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:斩草除根(一更)
    用尽了全身力气,顾不得利刃穿身的痛,南宫老夫人奋力往前。

    利剑离了身体的一瞬,那老妇人不偏不倚,正好扑在元德帝的身上,一旁,侍卫看着,刚要上前,南宫老夫人的手一松,手中的簪子落地。

    元德帝听着她的话,亦确定这妇人于他无威胁,示意侍卫停下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皇上,对,当年云家的巫蛊之案,是我南宫家操纵,老身知道,今日这个情况,整个南宫家都活不了,老身不求活命,也不求你的网开一面,老身只想告诉你……”南宫老夫人望着元德帝,口中的鲜血不停的往外流,那模样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话到此,南宫老夫人突然转眼,看向那跪在地上的一对母子。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视线,尤其是那脸上诡异的笑,饶是常太后心里也不由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皇上,你这般信他们,那老身和你打一个赌怎么样?老身赌你会输,你猜,你会输了什么?哈……哈哈……老身便是做了鬼,也要看着你如何被那一对母子玩弄于鼓掌,到时候……”南宫老夫人低低的呢喃,那声音只有元德帝听得见。

    她的话还未说完,那一字一句似更加激怒了元德帝,元德帝浑身骤起一股凌厉,用力一推,那老妇人瞬间失了支撑,往后退了几步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可她依旧笑着,疯狂的笑声在夜色里回荡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听着,心里不由一阵寒颤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,都不由皱眉。

    南宫老夫人到底对皇上说了什么?此刻皇上的脸色,竟是比方才还要难看许多!

    众人猜不透,只是看着地上的南宫老夫人气息越发虚弱,那笑声也是越来越小,直到彻底停下,但那双眼却始终凌厉的睁着,仿佛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元德帝看着,耳边不断的回荡着她方才的话,心中怒气更浓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这妇人带下去,挫骨扬灰,至于南宫家……连夜抄其家产,所有南宫家的人都连夜处置,一个不留!”那命令落下,在场的人,皆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。

    一时间,侍卫齐齐而上,南宫烈和南宫雉早已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而人群里,那一个低调的身影看着这一切,脸色早已惨白,她怎么也没想到,她抱着希望而来,迎接她的会是这样的一幕。

    连夜处置……一个不留……

    南宫家彻底的倒了!

    而她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目光闪了闪,暗吸了一口气,她知道,南宫家靠不住了,看了一眼跪在帝王面前的娘,年依兰眸子微紧,她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谋划一个名分?

    现在最重要的,是赶快逃离这是非之地,至于以后……再做谋算!

    心里如是想着,年依兰更是庆幸自己今日来这里无人知晓。

    丝毫也不敢耽搁,趁着所有人不注意,年依兰悄然往后退,可她又哪里察觉到,早早的,就有两双眼睛在她的身上,看着她有所动作,那两人眉峰都是一皱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,年玉的眉却是舒展开来,嘴角一抹笑意浅扬。

    瞥见赵映雪眸中的阴狠,年玉挑眉,哪里还需要她出手?

    那赵映雪如今虽顶着她的身份,顶着她的脸,可那心,终究还是她赵映雪自己的,那些过往已经深入骨髓,又怎是她想抛开就抛得开的?

    今日,南宫月的出现,挑起了她痛苦的记忆,更勾起了她的恨。

    若能够趁着这样的机会,再给南宫月重重的一击,斩草除根,她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而年依兰……便是那一把刀子!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年玉的视线里,赵映雪直接走向那想要偷偷离开的人……

    年依兰刚出了人群,正要加快脚步离开,突然,手腕儿上一个力道,年依兰一怔,赫然抬眼,对上一双凌厉的眸子,那眸中的狠让她心里一颤,而瞧见那人的脸,心里的恐惧扑面而来!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年依兰咬牙,低低的开口,更是用力的想要挣脱。

    可赵映雪又怎会让她如愿?

    嘴角一抹冷笑,那恶毒在眼里流窜,随即,赵映雪朗声开口,“姐姐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那声音充满了惊讶,饶是年玉听着,也不由叹那赵映雪演技高超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所有人都闻声看去,看到那两个女人,一个贵妇打扮,谁都认得,那是楚少夫人!

    而另外一个……

    那丫鬟的打扮让人皱眉,纵然她避闪着,可在场的人还是认出了她!

    那不是年家大小姐年依兰吗?

    想到前些时候发生的事,众人眼里的神色更是怪异,她纵使入了骊王府,可也未得正室名分,怎的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还有,她和南宫家的关系,加上此刻的情形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你是想走吗?怎么能不打声招呼就走呢?”赵映雪再次开口,毫不避讳的揭开年依兰的意图。

    走?

    众人听着,当下,便觉得用“逃”字更合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年依兰瞪着眼前的女人,心中气得牙痒痒,低低的开口,“你干什么?想害死我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想让你死,却不是我害你,而是你自投罗网,南宫家要害死你!”赵映雪不着痕迹的轻笑,话落,手上一用力,拉着年依兰就往元德帝面前走。

    年依兰一声惊呼,在那力道之下,踉跄的跟着前面女人的脚步,到了元德帝面前,瞧见那明黄的身影,年依兰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“年依兰?”那帝王的声音骤然响起,怒气未消。

    凌厉的气势之下,年依兰轰然跪在地上,诚惶诚恐,“皇……皇上,依……依兰参见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年依兰出口,饶是声音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不愧是身体里流着南宫家血脉的人。”元德帝锐利的视线凝在年依兰的身上,看着她的打扮,心中怒火更是旺盛,“你外祖母,外祖父为了排除异己,将朕当成刀子使,你也阳奉阴违,本不该出现在这里,却还是出现了,心里又想在朕的眼皮子底下,谋算什么?”

    元德帝话到最后,更是拔高了语调。

    当下,年依兰的身体颤抖得更是厉害,忙的磕着头,“不,依兰不敢,依兰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敢?你南宫家有何不敢的?”元德帝一声轻哼,眸光一凛,“你们南宫家没有一个好东西!呵,朕倒是忘了,你也算是南宫家的,朕处置了南宫家,你有什么看法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