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娱乐圈最强替补〕〔伯爵大人有点甜〕〔想死太难了〕〔我是来追星的〕〔修真狂少〕〔天才萌宝:总裁爹〕〔亿万老婆,你好甜〕〔我的薄荷小姐〕〔爹地你别跑安盛夏〕〔当总裁老公破产以〕〔超级农业强国〕〔平平无奇大师兄〕〔大佬退休之后〕〔每天签到一个新物〕〔重生农门小福妻〕〔元素的主人〕〔我真没想重生啦〕〔无双庶子〕〔御剑师的异界日常〕〔逆天萌宝:废材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:小别胜新婚(月票加更
    直到年玉走到那人的面前站定,一步之遥,那人才仿似听到什么动静,瑟缩了一下,倏然抬眼,看到年玉的一刹,年玉亦是看清楚了眼前这人的脸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年玉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这张脸,就算是沾满了脏污,可她纵然是化成灰她也认得!

    南宫月……

    可怎么会是南宫月?

    自她从年家出嫁之后,便未曾见再过南宫月,而她此刻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那妇人望着眼前的人,那眼里一丝恐惧浮现,缩着身体,更是蜷在了角落里,那闪烁着的目光,丝毫没有了往日那年夫人的半分仪态,眼里的害怕,如一只惊弓之鸟,看着恍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年玉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可一出口,分明是很低的声音,可那妇人的身体明显震了一下,似乎对周遭的一切,都充满了害怕。

    她的不寻常,让年玉皱眉。

    意识到什么,年玉上前一步,抓住那妇人的手,几乎是本能的,那妇人往后一缩,想要挣脱,可年玉终究是没有让她如意,一手抓住她的手,另外一手探上了她的脉搏。

    感受到那脉搏的跳动,年玉的脸色越发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南宫月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年玉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随即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得了自由,妇人更蜷缩在了角落里,那颤抖的身体,似乎是害怕极了。

    年玉静静的看着她,不多久,年玉离开了破庙,一路回大将军府的路上,年玉脑海里无数的东西盘旋,看到那南宫月的情形之后,更是觉得薛雨柔的鬼祟,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那个三姨娘,记忆里,她在年府的时候,夫人姨娘之中,她就宛若一个透明人,仿若不存在一般,可今日自己看到的她,却似乎已经推翻了所有之前关于她的认知。

    而她那般跟踪“自己”,到底是何目的?

    思绪之间,年玉进了清雅小筑。

    她的身影出现在某人视线里的那一刹,那一直在这里等着她的人,终于按捺不住,大步上前,人还未到,就已经扬起了手,准备着朝她眼中的人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前世造就的敏锐,那危险袭来的一刹,几乎是本能的,年玉一抬手便抓住了那朝她打下的手。

    一抬眼,对上那女人狠厉的双眸,年玉凝眉。

    这张脸……

    眼底一抹清冷,年玉的手亦是一扬,毫不犹豫的朝赵映雪打下去,啪的一声在空气中响起,那赵映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,脸上一片火辣辣的疼痛瞬间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“苏瑾儿,你……”赵映雪没想到自己那一耳光被她截住了不说,反倒被这苏瑾儿打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想着那烧在自己身上的火,赵映雪的心里更是憋屈愤怒。

    “苏瑾儿,你敢打我!是你对不对?在骊王府,是你想烧死我!”赵映雪紧咬着牙,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女人,倒也没有避讳,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年玉皱眉。

    烧死她?

    她可从未想过烧死她,不过想让她记起她自己到底是谁罢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占着自己的身份,当真就以为她真的就是她,是楚倾的妻子了吗?

    这场梦,她做得倒是好!

    “姐姐受了伤,不好好养着,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年玉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将她的愤怒纳入眼底,话落,没有理会这女人,就着抓着她的手,拖着她往院外走。

    赵映雪竟是不知道,这看似柔弱的苏瑾儿竟有这么大的力气,一路拖着她,她连挣脱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直到出了院门,年玉狠狠的一甩,赵映雪一个踉跄,被推到了院门外。

    “苏瑾儿,你不敢承认吗?”赵映雪转身,那眼里的张狂和怒火,燃烧得更是炽烈。

    年玉一声轻笑,“什么承认不承认的,姐姐怕是被火烧得失心疯了吧,你想说,是我放火烧你,可你证据吗?你若有证据,也不用直接来找我,去找将军夫人,找子冉,让他们为你做主,若是没有证据,那就是构陷,恕我无心奉陪,你再这般到我这里来,我见一次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映雪咬牙。

    证据?

    如今,她哪里能找到什么证据?

    况且,找将军夫人和楚倾做主……

    这件事,她哪里敢和他们说?

    许多东西,她都不敢!

    万一他们察觉自己怕火,以楚倾的精明,追究探寻下去,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赵映雪目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不,她不能让他起了疑!

    那反应,年玉看在眼里,心中轻嗤,她就是料定她不敢!

    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年玉转身,头也没回的往院内走去,任凭那赵映雪站在小筑外,紧攥着绣帕,满脸的不甘。

    “苏瑾儿,你等着!”赵映雪咬牙切齿,狠狠的瞪着那院门许久才离开。

    楚倾回了房间的时候,年玉站在窗前,想着今日见到的薛雨柔和南宫月,脑中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直到男人的双臂从背后环住她的腰身,身后,脖子上轻轻柔柔的触碰,引起一阵酥麻,那感觉,她再是熟悉不过,子冉……他似乎爱极了亲吻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而这……亦是让她无法招架。

    “玉儿……”那低声的呢喃,在年玉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自二人那一晚圆了房,楚倾似中了毒一般,越发的贪念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昨日一早,他公务外出,不过是这点儿的时间没见到她,他都已经压不住对她的思念,快马加鞭的赶回来,此刻将她抱在怀里,他的心里才稍微满足了些。

    “玉儿……玉儿……”楚倾一遍遍的叫着,好像怎么也叫不过。

    年玉听着,嘴角微扬,转身,抬手抚上那张俊美的脸,自那一夜之后,只有他们二人在的时候,他就舍下了面具,每日看着这样绝世的一张脸,年玉亦是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才刚回来,也不修整一下?这身衣裳,穿着不累吗?”年玉看了一眼他那身劲装锦袍,关切的道。

    话刚落,楚倾握住她的手,放在唇边,轻吻,他喜欢她指尖的淡香。

    似乎这关切,触到他内心的最深处,以往那几分威仪,几分高冷的男人,竟是弯下身子,将头埋在她的胸前,似在讨着她的怜惜,“你帮我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大宇微尘〕〔噬神纵天〕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大道纪〕〔甜妻买一送二苏沐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娇妻似火:帝国老〕〔净渊〕〔掌上春〕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许若晴陆久琛〕〔玉人来〕〔林江顾心雨小说〕〔一秒沦陷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