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:当众揭开真相(一更)
    凌厉的怒吼,让所有人的心里都不由一颤,南宫老夫人更是惶恐的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身……老身该死。”南宫老夫人将拐杖放在地上,重重的磕头。

    仓惶之间,心中所系,依旧是刚才南宫月拿出来的那个巫蛊人偶,目光闪了闪,南宫老夫人急切的道,“老身担心月儿冲撞了皇上,所以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担心冲撞了朕?呵……”元德帝一声轻笑,“你南宫家还怕冲撞了朕吗?”

    那语气里的不悦,丝毫没有掩饰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心里咯噔一下,一早而起的不安来得更是浓烈。

    “老身不敢……”南宫老夫人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而那帝王,冷冷的瞥了南宫老夫人一眼,随即,目光落在地上那人偶上,“呈上来,给朕看看,到底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,让老夫人这般担心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总管太监领命,立即上前将地上的人偶捡起来,呈到了元德帝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元德帝的身上,只见他接过人偶,拿在手中,细细打量,那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,可越是这般,在场的人,便越是紧张。

    “呵,好久没有看到这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元德帝的声音响起,一声低叹,却是听不清喜怒。

    末了,那帝王的脸上,渐渐凝聚起一抹阴沉,“南宫月,你告诉朕,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元德帝明知故问,目光亦是冷冷的落在南宫月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……”那气势之下,南宫月恐惧难抑,望着面前气势骇人的“阎王”,哪里敢有丝毫隐瞒,“那是我放进云姐姐包裹里的,可……可不是我要放的,是娘,对,是娘,还有爹,是他们让我将这东西找机会通过云姐姐,带进丞相府,是他们要陷害丞相府,我是无辜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满脸恐惧。

    一句话,让人听着,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什么云姐姐?

    什么丞相府?

    而她口中的“爹”“娘”指的人,该是南宫老夫人和南宫老太爷吧。

    可她口口声声的“陷害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皆是皱了眉,更是感受到事情的不寻常,人群里,甚至有人不由看向了当今丞相谢运钦,眸中皆是探寻。

    可年曜和南宫老夫人的脸色,却是已经黑得不能再黑。

    甚至连南宫老夫人那般老练镇定的人,跪在那里的身体也不由一晃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她如何不知道月儿说的是什么?

    当年丞相府云家……

    “月儿,你是失心疯了吗?皇上面前,怎容你胡言乱语!”南宫老夫人一眼看过去,那凌厉的目光激射向南宫月,心中禁不住暗自低咒。

    想到当年那桩巫蛊之案的内幕,南宫老夫人更是慌了,心里一横,朗声道,“南宫烈,还不快将这疯了的女人带下去?”

    这一声命令在元德帝面前,甚是突兀。

    南宫烈身体一颤,一步上前,可仅是那一步,帝王凌厉的目光激射而来,几乎是下意识的,南宫烈顿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南宫老夫人当真将这里当成你南宫家了吗?”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急切的催促,已然是有些失了方寸,可想到若月儿当真说出当年的事,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不敢想,此刻,她的脸上,甚至生出了一丝薄汗,元德帝的斥责之下,南宫老夫人也是顾不得许多,“皇上,她疯了,月儿当真是疯了,老身担心,她胡言乱语,真的会冲撞了皇上!”

    “皇上,以我看,这南宫月的模样,当真有些疯言疯语的样子,南宫老夫人……”常太后亦是开口,似也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,心中有些乱了,竟是忘记了,骊王府和南宫家的关系,本就让元德帝心里不爽利。

    果然,常太后还未说完,元德帝脸色更是沉了些,厉声打断了常太后的话,“朕看,是南宫老夫人在害怕着什么吧!”

    元德帝的凌厉,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常太后方才意识到什么,心中暗自低咒,眼底一丝悔意一闪而过,夹杂了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担忧……

    人群里,年玉将那素衣妇人的反应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是在为南宫府担忧吗?

    此刻是担忧,所以想帮南宫家一把,可不知等会儿……

    年玉敛眉,心中轻笑。

    转眼看向那南宫老夫人,只见元德帝的凌厉之下,那老妇人甚至连身体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她在害怕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南宫老夫人自然知道,她该害怕的是什么!

    所以,她才那般不顾场合,竭尽全力的想阻止南宫月,可今日,又哪里是她阻止得了的?

    “南宫月,你将事情说得清楚些,什么丞相府,什么云姐姐,都一五一十,给朕说清楚了!”元德帝眸子微眯着,他们越是这般掩饰,他越是要将这事情弄清楚。

    南宫月咽了一下口水,目光闪了闪,“我说,我都说,云姐姐是丞相大人的私生女,爹娘让我嫁进年家,本就是为了接近云姐姐,找机会扳倒云家,那一日,我见她如往年一般,要将替丞相做的衣裳送去,便将巫蛊人偶放进了包裹里,是爹和娘让我做的,娘说,只要这巫蛊在云家被搜到,云家一门,百世都翻不了身,到时候,便是南宫家一门昌盛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月的话,众人听着,不用问,此刻便也能够确定她口中所涉及的那些东西,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云家……丞相……

    那不就是前丞相府吗?

    而当年,云家的巫蛊之案……

    当下,众人意识到什么,气氛更是凝重许多,所有人都不由看了一眼元德帝,目光最后落在那南宫老夫人的身上,神色各异。

    甚至连元德帝,那一双收紧的双眸,也是凝在南宫老夫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想着当年云家的巫蛊案……

    那一夜,当真从丞相府搜出了一个巫蛊人偶,上面的生辰八字,他再是熟悉不过,愤怒之下,他连夜下令,斩杀了云家满门,却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当年的一切,竟是南宫家一手操纵!

    心中的愤怒,如狂风袭来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南宫家,好一个南宫老夫人!”元德帝紧咬着牙,话落,手一扬,狠狠的将手中的巫蛊人偶,打在了南宫老夫人的身上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