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:死胎(二更)
    那命令之下,所有人都惊醒。

    “赵焱,还愣着干什么?”常太后朗声催促道。

    想起皇上刚才的意思,他们可是说了要让年依兰这肚中的孩子安稳生下来,若是出个什么差错……

    常太后眸子眯了眯,猛地捕捉到什么,若是当真在这里,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了什么差错,那或许……

    常太后敛眉,眼底一抹算计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赵焱一个激灵,立即丝毫也不敢耽搁,亲自张罗着,很快便抓了一个府上会接生的老嬷嬷。

    正要让人将年依兰送到房间里去,常太后瞥了那年依兰一眼,朗声道,“她都这个模样了,如何能动的?动来动去,万一出个什么岔子,谁担待得起?事急从权,就不要顾及那么多了,快些去拿些东西,将她遮着,就在这里接生吧!”

    那话听来,似乎颇有道理。

    可年玉看了那常太后一眼,不知为何,她竟是觉得,这素衣妇人这般为年依兰“考虑”,实在是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她想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个妇人,她的手段从来都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年玉越是探寻,越是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正思绪之间,一干下人很快如常太后吩咐的那般,拿来了屏风帘子,就在年依兰的周围,围起了一个小产房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退了开来,而侍琴依旧跪在原地,依旧想要解释方才的一切,可这个时候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小产房上。

    产房里,年依兰紧咬着牙。

    周遭的丫鬟进进出出,她抓着衣裳,满脸的汗水,她从来不知,生孩子会这般的疼痛,可此刻,她只能不断的用力,内心亦是不断的告诉自己,这孩子无论如何都要安稳生下来,她已经让南宫叶的名声摇摇欲坠,方才的那一遭,已经让她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她一步步的走到了这个份儿上,如今,让赵焱就算是再愤怒她今日的举动,以后也会顾着元德帝,不敢动她和她的孩子分毫。

    只要生下孩子,她也自有方法从南宫老夫人那里下手,取南宫叶而代之。

    不过是两家联姻的纽带,她年依兰,可以做得比她南宫叶好!

    今日这一赌,她已经赢了八分!

    而剩下两分,全看孩子生下之后,那是她的筹码!

    年依兰心里盘算着,身体里的血液仿佛也在沸腾叫嚣。

    嘶喊声,在这夜色里回荡。

    产房外,每个人都看着那产房的动静,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唯独主位上的那个帝王,面容沉静。

    年玉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在场的人,看着常太后的紧张,看着赵焱的阴沉,甚至还有那南宫老夫人的关切,仿佛每个人,都有着各自的心思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小产房里,女人的嘶喊声歇下,那一刹,整个空气里都流窜着一个诡异的静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不由面面相觑,都在猜测着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,怎么突然就没了动静?

    但仅是一小会儿,那接生婆便踉跄着从小产房里跑了出来,那一脸的惊慌,众人看着,更觉不寻常。

    当真发生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正疑惑之间,只见那接生婆仓惶的跪在地上,“死的,是个死的……生下来,就是一个死的……”

    死的……

    她什么意思?

    当下,所有人都齐齐看向那小产房。

    南宫叶老夫人更是按捺不住,大步走了进去,瞧见她的举动,常太后亦是跟着进了产房。

    小产房里,年依兰躺在那里,此刻的她浑身虚弱,双目望着头顶的夜空,脑海中,刚才一眼瞥见那孩子的模样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接生婆的话亦是在耳边回荡。

    死的……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……怎么会是一个死的?

    犹如从云端跌下,年依兰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如今,没了这孩子,那她一切的计划,该怎么办?

    思绪之间,年依兰看着那进来的两个人,突然脑中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外祖母……”年依兰下意识的唤出口,看着南宫老夫人,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可此刻,南宫老夫人的眼里只有那个孩子,瞥见年依兰身旁的那个被血布盖着的,大步上前,瞧见里面的情形,南宫老夫人眉峰一皱,似乎受到了惊吓,竟是一个踉跄,大大的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血布掀开的一刹,里面的情形,常太后也看见了,谁也没有瞧见她眼底有一抹轻笑一闪而逝,瞬间又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个死胎,可惜了,可惜我焱儿的骨肉……这……怎么会这样?这……真真是造孽啊!”常太后低低一声轻叹,那声音,仅是一帘之隔的小产房外,众人听着亦是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当真是死的吗?

    那年依兰怀的,竟是个死胎?

    若生来就是个死的,那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外面的人思绪万千,而年依兰意识到什么,眼底一抹慌乱,忙的哭喊道,“不,他一直好好的,怎么会是死胎?南宫叶……这是你想要的吗?是你……是你害死了他……你的心肠怎么这般歹毒……我的孩儿……”

    那凄厉的控诉在空气里回荡。

    众人听来,都齐齐看向那跪在地上的骊王妃,方才她将年依兰推倒的那一幕,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事情更是显得诡异了些。

    侍琴心中一颤,更是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……真的不是……”侍琴望着周遭的人,想为自己辩白,可那辩驳却丝毫也没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向赵焱,却只见他脸色阴沉,甚至看也没有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王爷失望了吗?

    侍琴急得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那小产房里,年依兰痛苦的哀嚎依旧不断传出,字字句句,都将一切归咎到了骊王妃的身上,片刻,那小产房里惊起一阵混乱。

    “依兰,你做什么?”只听得里面的南宫老夫人一声惊呼,不消片刻,一抹身影从那小产房里走了出来,脚步踉跄,手中抱着那血布包裹着的东西,浑身狼狈的模样,众人看着不由皱了眉。

    年依兰……

    她这是要做什么?

    正是疑惑之间,只见那年依兰冲向了跪在地上的骊王妃,满目凌厉的将那血布包裹塞到了骊王妃的手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