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:露出马脚(二更)
    那呼救声,撕心裂肺,惊醒了众人。

    可纵是如此,他们看着地上那身上着了火的人,许多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吓到了,更是不敢上前,害怕引火上身。

    “那是谁?”

    突然,不知是哪个夫人的声音低低的响起。

    有人皱眉,看着地上慌乱的挥着手,踢着脚的女人,火光映着她的脸……

    “像是……楚家的少夫人,年家二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年家二小姐吗?

    瞬间,本是护在元德帝和常太后身侧的白衣男人,脸色更是变了。

    “娘……娘,救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那火在女人的身上,似乎越发大了些,赵映雪脑中那些记忆挥之不去,好像整个人都置身在那一场大火之中,本能的求救,甚至没有察觉,声音恐惧之间,已经有了些变化。

    而那变化听在赵焱耳里,当下,白衣男人意识到什么,已经脸如墨色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去拿水来!”赵焱厉声吩咐道,说话之间,人已经朝那地上的女人走去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白衣男人脸上的严肃,甚至那眼里的紧张,亦是没有逃过年玉的双眼。

    紧张吗?

    紧张赵映雪在这样恐惧之下,露了马脚?

    还是紧张这火会烧死了她,平白让他赵焱失了一颗安放在大将军府的棋子?

    赵焱的命令之下,清河长公主也意识到什么,亦是大步上前,除了她,还有另外一人……

    那人从席间走出来,目光一瞬不转的在地上呼救的人身上,那脸上,一片木然,一步步的走上前,饶是年玉看到她的举动,也不由一愣,随即,眉峰一挑。

    晋王妃……

    她也来凑这热闹吗?

    呵,正好!

    越是如此,那这出戏,就越好看了不是吗?

    那厢,家丁很快拿了一桶水,赵焱迅速接过,朝着地上的女人一泼,满满一桶水,全数扑在赵映雪的身上,那火焰瞬间熄灭,可纵是火灭了,那地上的女人依旧张牙舞爪,恐惧不散,如方才一样,口中不断的唤着救命。

    而那救命声,一下又一下敲打在某人的心里。

    和清河长公主一起赶到了她身旁的晋王妃,终于是耐不住,可刚要靠近赵映雪,清河长公主却是先一步蹲下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……我的好女儿,不怕……娘在这里……”清河长公主伸手,触碰到她的身体,那一刹,赵映雪竟是瑟缩了一下,随即,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一把抓住清河长公主的手,“救我……我不想死……娘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声“娘”,更是勾起了清河长公主的怜惜。

    自是以为,她叫的是她。

    可年玉却是知道,那一声“娘”真正所唤的人是谁!

    而此刻,已经在赵映雪身旁的晋王妃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着她投注在赵映雪身上的热切眼神,满眼的疼惜,眸中诡谲闪烁。

    方才,看到晋王妃,已然勾起了赵映雪心中的柔软,而方才那样猝不及防的恐惧之下,那些恐怖的记忆占据着赵映雪的思绪,她首先想到求救的人,自然是晋王妃了!

    而晋王妃……

    刚才赵映雪那惊恐之间的呼救,或许旁人没有听出什么端倪来,可晋王妃,却是断然不可能听不出的!

    她的举动,不就已经证实了吗?

    不只是年玉,赵焱也清楚那一声“娘”的真正含义,更察觉身旁晋王妃的异样。

    脸色越发沉下去了的他,手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玉儿,没事了,火扑灭了,你没事……”清河长公主柔声安抚,“你睁眼看看,火当真已经没了。”

    可赵映雪依然只有恐惧,哪里曾留意清河长公主口中所唤的“玉儿”的意义,此刻,她的心里,她是赵映雪,并非是“年玉”!

    就算是清河长公主那般柔声的安抚,她依旧不敢睁眼,害怕睁眼之后,入目所及,便是记忆中那恐怖的画面,只是紧紧的抓住清河长公主,脑中那些画面,怎么也无法驱散。

    一旁,众人看着这一幕,都是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刚才那火烧在身上,确实是吓人,可那楚少夫人惊恐的模样,未免太过了些?

    “娘,映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再次开口,那一个“映”字刚出口,年玉的眸子不由收紧,而一旁,赵焱也意识到什么,朗声唤道,“楚少夫人!”

    几个字,生生打断赵映雪的话。

    那语气中骤起的害怕,年玉听着,分外真切。

    嘴角一抹讽刺不着痕迹的闪现又消失,随即便听得,赵焱的声音继续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用害怕,这是在骊王府,皇上,太后都在,有他们庇佑着你,纵然是再大的火,也不可能让你出任何事,火已经灭了,你也不要再惊了圣驾!”赵焱一字一句,在旁人听来再是寻常不过。

    但年玉听着,心中的讽刺更是浓烈了些。

    他这分明是在提醒赵映雪,她是在骊王府,并非是晋王府的阁楼,皇上,太后,以及许多宾客都在,她是“年玉”,并赵映雪,他容不得她出任何纰漏!

    当下,年玉的视线里,果然瞧见那“楚少夫人”的脸上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片刻,赵映雪微微睁开眼,看到面前赵焱那严肃阴沉的脸庞,看到周遭所有人看着她的人,才恍然惊醒,自己此刻的处境。

    对,她是年玉!

    而方才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才自己惊慌之下的狼狈,尤其是自己口口声声唤着的“娘”,当下,赵映雪意识到什么,暗自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算方才的恐惧仍在,但此刻,稍微清醒了的她立即寻着补救之法,目光闪了闪,忙的跪在地上,“年玉有罪,年玉惊扰了圣颜,可方才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说着,眼里的恐惧和委屈齐齐而上,“玉儿……那火,玉儿不知怎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语无伦次,仿佛依旧方才惊吓的余韵之中,她要一遍一遍的告诉众人,她是年玉,可太过急切慌乱的她,却是没有察觉,有一道视线在她的身上,而那视线的主人,看着她的恐惧和委屈,终于忍不住开口……

    “映雪……”

    仅是两个字,打断赵映雪的话。

    瞬间,那跪在地上的女人身体一僵,脑袋片刻空白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