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:想杀了她
    看着将军夫人送走了大夫,很快,又领着一干丫鬟出了房间,那新房的门被关上,目送所有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,确定周遭没了旁人,赵映雪才悄然从回廊处走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,赵映雪满目阴沉。

    一想着苏瑾儿那张脸,看着那门扉上大红的喜字,赵映雪眸中的怒火瞬间凝聚,似乎压不住心中的怒气,女人一抬手,碰的一声,房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赵映雪踏入新房,一屋子的喜庆混合着残留的鲜血味道,分外诡异。

    护驾……

    呵!

    她苏瑾儿这般不怕死吗?

    方才在大厅里的那一幕,她还真是英勇得很啊!

    赵映雪一眼看向那床上,远远便瞧见那床上杯子下,微微的隆起。

    眸子眯了眯,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映雪迈着步子,一步步的靠近那鲜红的大床。

    直到走近,赵映雪盯着床上的女子,此刻,女子闭着眼,静静的躺着,苍白的脸色毫无血色,在一片大红的床上,让人看着,更添了几分诡魅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大夫的话,昏睡过去了吗?

    呵,就算是昏睡过去,也是没有大碍,性命无虞啊!

    性命无虞……

    赵映雪眸子深吸了一口气,坐在了床沿。

    寂静的空气里,脑中,突然一个念头升起,当下,赵映雪目光闪了闪,但仅是一瞬,那眸中的不确定,便被狠辣所取代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那张脸,终于,缓缓抬起了手。

    要是苏瑾儿死了,那对自己,她就再没有任何威胁了,她亦是再也碍不了自己的眼!

    对,就算是她现在还没死,她也可以让她死,不是吗?

    毕竟,这苏瑾儿刚才为皇上以身挡剑,现在这般虚弱,若是“呼吸”不畅,死与沉睡中,众人只会以为,她的伤情不容乐观,最终也是为了护驾而死!

    如是想着,赵映雪眼里的狠辣越发的疯狂了些,手触碰“苏瑾儿”胸前盖着的被子,紧紧的抓着,眼里杀意集聚,眸子一凛,赵映雪牵着的被子压向了床上女子的口鼻。

    “去死吧!”赵映雪紧咬着牙,几个字,几乎是从牙齿缝中蹦出来,目光中的凶狠,宛如修罗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手中的被子快要压在床上女子的脸上之时,突然,那原本闭着的眼,赫然睁开。

    那眸中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,以及那苍白的脸上露出来的诡异笑容,让赵映雪身体一颤,竟是吓得手中紧抓的被子落了下去,更是下意识的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声音传出门外,刚从前厅来的林伯听见,迅速冲到门口,看到床沿上坐着的人,当下就认出了她。

    那不是‘楚少夫人’吗?

    她在这里……

    “小姐,没事吧?”林伯浑身瞬间充满了防备,试探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下去吧,替我把门关上,姐姐该是有话和我说。”年玉的声音不疾不徐,明明脸色那般苍白,可声音却是苍劲有力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她的目光一直在眼前的这个“楚少夫人”身上,一瞬不转,甚至那诡异的笑容,在这“楚少夫人”的面前,亦是丝毫也没有避讳。

    末了,似又想到什么,年玉继续对着门口的人吩咐道,“你去看看枢密使大人现在在哪儿,又在忙些什么,看到他了,你且告诉他,我身子无碍,有姐姐照顾着,更是不会有什么差池。”

    年玉说着,分明瞧见那“楚少夫人”眼里的阴沉更是浓烈了些。

    “是,老奴明白。”林伯领命下去,临走之时,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房间里,独独剩下年玉和这冒牌的她二人,空气中,那气氛更是显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怎么?姐姐方才是要替我盖被子吗?呵,倒是第一次知道,盖被子,是要往脸上盖的呢,这万一呼吸不过来,岂不是要丢了性命?呀,莫不是姐姐,就是想要了瑾儿的性命?”

    年玉恍若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。

    赵映雪瞧着她的模样,听着她的话,心里更是憋屈,别开眼,冷冷的开口,“你根本就没睡着,呵,这般装睡,苏瑾儿,你还真是心思深沉的。”

    “装睡就心思深沉了吗?那姐姐这般趁着人睡着,想谋了人的性命的行为,又算什么?”年玉轻笑。

    她确实没有睡着,但方才那一番折腾也着实让她疲累,所以,便“睡了”,如此,将军夫人他们也不好在这里打扰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想图一个清净,好想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却没想到,这“楚少夫人”竟这么容不下她!

    她想杀了她吗?

    年玉看着这“楚少夫人”,嘴角的笑意越发添了几分诡异。

    似乎因着“苏瑾儿”的话,赵映雪脸上闪过一抹尴尬,目光闪了闪,赫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苏瑾儿,我告诉你,就算是你入了大将军府的门,成了楚倾的妻子,可你也要记得,我年玉,永远在你之上!”赵映雪心中纵然是有再多的不甘,可心中明白一点,今日她想趁机结果了苏瑾儿的性命,是不可能了!

    想到刚才这苏瑾儿对林伯吩咐的话,赵映雪眸子微微收紧,“还有,方才的事,你没有任何实据,纵然是向谁说起,旁人也是不会信,楚倾他也更是不会信,我只是身为先进门的夫人,来看看后来人,聊表关心罢了,所以,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,多费唇舌!”

    说罢,赵映雪似不愿在这房间里多留,大步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那步履匆匆,就算只是背影,年玉看着,亦能感受到她的不甘与憋屈。

    不要白费心思,多费唇舌吗?

    想到这“楚少夫人”和赵焱今日设下的这一出陷阱,想到被送入了诏狱的赵逸,和被打入冷宫的宇文皇后,就算是皇上对他们的处置都还未下,她亦是能够料想到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皇上要杀他们母子的心多过了宽恕!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拜赵焱,还有这个女人所赐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自己身上的伤,也是因着这场刺杀而来,这个女人亦是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突然,年玉开口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的赵映雪赫然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此刻,听着身后那“苏瑾儿”口中吐出这两个字,莫名的,赵映雪竟是感觉到一股寒风从背后袭来,异常凌厉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灵明石猿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