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:不让他们如意(三更)
    “王妃,是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满脸惊恐,从另外一边跑出来的他,站在人群中央,又瞥见那棺材里的人,方才看到的一幕在脑中浮现,微微一愣,下意识的又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但仅是一瞬,那人的口中复又继续喃喃,“不是这个……她不是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齐齐看向他,都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那棺材被撞开了盖子,他们也是瞧见了棺材里面躺着的骊王妃,那模样,面色惨白,是有些吓人,可也不至于这般……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这人口中说的那些东西,听着着实奇怪。

    唯独赵焱看到他那慌张的模样,意识到什么,心中不好的预感越发浓烈,眸子一凛,立即给墨书使了个颜色。

    墨书立即上前,低声喝道,“鬼叫什么?冲撞了王妃,冲撞了这里的贵人,有你好果子吃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墨书拉扯着那人,想要将他带走。

    可那人却似乎因着方才的惊吓,仿佛失了魂,目光闪烁着,轰然跪在了地上,望着周遭的人,“是王妃……王妃不在这里……王妃不在这里……这个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出口的话,看似语无伦次,可听在某些人的耳里,脸色更是难看了些。

    尤其是赵焱神色间难以掩饰的慌乱,亦是让人起了疑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看着,拄着拐杖,大步上前,“放开他!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身说放开他!他是我南宫府的人,就算是冲撞了贵人,冲撞了王妃,也该由老身来处置!”南宫老夫人一眼看过去,那视线,饶是墨书都不由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看向赵焱,没有他的命令,他却不敢松手。

    这情形,南宫老夫人看在眼里,更是觉得不寻常。

    不待墨书松手,南宫老夫人举起拐杖,狠狠朝着那墨书抓着家丁的手打下去。

    那一拐杖落下,饶是旁人看着,都不由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疼痛难忍,墨书依旧没有松开手。

    不只是南宫老夫人,一时间,竟是连一旁的人都察觉到这事情不寻常。

    “哼,骊王殿下,你这奴才是做什么?怕他说出什么东西来吗?”南宫老夫人一声轻哼,今日她无论如何都要看看,这赵焱要瞒着的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如此的情形,赵焱暗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思绪之下,突然转身,大步到了南宫老夫人面前,恭敬的拱手一拜,低低的开口,“祖母,本王劝你不要再继续纠缠下去,这么多人在,到时候本王不好收场,于南宫家也没有任何好处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,轻得只有南宫老夫人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当下,南宫老夫人身体一怔,对上赵焱的眼。

    果然是有蹊跷吗?

    而那蹊跷……

    “那棺材里的人……”南宫老夫人对上赵焱的眼,心中一个猜测成型。

    赵焱没有说什么,但那眼神,却已经是默认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心里咯噔一下,身体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叶儿……

    那棺材里的果然不是叶儿吗?

    而真正的叶儿,也只怕……

    暗吸了一口气,南宫老夫人瞪着赵焱,那眼里狠似能烧出火来,这个赵焱……

    “你给老身想好,该如何和老身交代!”南宫老夫人紧咬着牙,那咬牙切齿的声音,同样也只有赵焱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她不得不承认,如果那棺材里的不是叶儿,真正的叶儿暴露了出来,当真是不好收场!

    如今叶儿已死,已成定局,无论那其中有什么蹊跷,她再当面纠缠,牵连了赵焱,同样也对南宫家没有任何好处,他们终究是一个利益联盟!

    而眼下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“本王自会和祖母交代,不过,现在还请祖母将眼下这乱局处置好了!”赵焱敛眉,话落,往后退了一步,不着痕迹的给墨书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他知道,南宫老夫人是个聪明人,纵然知道了实情,这个时候,她也会以大局为重。

    在这个老妇人的眼里,南宫叶的命,年依兰的命,甚至是南宫家那些儿子的命,都不及南宫家的利益重要!

    墨书领命,松开了那依旧在惊恐里的人。

    一旁,众人看着这情形,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,但南宫老夫人脸上的愤怒却没有消散,众人正疑惑之间,只见那南宫老夫人拄着拐杖,狠狠打在那家丁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狗东西,这般胡言乱语,来人,将他拖出去杖毙!”南宫老夫人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那声音响彻整个院子。

    年玉听着,嘴角一抹讽刺。

    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南宫叶啊南宫叶,你可看见了,在这些人的眼里,你的命……什么也不是!

    想着娘亲,想着云家,年玉心中的风云骤起。

    为了利益,他们谁都可以舍弃,可今日……她打定了主意不让他们如意,又怎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暗地里达成默契?

    思绪之间,那厢已经有人在南宫老夫人的命令之下,拖着那‘胡言乱语’的人往外走,可便是如此,那人依旧口中喃喃着和刚才如出一辙的话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,都是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但赵焱和南宫老夫人却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命令人将那棺材收拾好,准备着继续出殡,可那棺材刚盖好,人群里,又是一声惊呼,这一次,不止是一人!

    似乎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,宾客之间,许多人跳着闪开。

    “骊王妃……是骊王妃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惊呼,那“骊王妃”几个字在空气里回荡,再是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众人看过去,目光所及之处,那原本站着宾客的空地上,此刻,一个人躺着,浑身的鲜血已经干涸,尤其是那脖子周围黑红的颜色让人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而那张脸……

    苍白的脸上,双目紧闭,两道血痕从那眼睑处滑下,就算血迹已干,几乎能够想象得出,那人生前经历过什么。

    可纵是如此面目全非,那张脸,众人看着,也是认得。

    “骊王妃,那是骊王妃,可……”

    人群里,不知是谁开口。

    那一瞬,众人的脑中都闪过无数的东西,也都才明白了刚才那个家丁惊恐之间,口中“胡言乱语”所说的话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骊王妃……

    他是当真看到了骊王妃,可地上这个人是骊王妃,那棺材里的那一个,又是怎么回事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