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八零学霸蜜恋攻略〕〔我的魔法时代〕〔富贵盈香〕〔武道天下〕〔特拉福买家俱乐部〕〔韩娱之你的名字〕〔我真是学神〕〔悠闲乡村直播间〕〔凤涅殃〕〔梅琳传奇〕〔钢铁蒸汽与火焰〕〔米奈希尔之力〕〔重生当学神,又又〕〔我家编辑超凶哒〕〔蚀骨危情:陆少,〕〔史上最强小农民〕〔豪门继承人〕〔升级从主播开始〕〔兵器大师〕〔李教授的首尔悠闲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:让她受尽折磨(二更)
    “年玉,你不能……”薛雨柔下意识的道,从年玉的轻笑之间,她当真看到了杀意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那笑里的杀意,仿佛还掺杂了其他的东西,让人心里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此刻,方才一切的得意与疯狂皆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想到年玉刚才说的报仇,还有自己方才那些承认杀了她母亲的话,薛雨柔目光闪了闪,急切之下,忙不迭的开口,“玉儿,我和你母亲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妹,我是你的亲姨娘,你不能杀我!”

    那话,年玉听着,却似听了天大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“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妹?”

    年玉敛眉,突然拔高了语调,“你倒也知道,你和我母亲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姐妹,那你当初竟还那般残忍的给她下毒,看她痛苦而亡?”

    那质问,分外凌厉。

    凌厉的气势之下,薛雨柔的心里更是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望着那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,突然,视线里,只见年玉手一扬,手中尖刺锋利的烛台,亦是被她高高举起。

    薛雨柔心里一紧,看着那烛台朝她落下,仿佛吃人的野兽。

    薛雨柔抬起手,下意识的想避开。

    可腿上受了伤,让她动弹不得,身后是紧闭的门扉,她避无可避,无路可逃,只能生生的任那烛台落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疼痛传来的一刹,薛雨柔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她以为,年玉这一下是要杀了她,可清晰的感受到那疼痛,薛雨柔回神,瞧见手臂上被烛台尖刺刺破的衣裳之下,血肉翻开的惨烈,不由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那血肉翻飞的模样,让她心里的恐惧来得更是浓烈。

    “痛吗?”年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    薛雨柔猛然抬头望着她,看进她的眼里,那一刹,瞧见年玉眼里闪烁的光芒,她才恍然明白了,方才年玉眼里除了杀意之外的东西,究竟是什么!

    她要她死!

    却也不会让她轻易的死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薛雨柔张了张嘴,可刚吐出一个字,年玉却是突然俯身。

    薛雨柔心中恐惧急速上窜,还未来得及防备,女子就伸手,抽出了她发间的簪子。

    顷刻间,薛雨柔一头的青丝散落而下。

    下一瞬,年玉抓着那青丝,用力一拉,那妇人痛呼惊叫之下,便被她拖着到了案台前。

    “今日,你是要来告诉云家人,当年的仇,你已经为他们报了吗?”年玉一把丢开薛雨柔,那薛雨柔一个踉跄,疼痛之下,却丝毫不敢松懈。

    看着年玉拿起了一旁案桌上的香蜡,缓缓点上,复又恭敬的朝着那案台上的灵牌拜了三拜,仿佛是祭奠,可在她的眼里,却是分外诡异。

    薛雨柔目光微漾。

    不错,今日她是来告诉爹娘这好消息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三姨娘,这空白的灵牌,可是我娘亲的?”

    思绪之间,年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薛雨柔一怔,目光闪烁间,年玉锐利的激射而来,那一刹,几乎是下意识的,薛雨柔开口,“是,是她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的又如何?

    看着那空白灵牌,薛雨柔的心里恨意凝聚,依旧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“如此,正好!”年玉说着,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薛雨柔回神,看着年玉将那空白灵牌放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末了,那女子转身,仅是一步,便到了她的面前,顷刻间,那女子又抓起了她的头发,高高的提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年玉,你放开我!”薛雨柔惊叫着,却挣脱不了年玉,越是挣扎,头发撕扯着头皮,越是疼痛。

    年玉冷冷的看着她,丝毫也不理会,宛如对待一个人偶,逼她跪在那空白灵牌之前。

    “你说,如何处置你,才能慰我母亲在天之灵?”

    年玉的声音在薛雨柔的身后冷冷的响起,身后的手,扯着她的发,让她不得不抬着头,而她的眼前,赫然就是那空白的灵牌。

    “年玉,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薛雨柔目光闪烁着,那眼里的恐惧丝毫不假。

    突然而至的求饶,倒是让年玉嘴角一抹轻笑,那鄙夷分毫也没有掩饰,“你错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我错了,玉儿,我当真错了,我当初被恨蒙蔽了双眼,才会害了你的母亲,可我后悔了,我现在真的是后悔了,你放过我好不好,以后……以后我用我的余生,在你母亲的灵牌前忏悔,对,我会忏悔……”

    薛雨柔说着,那眼神里的光亮越发璀璨与急切,“玉儿,我就在这寺庙里,赎我的罪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可好?”年玉眼底一抹清冷,抓着她头发的手更是一用力,“三姨娘这般安排,当真是好,可你方才不是说,要用你这些年偷偷营生赚的银子,好好的过完下半辈子吗?如此在这寺庙里忏悔,怕是会委屈了你!”

    “不,不委屈,一点也不委屈,我心甘情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心甘情愿,可我却心不甘情不愿!”

    没待她说完,年玉拔高了语调,打断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话落之时,手中的烛台一扬,又狠狠的落下,锋利的尖刺,划过薛雨柔的脚踝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痛呼声惊起,下一瞬,另外一直脚踝上,如方才一样,同样的一划,鲜血流出的一刹,脚筋亦是断裂。

    那疼痛,薛雨柔清晰的感受到,如坠地狱。

    浑身的汗水,脸亦是痛得惨白。

    而身后的女子嫌恶的松开了她的发。

    “如此,你便不用想着离开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响起,宛如诡魅。

    薛雨柔身体失了平衡,重重的扑在地上,可她顾不得许多,强撑着身体,转头狠狠瞪着年玉,没了先前求饶的样子,此刻眼里的恨与狠肆意交织,咬牙切齿,“年玉,你不如一刀杀了我!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三姨娘怎么不认错,不求饶了?”年玉轻笑。

    她该是知道,纵然是求饶,认错,自己也不会放过她!

    杀母之仇,不共戴天,她怎能放过杀母仇人呢?

    年玉抬眼,目光落在那空白的灵牌上,眸中的幽光凝聚。

    “三姨娘,我自然不会一刀杀了你,一刀杀了你,终归是太便宜你了,我倒是有个法子,能够让我娘亲看到你的‘忏悔’!我想,她看着,定也会很高兴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