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:必须给她一个交代
    “没事的,义母,你不用担心玉儿,这些玉儿都已经有些习惯了,只是,虽然接受了现实,有时候时不时的想起,心里还是会堵得慌,苦了自己倒没什么,可也委屈了身边的人,方才我甚至还对秋笛……”赵映雪说到此,看向秋笛,满脸的自责,眼中的泪水亦是夺眶而出,“对不起,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无论如何,我也不该对秋笛那般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声声的道歉,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任谁看着,都不由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“不,小姐,奴婢知道你心里苦,奴婢都知道,你怎么待奴婢,奴婢都愿意受着,不是小姐的错,是奴婢错了,奴婢不知道小姐为了大局考虑的心,擅作主张将这事告诉姑爷,都是奴婢的错,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的模样,勾起了秋笛心中对她放不下的情意,看小姐哭着,她的泪水也止不住,不断的落下。

    甚至顾不得其他,秋笛大步上前,握住赵映雪的手,“以后小姐心中有什么不快,都发泄在奴婢的身上,奴婢绝无怨言,只要小姐……只要小姐心里能够舒坦一些,不要老是憋着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!”赵映雪看着秋笛眼里的真诚,泪水不断之间,扯出一抹笑容,“让你跟着受委屈,是我不好,以后,我再也不那般对你了,这大将军府里,便只有你我相依为命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脸上笑着,心里也是笑着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在笑,笑这秋笛的傻,更笑秋笛的单纯,亦是在为她自己的演技得意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小施伎俩,这秋笛竟甘愿自己受痛,也要当她的出气筒,呵,当真是一个天真的傻子!

    而清河长公主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主仆……哎,说来也怪我前些时候对玉儿的关心太少,不过以后也不会了,玉儿,你别怕,你们都别怕,这大将军府里,可不只是你和秋笛相依为命,还有我,我这个义母虽然左右不了你和楚倾的感情,但若以后你在这里受了委屈,我是坚决不允许!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看着她们主仆二人,随后目光落在“年玉”的身上,伸手理了理她额间的刘海,重新将那额头上的伤口遮掩好,复又拿着揭开的面纱,重新替她将脸上的伤遮上。

    “玉儿谢义母怜惜。”赵映雪转过视线,对上清河长公主慈爱的脸,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,那笑虽然扯着脸上的伤生疼,可这些痛之于她,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当初,换脸之痛她都能够忍受,更何况是这一点,不仅如此……

    方才自己那般可怜的模样,是已经解了清河长公主的怀疑了吧!

    呵,甚至,还得了清河长公主护她的承诺!

    这对自己来说,可不是意外之喜吗?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……纵然她身份尊贵,也不过是一个容颜被感情左右的女人罢了,而她对年玉的这份感情,只要以后自己利用得当,或许,还会得到更多的利处!

    “至于那苏瑾儿……”清河长公主丝毫不知眼前这女子心中所思,终究还是因着她这一脸的伤和满心的委屈,心里过不了那一关,“无论如何,这件事情,我也是要为你做主的,今日大婚,不能闹得人尽皆知,但过了今日,那苏瑾儿必须给我,也必须给你一个交代才行!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一脸阴沉,赵映雪看在眼里,心里更是得意。

    不过,过了今日……

    过了今日,那苏瑾儿是怎样的下场都尚未可知,不是吗?

    但想到什么,赵映雪心中却是一怔。

    长公主说的也不错,待过了今日,昨日她受的伤,是该找苏瑾儿要一个说法,不过,到时候,倒不需要清河长公主出面,她自己就可以让苏瑾儿百倍的偿还她昨日所受的痛,还有这连日来,她心里憋屈。

    思绪着,赵映雪没有说什么,那面纱遮着她的伤,同样也遮着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狠意。

    “已经什么时辰了?”稍微过了片刻,赵映雪开口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赵逸进了大将军府了吗?

    赵焱那边,是否又安排妥当了?

    心中盘旋着这些问题,赵映雪之前从房中出来,本是想去外面看看情况,可眼下清河长公主在,她就算是想要做什么,怕也是不能抽身了,只能希望,一切顺利,都如赵焱计划中的那般!

    而赵焱……

    那个男人,他比她还要重视今日的事,所以,他定会全力以赴,一切倒无需她操心了!

    至于楚倾那里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才自己心中的那些担忧,赵映雪暗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那不过是担忧而已,一切并不一定会是她想的那样,不会吗?

    再说,就算是楚倾去找苏瑾儿,知道昨日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也相信苏瑾儿的话,这么短的时间内,他们也不一定能识破自己的目的!

    赵映雪如是想着,心中倒是安稳了许多,对等会儿要发生的事,更是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正思绪之间,远远的,一阵鞭炮声传来,当下,赵映雪神色微僵。

    来了吗?

    楚倾的迎亲队伍,已经接着苏瑾儿到了大将军府门口!

    不用去看,听这鞭炮声便已经能够确定。

    那一刹的反应,清河长公主看在眼里,自是将之看作了玉儿的伤心。

    扯了扯嘴角,清河长公主握住了眼前女子的手,“还早呢,拜堂的吉时还未到,纵然是那苏瑾儿人到了,便也要乖乖的等着,况且,皇后和皇后也都还未到,所以咱们也不用急,咱们母女好久没有坐下来说些体己的话了,正好,今日寻着了机会,咱们先进屋歇歇。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的话,拉回赵映雪的神思。

    仅是一瞬,赵映雪便挥开脑中的思绪,脸上扯出一抹笑容,对上清河长公主的眼,“嗯。”

    赵映雪恭顺的应道,立即吩咐秋笛去准备茶水,可思及到秋笛的伤,笑了笑,便让她歇下,正要转身自己动手,却是被芝桃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还是奴婢来做这些事情吧。”芝桃柔声道,对于眼前的楚少夫人,方才,一切她都看在眼里,她的委屈,她的伤,长公主对她的怜惜,她都一一看着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为何,她总是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却又说不清道不明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