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:给他一个惊喜(一更)
    都知道年依兰入了骊王府,当初她和骊王赵焱发生的那一场荒唐事,纵是过了许久,坊间都依然有人拿来作为饭后谈资,她和南宫叶,表姐妹二人共侍一夫,也算是一桩“佳话”。

    但一个贵为王妃,另外一个却是连一个侧妃之名都没有捞着,平日里,各个家族大小事宜需要走动的,都是骊王妃南宫叶在露面,从未见过她出现。

    可今日这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齐齐落在那高高隆起的肚子上,瞬间,回过神来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原来,这年依兰是有了身孕,悄悄的在王府里养着胎呢!

    而看这肚子,怕是要生了吧!

    “恭喜骊王,贺喜骊王,今日,这是双喜临门啊。”宾客之间,不知是谁开口。

    当下,早已经黑了脸的赵焱猛然回神,大步上前,抓着年依兰的手腕儿,此刻,他恨不得将她给一下踢开,可心知这么多人在,他不能有任何不妥的举动,但单是那手腕儿上的力道,就足以让年依兰痛得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可是年依兰也明白,纵然是再痛,她也不能表现出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脸上依旧温和的笑着,如一个贵妇人,年依兰浅浅朝赵焱福了福身,“妾身参见王爷。”

    那语调温婉柔和,一手扶着那隆起的肚子,福身之间,似乎还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赵焱刻意压低着声音,瞥了一眼她的肚子,已然憋了一肚子的怒火,“这又是怎么一回事?!”

    她何时怀了身孕?

    而他却是对此事丝毫不知!

    赵焱的反应在年依兰的意料之中,一旁不远处,年玉看着赵焱那仿佛不动神色,再是寻常不过的脸上,眉峰不由一挑,几乎能够想象得到,此刻他赵焱心里是怎样的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没想到,他这王府里,还存了这么一个“惊喜”吧!

    而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年玉瞥了一眼年依兰,她不得不承认,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,现在演起戏来,依旧如前世一样,那般的自然,她作为一个局外人看着,都禁不住想为她叫好。

    不过,眼下这情形,她更是期待,前世这两个狼狈为奸,一起骗她,害她至死的狗男女,如今为了各自的利益,这般相对,到底谁会是赢家。

    年玉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。

    单是想想,就让人心中觉得痛快!

    而那厢,年依兰脸上依旧笑着,似没有听见赵焱问她的话一般,微微侧过身,此刻,面对着众人,首先朝元德帝和常太后一拜,“妾身依兰,携肚中孩儿,给皇上请安,给太后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那“肚中孩儿”几个字,似在特意的提醒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早早的,在看到年依兰这般模样出现的时候,饶是那素来温和,一脸从容的常太后,也是变了脸色,余光瞥见元德帝那紧皱的眉峰,心中不由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年依兰怀了焱儿的孩子,只怕,这又要勾起皇上这些时日被压在心底的猜疑啊!

    “年依兰?”元德帝开口,目光紧盯着那挺着大肚子的女人,一瞬不转,出口的声音让人有些透不过气,半响,那帝王转眼看向赵焱,“骊王,朕怎么不知道,你这府上,还藏着这样一桩好事?你倒是对朕,瞒得密不透风啊!”

    那语气,明显带着不悦。

    赵焱意识到什么,忙的上前,“皇上,臣不敢欺瞒皇上,对于此事,臣……臣也是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知?”元德帝一声轻笑,难掩讽刺,“这骊王府是你的府邸,年依兰是你的女人,她怀了身孕,你竟不知?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知罪!”感受到元德帝的怒气,赵焱顾不得许多,立即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是当真不知,可这个时候,那年依兰挺着肚子出现在这么多人面前,他说不知,谁又会相信?

    可欺瞒皇上之罪,是何等的大。

    所以,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他知道这事!

    暗吸了一口气,赵焱脑中迅速的转动着,一脸凝重,继续道,“臣对府上女眷之事,甚少关心,是臣的不对!”

    这罪责,可要比欺瞒皇上小得许多。

    元德帝眸子微眯,似在揣度着什么。

    年依兰看着此刻的情形,目光微闪,竟是配合着赵焱,“皇上,王爷他确实不知,当初妾身怀了身孕,本想将这好消息,告诉王爷,一道分享喜悦,却没想到,王妃阻止了妾身。”

    王妃?

    南宫叶吗?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看向那坐在南宫老夫人身旁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下,侍琴心里也不由一颤,她亦没想到,年依兰在这府上,竟怀了身孕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她提起自己,又是什么目的?

    想到自己此刻的身份,她虽学着南宫叶的体态举止,带了这面具,已经有九分像,可是,今日这样的场合,眼下这样的情况,她终究还是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“阻止你?你倒是说说,她为何阻止你?”元德帝微眯着眼,也是看了一眼那骊王妃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,王爷贵人事忙,这些事情不便打扰他,免得王爷心疼妾身和肚中孩儿,费心劳神,一切有她照料着便好,待要生了,再告诉王爷,给王爷一个惊喜,如今,妾身肚中孩儿就要临盆,所以,今日王妃便特意做了安排,趁着王妃的生辰,让妾身来告诉王爷这个好消息。”年依兰不疾不徐的说着,脸上笑着,一番话,再是妥帖不过。

    但听在有些人的耳里,却是惊起激浪层层。

    饶是年玉也不由多看了这年依兰一眼。

    南宫叶特意安排她来告诉赵焱这个好消息?

    呵,她这话一份真,九分假,竟是将南宫叶都推出去了吗?

    为了她的目的,这年依兰还真是什么话也说得出来啊!

    而这惊喜……

    年玉和众人一样,目光看向那骊王妃,却见那骊王妃神色之间,一片慌乱。

    “骊王妃,可当真是这样?”诡异的气氛中,元德帝开口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当下,侍琴心里更是慌了,承受着众人的目光,仓惶的起身,那模样,赵焱看着,一双眉皱得更深了些,似乎隐隐在担心着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