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:看她的笑话(一更)
    珍姑姑身体一软,所有的希望都似在那一刻崩塌。

    连枢密使大人都不帮皇后娘娘吗?

    那娘娘她……

    想到那可能的结果,泪水不由自主的从脸颊滑下,该怎么办?

    珍姑姑更是慌乱无措,突然听得一阵脚步声,似是从冷宫那边传来,珍姑姑顺着那声音看过去,正是瞧见皇上在宫人侍卫的簇拥下,大步匆匆。

    饶是隔着很远的距离,纵然在夜色中,亦是能够感受得到他浑身散发的冷冽。

    皇上从冷宫出来了吗?

    他……他把皇后娘娘怎么样了?

    珍姑姑心里一怔,目光闪了闪,匆忙起身,朝着冷宫的方向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她以为楚倾对此事袖手旁观,却是不知,楚倾离开之后,很快到了宫里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每走一步,内心都是挣扎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,此刻的情况,龙鳞玉佩怕是难以再救得宇文皇后,可他和玉儿对赵逸的承诺,他一刻也没有忘记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那银色的面具之下,深邃的眸光在夜色里幽如深潭,风云流转。

    半响,终于,男人抬手,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,不过是如弹丸大小,在男人的指尖停留了片刻,男人便往空中轻轻一抛,夜色里,一束微光急冲而上,到了一定的高度,光芒四散,随即斜斜的落下。

    那光亮,在旁人看来像极了流星划过夜空,可顺天府里,有人看到那光亮,当下,各自放下手中的东西,如影魅一般,朝着那光亮所起的地方急速飞去。

    冷宫里。

    自从元德帝离开之后,房间里,宇文皇后就一直保持着元德帝离开时的姿势,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力气。

    脑海里,元德帝下的命令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她的口中依旧还在不断的求着情,可仿佛是知道皇上命令已下,又是那般决然,许多东西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,她心里的希望在渐渐的消弭,连带着那双眼里升起的黯然,整个人仿佛在那一瞬间,颓然如老妪。

    房间外,总管太监奉了元德帝的命令,送来了酒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刻意放慢了脚步,自己手中的酒一到,那冷宫里的人就要离开,自己晚一些到,也好让她在这世上多待一会儿。

    可纵然是再慢,路也有走到尽头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总管太监却是没有想到,他到了冷宫之时,却是看见常太后竟站在冷宫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总管太监一愣之后,迅速回神,忙的行了礼。

    那素衣妇人看了一眼总管太监手中的东西,眸光微敛,低低的一声叹息从口中缓缓溢出,“把东西给我吧,皇后她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后话到此,没有继续说下去,那模样让人看着,只会以为,她也是在为皇后惋惜。

    总管太监自是不敢违背常太后的命令,可想到这终究是皇上交代给自己的差事,无论对此事是怎样的态度,对皇后娘娘惋惜也罢,同情也好,他也必须确保一点,他的任务必须完成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恕奴才多嘴,皇上的旨意已下,皇后娘娘她……”总管太监看了一眼那透着微光的房间,顿了一顿,继续道,“还请太后娘娘不要为难奴才的差事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知道,本宫只是有些话想要对皇后说,毕竟,我们那么多年的妯娌感情,如今她要走了,也容本宫同她道个别,你到外面去等着吧,这酒,本宫替你送。”常太后开口,伸手将太监总管手中的托盘接了过来,缓缓转身。

    总管太监看着常太后的背影,目送着她进了房间,又看着那妇人将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残破的门,吱嘎的声响,更是让空气里添了几分萧索,随后,妇人的脚步声,细细缓缓,一步步的朝着地上的人走去。

    “皇后……”

    到了宇文皇后跟前,常太后低低的轻唤。

    那声音让地上的人一怔,宇文皇后一抬眼,看到来人,一瞬间,眼里闪过太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你?你来做什么?”几乎是一瞬间,似乎潜意识里,便不想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流露分毫的狼狈,宇文皇后撑着身体想要起身。

    可看着她的举动,常太后的眸中一抹轻笑,夹杂了些微讽刺。

    趁她还未起身,常太后先一步蹲下身子,将手中托盘放在一旁地上的同时,伸手按住了宇文皇后的肩,阻了她要起身的动作。

    宇文皇后皱眉,对上素衣妇人的眼,瞧见她眼底一如既往的“仁慈”,心中不禁轻笑,“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呵,事到如今,你也不用再在我面前装着这般善良温和的样子,你我心中都清楚,你不是表面上外人所见的这般模样,何必这般虚伪?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虚伪?”常太后敛眉,收回手,嘴角浅扬起一抹笑意之时,那面容之间的“仁慈宽厚”已然不在,“是,现在在你的面前,本宫也是懒得去装了,不过宇文馨,你说错了,今日本宫不是来看你笑话的,本宫是来给你送行的。”

    送行……

    宇文皇后瞧见一旁托盘里的酒瓶和酒杯,神色一怔。

    呵,原来如此吗?

    宇文皇后一声轻笑,复又对上面前素衣妇人的眼,“他让你来送毒酒的吗?”

    常太后挑眉,却是没有回答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来的目的,常太后脸上的笑容更是大了些,“宇文馨,你可曾想过,你会落得今日的下场?呵,你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后,一直高高在上,众人敬仰,一国之后,人人都道你是这北齐天下最尊贵的女子,可惜……纵然是一国之后,你的路已经到了头了,你可记得,那一年,我们各自从自己的国家来了北齐,那时,行馆里我们初识,我们谈笑风生,相见恨晚,可惜了,之后发生的事……她走了,如今,你也要走了!”

    初识……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那时的情形,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此刻竟是在宇文皇后的眼前格外的清晰,“呵,你也还记得她!”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那一个“她”字,让常太后目光闪了闪,有什么东西在那眼底一闪而逝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