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重生盛宠,你好,〕〔从退出娱乐圈开始〕〔钞烦入盛〕〔今昔往昔〕〔超品农民〕〔都市之帝霸归来〕〔从荒野求生到全球〕〔大夏纪〕〔前妻难追,周少请〕〔傲娇九爷的小甜妻〕〔羁绊〕〔大唐不良人〕〔津城卫〕〔东方幸运星〕〔远古第一魔神〕〔一统僵山〕〔圣墟〕〔转生为史莱姆〕〔天门谣志〕〔为了什么而努力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:下令赐死
    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宇文皇后的回答,话落之后,元德帝一声轻笑,直视着宇文皇后的眼,将她眸中所有的情绪都看在眼里,一字一句的道,“他会为了你这个母亲,找朕报仇,而那之后,朕的睡榻将永无宁日,你说,朕该怎么处置他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宇文皇后下意识的摇头。

    该怎么处置他……

    皇上的意思,已经很明白了不是吗?

    皇上他……是要杀了逸儿啊!

    “不,不会的,皇上,不会的,臣妾错了,臣妾不该恨你,不该生出杀你的心思,臣妾不该谋划这场刺杀,都是臣妾的错,皇上,求你看在逸儿也是你儿子的份儿上,放了逸儿,哪怕……哪怕是饶了他一条性命也已经足够了,对,皇上,请你饶了他一条性命,之后无论你怎么处置他,都可以,皇上,都可以!”宇文皇后跪在元德帝的面前,此刻的她,只有母亲的护子心切,望着元德帝,满眼哀求。

    元德帝看着她,却是目光冰冷,心亦是冰冷。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常太后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的不错,为了赵逸,皇后她什么也可以做!

    而赵逸的性子,为了皇后,又何尝不是什么都豁得出去呢?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元德帝压下心中微微泛起的抽痛,似乎对眼前这人,不再愿意多看一眼,转身,闭上双眼,冷声开口,“等会儿,你就上路吧,至于赵逸,随后便会跟着你来,黄泉路上,你们一道,也不算太孤单!”

    话落,那帝王倏然睁眼,此刻的他,那眼里没有了愤怒,只剩下满目的冷漠与无情。

    一甩衣袖,元德帝迈出步子,大步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意识到什么,想要拉住他,可伸手抓住的却是一片虚空,身体一个不稳,整个人扑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,皇上你不能,不能对逸儿如此,他也是你的儿子啊!”宇文皇后喊叫着,声音竟是透了几分嘶哑。

    那声音在元德帝身后回荡,原来越远,直到那脚步踏出了门外,夜晚的凉风吹来,他的身体一个激灵,竟是觉得今夜的风格外的冷。

    元德帝瑟缩了一下,浑厚低沉的声音,在夜色中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准备好酒,送皇后上路,至于沐王……明日晌午,再把酒送去诏狱。”

    那命令仿佛有千斤的重量,从元德帝的口中说出来之后,他却仿佛轻松了。

    话落,那帝王满面冷冽,大步朝着冷宫外走去。

    而愣了半响的总管太监意识到什么,忙的回神,亦是大步追了上去,临走之时,却是回头望了一眼那房间里,只见以往那高贵的皇后,此刻扑在地上,一遍一遍的求着皇上,模样说不出的绝望与狼狈。

    心中不由叹了口气,他亦是知道,皇上既然已经下了赐死的命令,事情便已无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只是可惜了……

    怪只怪,皇后和沐王竟做出如此刺杀的行径,而究竟那主使之人到底是谁,如今,还有什么重要的呢?

    毒酒……

    他就算是惋惜,皇上的命令,他只能遵从!

    而就在元德帝下令,赐死宇文皇后之时,楚倾赶到皇宫,匆忙下了马车,本是一路往御书房而去,可看到宫中那诡异的动静,意识到什么,丝毫没有犹豫,楚倾改变了方向,大步往冷宫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距离冷宫不远处,一个宫女焦急的踱着步,那神色间,难掩慌乱与无助。

    突然,看到一抹身影走来,那人一怔,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顾不得许多,匆匆上前,拦住了来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……”宫女急切的唤道,人已经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楚倾脚步一顿,看着地上跪着的人,一眼就将她认了出来,“珍姑姑?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待楚倾说完,珍姑姑便忙不迭的朝着楚倾不断的磕头,那一声声的撞击声在夜色里回荡,饶是楚倾听着,眉峰也不由紧皱,“珍姑姑,你不必如此,皇后那边如何了?”

    他知道,这皇宫里最是一心系着宇文皇后的,怕只有眼前这个在皇后身旁伺候了多年的宫人。

    珍姑姑一怔,猛地抬头,望着眼前的男人,眼里更似看到了希望,“枢密使大人,求你救救皇后,今日的刺杀当真不是皇后所为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珍姑姑说着,皇后舍命护着沐王殿下的心思,她又怎会不明白?

    事已至此,又想着刚才在御书房里发生的事,珍姑姑脸上的恐惧更是浓烈,望着楚倾的眼更是热切。

    “方才……方才在御书房里,有个在皇上身旁伺候的公公拿刀刺杀皇上,伤了皇上之后,便自杀了,皇上定是以为,那刺杀的太监,是皇后娘娘安排的人,就怒气匆匆的去了冷宫,奴婢没有办法了,枢密使大人,奴婢求求你,请你看在当初和沐王殿下的情义,求你救救皇后娘娘,今日大将军府的刺杀,还有御书房里的那个太监,都不是皇后娘娘所为啊。”

    刺杀皇上……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罪,又会是怎样的下场,珍姑姑心里再是明白不过。

    加上方才皇上去冷宫时的怒气冲冲,她几乎能猜想得到到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楚倾听着,面具下的脸色更是凝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自是知道那不是宇文皇后所为,更是没有料到,那赵焱和常太后,竟还在皇上那里,加了这么一把火,而这火燃烧起来,带来的是什么,精明如他,再是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抬手摸了摸腰间衣裳之下的锦囊,在他指尖感受得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脑中依旧回荡着玉儿将这锦囊交给他时的话。

    希望皇上能够记着当日的承诺,可是,如今这样的情势,已经比起之前,又危急了太多!

    这锦囊里的东西,还有用吗?

    楚倾敛眉,心中叹息,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,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暗吸了一口气,楚倾看了珍姑姑一眼,“你起来吧!”

    话落,楚倾没有多留,绕过跪在地上的珍姑姑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珍姑姑身体一怔,枢密使大人……他还没表态是否要帮皇后娘娘,可怎么……

    匆忙回头,却已见那身影匆匆,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中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重生甜妻:特级老〕〔神秘山里汉:辣妻〕〔亿万双宝寻爹忙全〕〔将军妻难为〕〔爱若黎光耀星辰〕〔惑世妖皇〕〔神奇之手〕〔异界次元召唤〕〔永恒轮回之岛〕〔岁月长河传〕〔孤风悲〕〔被豪门大叔宠上天〕〔末世之召唤红警〕〔神镜小农民〕〔天极古镜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