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:自寻死路(三更)
    那模样触目惊心,老妇人的身体亦是一晃,似无力支撑,斜靠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那厢,常太后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抬手,用绣帕掩了掩唇,似被南宫老夫人的模样吓到,又似乎怜惜着自己儿子所受的“委屈”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知道焱儿的性子,这么多年,他都是安安分分的做着一个闲散王爷,不理朝政,可他也知道,我虽身为太后,在宫里住着,却是无权无势,若南宫家真要对我下毒手,他也保护不了我,所以,便只能与南宫家妥协,可怜我的焱儿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后说着,一滴泪水从脸颊滑下。

    那模样,众人看着,心里都禁不住有些触动。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”赵焱唤道,匆匆跪着上前,微微将常太后扶住,“是儿臣无能,是儿臣……”

    赵焱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一旁,南宫老夫人看着这一对母子的唱作俱佳,突然,竟是大笑了起来,那脸上的血痕,以及满口的鲜血,配着那样的笑,让人看着,竟透了几分疯态。

    “好,好啊……好一个常太后!好一个骊王!你们……你们当真是好啊!”南宫老夫人一口一个“好”,心里气血翻涌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对母子,在这个时候竟是选择落井下石!

    连他们也是觉得,当年云家巫蛊之案的真相被揭开,帝王的怒火之下,南宫家彻底完了吗?

    所以,他们要踩上一脚,如此,才能和南宫家划清界限!

    甚至……

    甚至将这一切的脏水,都往南宫家的身上泼,他们母子,倒是成了委屈可怜的“受害者”!

    呵,当真是好算计!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的笑声在夜色之中回荡,越来越添了几分疯狂。

    突然,那笑声戛然而止,众人的视线之中,只瞧见那老妇人狠狠的瞪着那一对母子,厉声喝道,“常太后,赵焱,你们……你们二人敢对天发誓,你们没有浪子野心,你们没有想着谋夺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此,人群里,年玉眸子一眯,手亦是越发的紧握。

    几乎能够料想得到,南宫老夫人会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同样,常太后那般精明,亦如何猜不到?

    既是猜到,又怎会让南宫老夫人将那话说出口?

    “我们敢!”几个字,凄声凌厉,出自常太后之口,那气势,仿佛不似平日里那温和的妇人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常太后的身上,只见那妇人跪直了身体,拉着赵焱,一手举起,那眼里真诚无惧。

    “我常凝对天发誓,亦是对着这天灵寺里,满寺的佛祖发誓,更对着死去的先帝发誓,我们母子,若有什么她南宫老夫人口中所说的狼子野心,定遭五雷轰顶,日后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那一字一句在夜空中回荡,直撞着人的心扉。

    原本皱着眉的帝王,眼底的风云,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常太后话落,赵焱亦意识到什么,忙跟着道,“臣赵焱,对天发誓,对赵家的先祖们发誓,若是方才所说有半分虚假,臣亦愿意遭受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那毒誓,真真切切。

    旁人听着,都不由心想,这般毒誓都敢发,那必是心里底气十足了。

    看来,怕还当真如他们所说,遭受了南宫家的威胁迫害。

    可年玉听来,心中的讽刺却更是浓了些。

    经历了前世,她知道这一对母子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今日见识了他们这般“大胆”,当真又刷新了她的认知!

    论没皮没脸,颠倒是非,这对母子敢称第二,怕没人敢称第一了吧!

    真是让她大开眼界啊!

    五雷轰顶……天打雷劈……不得好死……

    呵!

    他们当真不怕毒誓应了验吗?

    而元德帝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向元德帝,只见那帝王眉峰依旧皱着,那深邃的眸中,让人探不见底,亦是看不出,对于这母子二人的毒誓,他到底是怎样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……你们,你们果然是狠,果然是狠啊!”

    那毒誓之下,南宫老夫人亦是微微一愣,似也没想到,他们竟真的敢发毒誓!

    常太后听着,眸光微敛,似也探不出那帝王的态度,索性一咬牙,继续开口,“皇上,今日老天有眼,让南宫家曾经做的那些龌龊事暴露了出来,就算是为了祭奠当年前丞相府的冤魂,亦是要重重惩处了他们,而我和焱儿……”

    常太后话锋一顿,望着元德帝,眼里更是真切,“焱儿入朝,亦是为了应付南宫家的逼迫威胁,今日,他南宫家的事情败露,焱儿便也不必再应付下去,焱儿生性淡薄名利,我和先帝也是希望他能简简单单,做一个闲散王爷,所以,还恳请皇上,解除焱儿在朝中的职务,让他做回以前的他!”

    那字字句句,让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饶是赵焱,亦没想到,常太后退得这般彻底。

    若他不在朝中,那他们的谋划……

    赵焱心里浮出一丝不甘,袖口之下,不由紧握了拳头。

    而元德帝的眸中,却终于微微一动,那双眉亦是舒展开来,看了常太后和赵焱半响,那目光,仿佛在探寻着什么。

    好半响,元德帝收回视线,却是没说什么,目光转向那地上的南宫老夫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帝王的语气,依旧凌厉,心中的怒火丝毫没有消弭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身体一怔,对上元德帝的眼,一字一句,“皇上,你信了他们的话吗?”

    “信与不信,也改变不了你们南宫家做的那些事情,当年,你们借朕之手,毁了云家一门,那巫蛊的罪魁祸首,该是你南宫家,诅咒朕的人,也该是你南宫家,当年云家连夜被斩杀,今日,你们南宫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元德帝说到此,却是被那狂笑打断。

    元德帝皱眉,众人亦是看着那狂笑着的南宫老夫人。

    只见她撑着身体从地上起来,望着元德帝,突然,那妇人眸子一凛,竟朝着元德帝冲了过去,气势汹汹,半途之时,从发间取下了簪子,眼里的凶狠,仿佛要夺了元德帝的命!

    众人看着,心里一惊,就在南宫老夫人快要靠近元德帝时,身后,一把利剑刺入妇人的身体,妇人身体一顿,那脸上,却是有一抹诡笑绽放开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老身……老身告诉你一件事情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