那眼神凝在南宫叶的身上,犹如锋利的刀子。

    而南宫叶……

    用力的甩了甩头,似乎从刚才那一巴掌之中带来的眩晕之中清醒了许多,嘴角扯出一抹笑容,迎着赵焱的视线,“王爷,妾身也再回答你最后一次,那是女儿家……”

    话只到此,仿佛无需再听下去,就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怒火之下,赵焱眸子一凛,一脚狠狠的踹在南宫叶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一踹,南宫叶一个踉跄,根本稳不住自己的身体,重重的倒在地上,尤其是那嘴角的鲜血,看着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王爷,怕是问不出来,王妃她已经伤了。”一旁,侍琴开口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王爷这些时日所受的折磨有多痛苦,此刻就有多恨王妃,可王妃终究是南宫家的女儿,若如此逼问,再责打下去,到时候南宫家知道了,恐怕又要生出事端了。

    已经伤了?

    赵焱嘴角一抹冷笑,这个女人害得他连日来,受了这么多的折磨,这一点伤,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问不出来吗?以为问不出来,本王就无法知道这是什么了吗?”赵焱冷哼一声,亦是冷冷的眼看了地上的女人一眼,嘴角上扬,那笑诡异阴沉,“去请大夫,立刻,马上!”

    只要有这盒子东西在,他迟早会知道,这些时日自己是为何受了这么多的折磨!

    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侍琴领命下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剩下赵焱和南宫叶二人。

    赵焱寻了一张椅子坐下,摩挲着手中的盒子,细细的打量,再是普通不过的一个盒子,而打开盖子,里面则是白色的粉末,轻闻之下,没有丝毫气味,而南宫叶……

    她是如何得到这东西的?

    她一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的目光幽幽的落在南宫叶的身上,南宫叶一直瘫在地上,身体的疼痛让她想要呻吟,却又因着面前的人而强忍着,嘴角流出的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,可这一切,都不及她心里的不安。

    若是赵焱知道和盒子是枢密使大人给她的,那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南宫叶的手不由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仿佛在做着什么决定,下着什么决心!

    就在侍琴去找大夫的当口,南宫叶的贴身侍女也已经到了南宫府,大厅里,南宫老夫人刚用了早餐,那侍女一见到南宫老夫人,甚至顾不得行礼,立即匆匆的上前,“老夫人,不好了,小姐出事了,小姐她……王爷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究竟什么事,你给我理清楚了再说!”南宫老夫人皱了眉,不悦的道,此刻大厅里除了她,还有南宫起。

    侍女深吸了一口气,可也不敢用太多的时间来平息,想着今早发生的事,继续道,“今日一早,王爷匆匆来了芳雅阁,那时小姐还在睡着,他就将小姐打醒了,奴婢看王爷那样子,杀气腾腾的,院子里的侍从都不敢靠近,奴婢听到里面动静吓人,担心小姐一个人吃了亏,所以也等不及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匆匆赶来请老夫人,老夫人,你快去看看吧,奴婢担心……奴婢直觉,当真是发生了什么大事!”

    什么大事……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一双眉皱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自己前不久才让赵焱因着打叶儿的事,让他吃了暗亏,想来,那赵焱也不敢这么快的再和叶儿生出事端,但事实却是……

    杀气腾腾的吗?

    想着侍女刚才的话,南宫老夫人也是意识到,或许真的是有什么大事,而此刻,事情未明的情况下……

    “立刻备车,去一趟骊王府!”南宫老夫人拄着拐杖起身,一声吩咐下去,南宫起就已经领命下去,亲自去备马车,可刚走出几步,南宫老夫人似又想到什么,立即唤住了已经出了大厅的南宫起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那命令之下,南宫起停住脚步,转身看向老夫人,“祖母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皇宫,去找常太后,就说骊王府出事了,我已经赶去了,请她也务必走一趟。”南宫老夫人沉声吩咐道,越是想,她越是觉得此事不寻常。

    赵焱能这般毫无顾忌,恐怕叶儿当真是犯了什么错,情况和上次不同,自己一个人去怕也解决不了事情,但若常态后在……如此,倒可以有一个冷静的人替赵焱看清形势,就算是叶儿当真犯了什么错,想来他们也要看在大局的份儿上,得饶且饶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南宫起领命,他是聪明的,老夫人这么一安排,他瞬间便明白了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没做丝毫耽搁,南宫起出了南宫府,骑马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很快,南宫府的下人准备好了马车,南宫老夫人亦是朝着骊王府而去。

    皇宫里。

    一大早,年玉就已经起了,她刚出了房门不多久,赵映雪也出了房门,二人一前一后的到了前殿,便听得佛堂那边,已经有木鱼声传来。

    年玉看了那佛堂的方向一眼,不由挑眉,那常太后还真是“诚心向佛”!

    “二位贵客,太后娘娘已经吩咐奴婢们准备好了早膳,请跟奴婢来。”一个宫女的声音,拉回年玉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昨夜,她和常太后已经将经书都抄写完毕,今日用了早膳,她也该出宫了,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太后呢?她可用了早膳?”年玉状似无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你有所不知,通常太后都要等早上礼佛完毕,才简单用上一些,到时候都已经很晚了,二位也就不必等了。”宫女一边说着,一边引着二人到了侧厅的餐桌前。

    如此,年玉也没再说什么,桌子上,已经备好了斋菜,年玉和赵映雪二人,似乎经过了昨晚,皆是没有交谈的意思,甚至连一个眼神交汇都是没有,草草吃了些,二人便起身准备去佛堂和太后告辞,可刚到佛堂门口,就听见一个脚步声匆匆传来。

    不只是年玉,甚至连赵映雪也是停下了脚步,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只是一眼,年玉就认出了他。

    南宫起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倒很少见他这般慌张的时候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