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:贪念的是她(二更)
    这个男人好似有魔力一般,仿佛自己的眼一旦看了他的脸,便会被一种力量吸附住。

    正是这瞬间的闪神,男人已经伸出双臂,下一瞬,年玉就被他牢牢的圈进怀中,那熟悉的温度和香气在年玉的鼻尖萦绕,格外的好闻,情不自禁的,年玉抬手,抚上了他的胸膛,可是……

    想着刚才,自己当真是丢脸。

    那尴尬依旧让她想找一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年玉贴在楚倾胸膛的手一用力,楚倾蹙眉,那力道之下,二人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年玉抬头,刻意不去看那张如祸水,引人遐思,更诱人犯罪的脸庞,径直对上面前男人的眼,利落的从他怀中出来。

    轻咳了一声,绕过楚倾,大步往前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还是戴上面具吧,省得让人看了,垂涎你的容貌,流了口水,也平白污了枢密使大人的眼。”年玉的声音轻轻淡淡,却分明带了几分娇嗔。

    似依旧因为方才楚倾的揭穿与捉弄,心中不快。

    楚倾一怔。

    玉儿她……

    呵,是承认了垂涎自己吗?

    瞬间,男人脸上的笑容更是大了些。

    转身,看着年玉的背影,此刻的她,穿了一件红色绸缎的衣裳,轻盈飘逸,纵然是稍显宽大,但她走动之间,勾勒出身体的轮廓,让人看了,更禁不住心旌摇曳。

    楚倾眼底,一抹暗色浮现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的,楚倾大步上前,到了年玉身后,手一捞,年玉猝不及防,一声惊呼,下一瞬,人就已经被他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几乎是本能的,年玉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年玉低声斥道,莫不是又要捉弄她?

    想要挣扎,可在他的怀中,竟是丝毫也无法动弹,只能看着他的侧颜,那男人脸上笑意如初,侧脸竟比方才正面所见的样子,更加英气迷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“无论你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正在年玉逼视自己,又要沉沦在他的容貌里之时,楚倾低低的声音在年玉头顶响起,浑厚有力,却透了几分暧昧。

    当下,年玉一怔,本是那般聪慧的她,片刻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什么样子,他都喜欢吗?

    甚至包括方才,她看着他流口水的样子?

    莫名的,年玉心神微漾,连她自己也没有发现,那红了的脸上,多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楚倾说起情话来,也是这般动听。

    思绪之间,楚倾已经抱着她走到了桌子旁。

    楚倾坐在凳子上,而年玉坐在他的腿上,他一手揽着她的腰,一手拿了桌上的酒瓶,不紧不慢的将桌上的两个酒杯斟满。

    屋子里,大红的喜字,每一处透着的喜庆,都在提醒着,今日该是一个怎样的夜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他的举动,脑海中浮现出他们的约定,嘴角扬起的弧度越发大了些。

    酒……

    几经波折,他们终于能喝下这杯酒!

    摩挲着楚倾递到自己手中的酒杯,今日一切的疲惫,似乎都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二人举杯,视线交织。

    她眼里笑意盈盈,他的眸中,深情凝聚。

    酒杯轻碰,那声响仿佛是这世上最动人的声音,男人仰头,一口饮尽杯中的酒,年玉闻着酒香,亦是送酒入口。

    酒入口,醇香在口齿之间流转,无论是前一世,还是这一世,她都未尝过这等滋味儿,仿佛单是那酒香,就足以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合卺酒……

    她和楚倾的合卺酒……

    年玉想着,那酒似入了心,牵起一片涟漪,似贪念那酒的美好,舍不得酒吞下,任其在唇齿之间流转。

    却是不知,她此刻的模样落入男人的眼里,男人眸中的颜色更是晕染了一股雾气。

    她……是在勾引他吗?

    纵然不是,他也已经深深为她着迷!

    情不自禁的,那张脸再次朝年玉压下。

    利落的动作,年玉猝不及防,感受男人的唇熨帖在她的唇间,那一刹,年玉身体一怔,脑中片刻混沌,更是忘记了吞下口中的酒,回神之时,却是发现,她竟不知何时松了唇,口中的酒一点一点的渡入了对方的口中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年玉发出声音,脑中混沌的她似在抗议。

    这男人,是故意夺自己的酒喝吗?

    她不知楚倾竟是这般贪酒之人。

    可她的抗议,却是被他的唇堵住,口中的酒全数被他夺走,可似乎有什么比方才那酒香更美好的东西,在年玉唇齿见游走开来。

    仅是瞬间,年玉便改变了方才这一刹的想法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人……哪里是贪酒,分明……分明是故意……

    年玉心里莫名一暖,他贪的是自己吗?

    今晚……他们都知道,会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早已是夫妻,那些夫妻之间的事,她早已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脑海里浮现出和这个男人的相识,相知,相恋,一路走来,他是当真走进了她的心里,竟连她自己也没料到,这个男人,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重要!

    年玉闭上眼,任凭他吻着,那吻,温柔辗转,仿佛她是最宝贝易碎的东西,他不忍鲁莽冲撞,身体里,似乎许多东西都在刻意的压抑着,却又如野兽一般叫嚣着,要冲出身体。

    可渐渐的,男人的气息终究还是越来越浓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玉儿……玉儿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不知何时又被她抱起,新房的床上,他一遍遍的叫着她的名字,说不尽的怜惜温柔,亦是不知何时起,她亦是回应着他,新房里的两人,如两团燃烧着的火焰交织在一起,越发的炽烈。

    房间的烛火燃了一夜,不知何时熄灭的,房间里的一切,也不知何时停下。

    年玉半梦半醒时,隐约间,有人好像在她的耳边呢喃什么,却是听不真切,她想听的清楚些,可昨夜的疲累,却让她睁不开眼。

    夜色深深如许。

    诏狱里。

    赵逸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距离天亮不过一个时辰,按照规矩,正是诏狱里的狱卒交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,你竟还敢睡觉!”那前来交接的狱卒匆匆走进来,看到同伴呼呼的睡得深沉,想到刚听闻得知的消息,一脸严肃与几位,提起桌子上的茶壶就往那狱卒的脸上淋下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