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:竟然是她!(三更)
    这南宫家倒真是让她大开眼界,纵然平日里母慈子孝又如何?

    那南宫老夫人那般疼爱南宫叶,却也为了利益,将她作为一颗棋子,放在了骊王府,甚至明知她是因何而死,却依旧为了利益,替那罪魁祸首掩饰。

    这南宫月……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也是那般疼她啊,而在这关键的时候,她宁愿保住自己的命,终究也是将双亲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南宫老夫人对这南宫月那所谓的疼爱,在家族利益面前,怕也是和南宫叶一样吧!

    一颗棋子而已!

    这一家子,当真是让人作呕,也难怪,他南宫家能和赵焱蛇鼠一窝,左右不过是一类人罢了!

    可不知,这南宫月对待自己的两个儿女……

    想到她那般护年城,那般护着年依兰,年玉眸光微敛眉,眼底幽光乍现。

    “当真,当真!”南宫月忙不迭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如此,我便给你一个机会,但是,我只能给你指明一条路,至于行不行,倒要看你自己怎么做了。”年玉说着,从身旁的桌子上,拿起了那一个人偶,在手中细细的打量着。

    “机会?好,只要你给我机会便好!”南宫月忙的道,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,眼睛一亮,那眸中尽是真切,甚至隐隐添了几分急切,“你快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,我都可以,无论什么,我都可以做的!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可知,你现在在哪里?”年玉却是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哪里?

    南宫月环视一周,这才留意到,这房间并非是自己在年府的住处,入目所见,更是满室的陌生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快告诉我,这是哪里?”南宫月更是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地狱啊!”年玉嘴角笑着。

    话落,果然瞧见那南宫月面容一怔,眼里惊恐遮住了先前那闪现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地狱……”南宫月低声喃喃,这两个字让南宫月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瞬间,心好似空了一般,南宫月整个人坐在了地上,看着面前坐着的,目光之中,那几道血痕更是清晰骇人了些,“我……你……我怎么会在地狱?你才说过给我机会的,这不是地狱?这哪里是地狱,你骗我……你骗我!”

    “月妹妹,你急什么!”年玉一声轻笑,微微俯身,越发靠近了她一些。

    可她的靠近,几乎是本能的,南宫月往后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,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她知道,在那熏香的作用之下,南宫月眼中的自己,是娘亲,而她的反应,更是让年玉肯定,就算是娘亲的脸,此刻她看见的,也是十分骇人的画面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目的,年玉敛眉,继续引导着她,“我骗你做什么?这就是地狱,这地狱里,猛鬼肆虐,四处白骨鲜血,周遭都是前世做了孽,要在地狱里经历折磨煎熬的鬼魂,月妹妹,你可要小声些,若是那些厉鬼听到你的声音,万一来将你生吞活剥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那一字一句,引着南宫月的思绪。

    仿佛间,她瞧见周遭的房间里,似有无数的影子,朝她伸出了无数双手,皆是白骨森森,血肉淋淋,连带着耳边,也似有痛苦呼喊声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南宫月防备的看着周围,更是抱紧了身体,“不,别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南宫月几乎是嘶喊出声。

    可意识到什么,南宫月咽了一下口水,瑟缩着身体,压低了声音,“别过来……云……云姐姐,你帮我,你快帮我,你说过,要给我机会,你不能反悔!”

    “我自是不会反悔。”年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,这南宫月以前是多么嚣张,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此刻,年玉的心中竟是说不出的痛快。

    而她要给南宫月的“机会”……

    “出门,左转,一路往西,最大的主殿之内,那个气势威仪的,就是阎王,你若是想活,就去告诉他,当年丞相府云家的巫蛊之案,究竟是怎么回事,不然……”年玉话到此,眸中的凌厉更是骇人,“纵然是这些厉鬼不生吞活剥了你,我也会亲手让你就在这地狱里,再也无法翻身,还有你的女儿年依兰……”

    “依兰……”南宫月微怔,瞬间,那眼里凝起一抹凌厉,“你不许伤害我的女儿……”

    不许伤害她的女儿?

    而她南宫月这么多年,又是如何折磨她的?

    年玉挑眉,轻笑。

    提起年依兰,她便这般激动吗?

    好,很好!

    如此,再好不过!

    想到那年依兰,年玉眼底一抹精光,“不许伤害?呵,那倒要先看你保不保得住你自己了!”

    话落,年玉起身,缓缓上前,蹲下身子,将手中的人偶塞到了南宫月的怀里。

    当初,她南宫月在南宫家的安排之下,将那一个巫蛊人偶塞进了娘亲的包裹,自己女儿送的东西,外祖父又怎会疑心其他?

    如此,便断送了云家满门!

    而今日,她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同样也将一个人偶塞进南宫月的怀里,而南宫家的下场……

    年玉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些,心中更是期待起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南宫月握着那人偶,缓缓起身,瑟瑟的朝着门外走去,耳边,那些鬼魂的嘶喊声,依旧在回荡着,每走出一步,仿佛都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她的人影消失在视线之中,那双眸中的阴沉更是浓烈了些。

    出了房门,暗处,一抹身影走出来,那银色的面具纵然是在黑夜之中,也依旧显眼。

    “放心,那边,我都安排好了。”楚倾低低的开口,这天灵寺的守卫,都是他在负责,所以,南宫月要去的地方,要见的人,不会有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楚倾伸手握住年玉的手,那动作再是自然不过,可感受道她手心传来的微微凉意,楚倾不由皱眉,“玉儿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子冉,我娘她……”年玉开口,打断楚倾的话。

    那一刹,她想到了南宫月方才的话,想到娘亲的死,心里猛地一下抽痛。

    瞬间,脑中闪过一个身影,年玉的眼底一股恨意骤起,“是她,真正杀了我娘的人,竟然是她!”

    她?

    “谁?”楚倾看着年玉,真切的感受到她眼里的恨,以及那夹杂的不可思议,追问的眼神,更是急切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