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丹帝剑尊〕〔光怪陆离侦探社〕〔祁爷的小祖宗甜又〕〔司礼监〕〔画堂归〕〔我家皇后管不住〕〔我要做圣皇〕〔武破虚空靠打卡〕〔偏执裴爷的重生小〕〔我靠炼丹发家致富〕〔蒋先生的小娇妻〕〔穿书后我撩的反派〕〔军师威武〕〔我真的控制不住自〕〔都市绝品狂尊〕〔前方高能〕〔不败战狼〕〔这是病,得治[快穿〕〔非酋变欧之路〕〔我真是太阴险了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:当真要生了!(一更)
    “肚子,我的肚子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着眼前的一幕,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怔然,却是不知,刚才那一幕是怎么发生的,一遍一遍的回想,似乎是骊王妃,推了年依兰一把……

    直到那痛苦的声音响起,才拉回众人的思绪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地上扶着肚子,满脸痛苦女人,更是瞧见那双腿之间,隐隐有鲜红的颜色渗透出来……

    “血……流血了……”宾客之间,不只是谁,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当下,在场的人更是变了脸色,尤其是赵焱,那阴沉的脸上,似乎没有了半点血色。

    年依兰伸手摸了一下身下,果然是沾染了满手的血,瞬间,那张脸上,恐惧来得更是浓烈,伴随着恐惧而来的,还有怨恨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……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你答应过我……让我好好生下孩子,可你……你终究还是容不下我,可今日……今日分明是你安排,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狠狠的瞪着站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女人,仿佛满腹委屈,“我的孩子……我分明答应这孩子过到你的名下,如今……如今你又反悔了吗?啊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说着,似乎因为疼痛和恐惧,一句话,甚是凌乱,而这也正是她要的。

    肚子传来的疼痛真真切切,不需要她假装分毫,年依兰知道,她是要生了。

    而她同样也知道,自己此时说出来的话,对那南宫叶来说,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向那骊王妃,虽然年依兰的话零星错乱,却足以引人遐思。

    原来……

    骊王妃照顾怀孕的年依兰,并非那么简单,而是存了私心吗?

    她们之间到底达成过怎样的协议?

    而现在,骊王妃又为什么反了悔?

    这些疑问在众人脑中回荡,猜不透,可有一点却是明确得很。

    那骊王妃当真容不下年依兰,兴许,根本就不愿看到年依兰生下肚中孩子,那骊王妃原来是个这么心思深沉的主啊!

    “不,我没有……”侍琴口中喃喃,目光闪烁着。

    年依兰的指控让侍琴慌了,感受到众人的视线,还有年依兰的指控,更是让她茫然。

    什么容不下她?

    什么反悔?

    她和南宫叶之间的事情,她是一丁点儿都不知道!

    况且,刚才,她分明没有推她,不是吗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刚才的那一幕,以及她手上突然而来的刺痛,当下,侍琴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”侍琴指着地上的年依兰,“你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故意刺痛了自己,做出一副被推到的样子,这个女人,她想干什么?

    为何要这般害自己?

    眼底一抹凌厉,侍琴大步上前,想将她拉起来,让她告诉在场的所有人,刚才不是她推的她,而是她年依兰自己……

    可是,她却不知道,她越是这般愤怒张狂,越是如了年依兰的意。

    一旁看着这一切的年玉,嘴角含笑,心亦是如明镜。

    果然,那骊王妃触碰到年依兰的一瞬,年依兰面上的惊恐更是浓烈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救命,王妃,饶了妾身,求求你饶了妾身,饶了妾身肚中的孩子,救救我……救救妾身肚中的孩子……啊……”那剧痛一波又一波的袭来,更是让年依兰的求救声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众人听着,看到那骊王妃张狂的抓着年依兰的模样,更是皱紧了眉峰,仿佛那骊王妃,当真是想要了年依兰的命一般。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,还不来人将她拉开!”

    那诡异的气氛之中,竟是南宫老夫人首先开口,此刻,那老妇人拄着拐杖,一脸焦急。

    这声音,似乎也让赵焱清醒。

    当下,赵焱意识到什么,大步上前,一把抓住侍琴的手,一用力,那力道之下,侍琴从年依兰的身旁被拉开,他恨不得侍琴当真弄死了这年依兰,可此刻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赵焱心中暗自低咒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……你告诉大家,刚才不是我推的。”

    慌乱占据着侍琴的思绪,终究还是未曾见过太大的世面,此刻,她只想洗掉自己身上被泼的脏水,王爷才将“骊王妃”这个身份交到她的手上,她不能让王爷失望。

    可她不知,越是这般急切,越是将事情弄得更糟。

    赵焱见她被慌乱击溃了理智,眸光一凛,手一扬,一耳光生生的打在侍琴的脸上,啪的一声,分外响亮,饶是在场的人听着,心里都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那疼痛,让侍琴片刻懵了,捂着脸,缓缓抬眼,看着眼前的主子,“王爷……不是奴婢,方才真的是奴婢,还有,她所说的,奴婢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口一个“奴婢”,赵焱的脸色更是难看了些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,怎由你在这里放肆?记着,你是骊王府的王妃,方才这般,成何体统?”赵焱厉声吼道。

    那看似斥责的话,年玉听着,却是另有深意。

    他是在提醒着那“骊王妃”,她现在是骊王府的王妃,不能露了身份吗?

    呵……

    骊王妃?

    她亦是没想到,今日这年依兰会有这么一出,竟是将骊王妃拉下水,她想做什么?

    想生下孩子,又取南宫叶而代之吗?

    呵,她这个姐姐当真是好算计,好大的野心啊!

    若是真的南宫叶,她倒是有些同情南宫叶的遭遇,不过,眼前的这个“南宫叶”,却是更激起年玉看好戏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赵焱如此处心积虑,杀了南宫叶,用假的取而代之,可若是这个假的,今日当真被年依兰算计了去,那赵焱的心思,不就白费了吗?

    年玉心中轻笑,倒乐得看赵焱苦心被毁。

    而那厢,赵焱的提醒之下,侍琴仿佛意识到什么,身体一怔,猛然跪在地上,“臣妾知错,臣妾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救我……救救我的孩子,我要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侍琴的话还未说完,年依兰的嘶喊声再次响起,比起方才,更是凄厉了几分。

    众人的视线,齐齐看向那年依兰,一旁的常太后,早早的也撑不住脸上的平静,那阴沉的双眸,看着方才发生这一遭遭,攥着佛珠的手亦是指骨泛白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要生了,还不找个会接生的来,难道当真要让他们母子,一尸两命吗?”

    元德帝的声音重重的响起,听不清喜怒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噬神纵天〕〔大宇微尘〕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曜天之刃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误入歧途苏玥〕〔一世巅峰〕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林辛言宗景灏免费〕〔傅沉寒〕〔江唯林南烟〕〔都市极品医神叶辰〕〔大道纪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