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:一定是她!(三更)
    她这般跟着赵映雪,又是这样的鬼祟,又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突然,年玉意识到什么,猛地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如今,在世人眼中,那赵映雪是“年玉”,那么,薛雨柔鬼鬼祟祟跟着的人,就该是她啊!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如此的发现,年玉更意识到不寻常。

    没做她想,年玉迅速下了楼,悄然追着前方的人而去。

    赵映雪的马车到了一条街上停下来,而那条街,转过一个街头,就是藏玉阁所在的位置,赵映雪下了马车,一路低调的在人群里,进了藏玉阁,脚步匆忙,直奔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进门,赵映雪便瞧见了那一抹白衣身影,此刻,他正坐在棋盘前,面前的那一盘棋,布局凌乱,赵映雪瞥了一眼,一声轻笑,“怎么?骊王妃死了,你这一局棋也不知怎么下了吗?”

    宴会之后发生的事,她亦有所耳闻,饶是她也没想到,那年依兰竟是在骊王的眼皮子底下,藏着那一个肚子,藏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赵焱眉峰一皱,似不愿提起那些事,眼底一抹不悦,“传信让本王出来,到底有什么事?有事快说,本王没有那么多时间和你周旋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来的目的,赵映雪更是上前一步,一双手撑在那棋盘之上,紧紧的盯着赵焱,紧咬着牙,“为什么那么对她?你让人四处宣扬她疯了,她分明……分明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说到此,那声音似乎带了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那一个“她”虽未提及是谁,但二人都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晋王妃!

    “分明如何?”赵焱抬眼,对上赵映雪那狠厉的视线,嘴角含笑,难掩讽刺,“分明没疯是吗?可你心里应该知道,她若是没疯,你就可能会被打回原形,赵映雪……你想做回那个死了的人吗?那个身份……那样狼狈,实在是不堪得很啊,况且,你还真是会忘事,分明是你当着皇上的面,当着众人,说晋王妃疯了,那名声,是你这个亲身女儿给她的,今日,这么就质问起本王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赵映雪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赵焱的话,戳在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她是无辜的。”赵映雪咬着牙,目光微闪之间,那眼神之间,又添了几分疯狂,“我也是不得已的,而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我怎样?本王知道你是不得已,为了你想要的,这般不得已,是必须的,赵映雪,你可要弄清楚你现在的处境,你是聪明人,昨天晚上,你那般反应很好,可那火……”

    赵焱似想着什么,眸中一片深沉,“那火实在是蹊跷。”

    赵焱的提及,亦是让赵映雪的思绪转移到了那火上。

    她又如何不觉得那火来得蹊跷?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赵映雪紧皱着眉。

    饶是此刻,她还能感受得到那火在身上烧着的恐惧,每每闭上眼,都是曾经在大火里,那被火缠绕的画面,怎么也挥散不去。

    “本王让人查了,却查不出个所以然来,有人看见你打翻了桌上的杯盏,酒洒在了桌子上,兴许也洒在了你的衣服上,所以,才会着火,可本王倒觉得,不像是意外那么简单!”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意外,那定是有人想害我,谁想害我?是想烧死我吗?看为何烧死我,却要选择在那样的场合?”赵映雪脑中思绪翻转,突然,似想到什么,“是她?会不会是她?”

    “谁?”赵焱迎上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苏瑾儿,会不会是她想害我?那日,她也在……对,一定是她,我之前怎么没想到,不,不行,我定要找她问个明白!”赵映雪口中不断的喃喃着。

    似怎么也等不及了,话落,没有再和赵焱说什么,大步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赵焱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,脑海中浮现出苏瑾儿的脸。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当真是她吗?

    若是她的话,她又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赵焱敛眉,脑中思绪混乱,想到如今骊王府的形势,那张脸上,更添了几分阴沉。

    现在最要紧的,不是烧在赵映雪身上的那把火,而是此刻还放在骊王府的那一具尸体!

    今日一早,南宫府派了人到府上,说是要一道操持南宫叶葬礼之事,不多久,皇宫里也派了人来,明着是帮忙,可暗地里,南宫府有什么心思,元德帝又有什么心思,他始终猜不透。

    现在的骊王府,无数双眼睛盯着,饶是他想做什么事,也都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,骊王府的芳雅阁里,那真正的南宫叶还死在那里,那尸体,无论如何,都要尽快处置了。

    若是被人发现,尤其是南宫府的人发现……

    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赵焱想着,竟是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赵映雪匆忙回了大将军府,一路越是想,越是觉得跟那苏瑾儿脱不了干系,更是迫切的想要找她算账。

    若当真是她,她定会让她付出代价!

    气势冲冲的她,丝毫没有察觉,从藏玉阁到大将军府这一路,两拨人都跟随着她。

    年玉目送赵映雪进了大将军府后,亦是瞧见那薛雨柔在大将军府外偷偷看了许久,终究还是离开。

    年玉继续一路跟着她,先是到了一个偏僻的小宅子里,仅是一小会儿,那薛雨柔就再次走了出来,出来之时,那头上裹了一条布巾,几乎整张脸都被那布巾遮了去。

    年玉瞥了一眼她手中提着的篮子,心中的好奇越发浓烈。

    她这般装束,又如此小心翼翼,是要去哪儿?

    直到跟着薛雨柔到了一处破庙之外,年玉的疑惑来得更是浓烈了些,不多久,待那薛雨柔再次出来,手中篮子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年玉藏在暗处,这一次,薛雨柔离开,她却没有跟上去,而是待那薛雨柔走了好一会儿,年玉复又看了一眼那破庙,大步朝着里面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破庙,残破不堪。

    怕是一些乞丐也不会在这里落脚。

    年玉一路进来,周遭的萧索,没有丝毫人气。

    突然,破庙内堂的方向传出一声响动,年玉悄然上前,一眼看过去,只见那角落里,一个身影蜷缩着,那身影衣裳破烂脏污,凌乱的发丝将整张脸都牢牢遮住。

    此刻那人正拿着手中的馒头急切的啃着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。

    方才薛雨柔就是为这人送吃的来的吗?

    那这人又是谁?

    年玉眸子微紧,大步朝着那角落里的人走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