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:给她撑腰
    果然,清河长公主起身上前,握住她的手,直直的看着她的眼,柔声安慰道,“不管怎样,你都还有我,前些时候,是义母疏忽了你,让你受了委屈,可以后……我赵清河定不会让你在这大将军府再受什么委屈,今日这大婚虽是他们二人的大喜,可你也要好好的坐在那里,让世人都知道,这大将军府的少夫人,并不是她一个苏瑾儿能够夺得去的,你年玉依旧是楚倾的妻子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玉儿明白。”赵映雪应道,依旧强撑着笑,让人看着更是怜惜。

    可是谁又知道,此刻在那“强颜欢笑”与“委屈无奈”之下,心中到底是怎样的光景?

    赵映雪是得意的,更是兴奋的!

    她得意自己不过是巧施伎俩,就让这清河长公主这般要护着自己,而刚才那鞭炮声,对她来说,勾起的并非是伤心,而是点燃了她的兴奋。

    吉时快到了吗?

    吉时快到了,那便意味着,今日那一出好戏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呵,苏瑾儿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禁不住在心中轻笑。

    她能够想象得到,这个时候,整个大将军府,不管是主人还是宾客,尤其是那一对即将拜堂的新人心中都一定分外高兴,甚至是期待,可,他们的期待,终究是要化成空了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赵映雪跟随着清河长公主一道出了房间,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在踏出院门的那一刹,赵映雪竟是觉得,自己仿佛在渐渐的走出之前的苦闷困局,一切于她,就要变得明朗起来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花园和前厅那边,热闹的气氛越是浓重,听得见欢声笑语,目光所及之处,饶是花草上,都布满了红绸,那喜庆,是她从未曾见到过的。

    一路上,赵映雪都静静的看着,那一袭大红衣裳,轻纱遮面的模样,也是分外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那些投来的视线里,分明有可怜,有同情,甚至有看好戏的姿态,可自始至终,许是因为她走在清河长公主的身侧,那些夫人和小姐们终归是对清河长公主有些顾忌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以往,这些人这样的眼神,赵映雪心中定会憋屈,会气愤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她们的那些同情,那些可怜,她都一一收着,心中所想,亦是另外的事。

    这大将军府里,还是这般祥和热闹啊!

    这样的祥和热闹之下,赵逸该是还没有动手了,如此,她便更安心了些,毕竟,赵逸要按照他们的计划走,到时候那一出戏才够精彩,不是吗?

    正思绪之间,目光触及到某处,赵映雪赫然顿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停下,清河长公主微怔,看了身旁的女子一眼,再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,看到从另外一边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的二人,当下,饶是清河长公主的脸色也有些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和那苏家小姐!

    此刻,那一对男女并肩走着,楚倾器宇轩昂,风华卓绝,苏瑾儿团扇遮面,仪态端庄,不失大家闺秀的风雅,又有小女儿的娇美之态,众人簇拥之下,当真是一对璧人!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伸手,再次握住身旁女子的手。

    那突然传来的温度,赵映雪心里一惊,转眼对上清河长公主眼中的关切怜惜,意识到什么,心中暗自庆幸自己方才没有失了仪态,依旧是强撑出一抹笑容来回应清河长公主,仿佛在告诉清河长公主,她没事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,清河长公主也不相信她没有事。

    同为女人,这些东西她经历过,又怎会不明白此刻玉儿心中的伤痛与苦楚,可是她哪里知道,自己身旁这个“年玉”,早早就不再是她所以为的那般模样!

    这一次,清河长公主没有出声安慰,只是转眼继续看着那一对新人的身影越走越远,仿佛间,那一对新人的模样,变成了另外的人,那谢运钦取代了楚倾,而他的身侧,一个又一个的姨娘一一闪现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,清河长公主皱眉,迅速挥开了脑中是思绪。

    眼底一抹清冷一闪而逝,取而代之的是嫌恶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鬼使神差的先到他了?

    呵,那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她是利落之人,既已放下,那些过往,便只是过往,甚至连一丁点儿的回忆,对她来说,都是多余的牵绊!

    而随着清河长公主的目光,赵映雪也是目送着那一对新人在众人的簇拥下,渐渐的往大厅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刹,她初见到楚倾和苏瑾儿二人,穿着新郎新娘喜袍并肩走着之时,她的心确实是抽了一下,就算知道今日这大婚,于那苏瑾儿来说会是灾难,她只管看好戏,可她不得不承认,那一刻的他们,她是羡慕的。

    自己虽成了年玉,成了楚少夫人,可那一次拜堂,所有的礼仪仪式都是年玉完成,她分毫也没有参与。

    而记忆里,她参与了的婚礼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当初自己嫁入年府那凄凉的画面,那场婚礼,就像是一个笑话,更是烙印着她的苦痛。

    那时,她走进年府,每走一步,她都带着恨,心如刀绞!

    她也想如真的年玉,如这苏瑾儿这般,走在楚倾的身侧,和他拜堂,接受众人的祝福和羡慕,可是她知道,她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赵映雪在心中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是楚少夫人,今日之后,甚至连那个和她抢夺丈夫的女人也将不再是她的威胁,以后,有她赵映雪在,这大将军府就只会有一个楚少夫人!

    所以,她还在意那么多干什么呢?

    人终究是不能有太多贪念,亦不能事事都尽如人意,不是吗?

    如是想着,赵映雪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,思绪之间,人已经和清河长公主一道,朝着前厅的方向,离那热闹的中心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大将军府的大厅,张灯结彩,红绸高挂,入目之处,皆是喜庆。

    重要的宾客早早就入了席,整个偌大的厅堂里,许多的人都在望着大厅门口的方向,翘首以盼,等着那一对新人的出现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