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五十章:夫妻同心(三更)
    而方才,她隐约听见的那些东西……

    就算是断断续续,有些听得并不真切,可有些,却是刻进了她的脑子里。

    她原来竟是不知道,当年,谢运钦和义母的姻缘,也都是在这常太后的算计里!

    而他们口中,当年被云丞相察觉的事,又是什么?

    不止如此……

    谢运钦唤常太后“绣儿”!

    绣……

    想起自己那一夜在破院里里,捡到的那一张绣帕,上面的那一个“绣”字,此刻,她已经确定那绣帕是常太后的,可虽是如此,年玉心中的疑惑,亦是更浓烈了些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竟是有一种感觉,谢运钦唤的这个“绣儿”背后,仿佛藏着什么!

    可藏着的是什么?

    年玉思绪之间,那妇人理好了衣裳,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消失在视线里,年玉依旧在原地。

    回到天灵寺不久,天就亮了。

    一夜未睡的年玉,脑袋里太多的东西,一桩桩,一件件,缠在一起,甚至复杂,她亦是睡不着,只是沐了浴,换了一身衣裳,寺庙里的小沙弥便送来了寺里的早饭。

    刚要用饭,楚倾大步走进了厢房。

    男人一袭黑袍,一身疲惫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,忙的起身相迎,刚到他的面前,那一双长臂便将她揽入了怀中,紧紧的抱着,闻着她身上的芳香,仿佛连夜的疲累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年玉任凭他抱着,脸上,笑意温和,心亦是有暖流流窜。

    “南宫家的事,都料理好了。”楚倾开口,那语气再是平静不过,“昨夜,皇上已经派人,连夜赶去南宫老太爷住的别院,下令赐酒,不过,南宫起却是逃了。”

    年玉听着,眸光微敛。

    不用想,她也知道,昨夜南宫府是怎样的场景,而南宫起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那一抹身影,她不得不承认,那个南宫起在商场上是一个人才,她亦对他有几分欣赏,可是,生在南宫家,他们注定是敌人!

    “逃了……”年玉口中喃喃,“皇上不会让他活着,就算是逃了,在外的日子,他也不好过!”

    一个逃犯,只怕四处都张贴着抓他的告示,那个翩翩公子,会是如何的狼狈?

    “方才,我回来之时,遇见了赵焱,他刚从正殿出来,一脸苍白,不知昨晚,皇上和他相处一夜,又说了什么。”提起赵焱,楚倾眸中的颜色,明显深沉了些。

    说了什么?

    年玉敛眉,却是想着昨夜自己撞见的那一幕,眼底一抹讽刺浅浮,“不管说了什么,恐怕,他们就要按捺不住,昨夜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说话之间,拉着楚倾坐在了饭桌前,准备一道用早饭,一边为楚倾承好了一碗粥,一边正要开口告诉他,昨晚她的发现,门外,一个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瑾儿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人未到,声先至。

    而那声音,房里的二人听着,再是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随着那声音看去,果然瞧见那赵映雪戴着面纱,进了房门,看到楚倾的一刹,赵映雪似乎微微一愣,迅速反应过来,忙的福了福身,“夫君也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可楚倾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理也没有理会,径自吃着面前的粥。

    顿时,赵映雪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,倒是起身招呼道,“姐姐找瑾儿有事?”

    “倒没什么,只是昨夜发生的事……我想着,妹妹别受到了惊吓,所以过来看看,瑾儿妹妹,你没事吧?”赵映雪暗吸了一口气,敛去那一份尴尬,大步迎上前。

    虽是“关心”着“苏瑾儿”,但目光若有似无的,都在楚倾的身上。

    方才,她一出门,就瞧见楚倾进了“苏瑾儿”的厢房,心中嫉妒难掩,楚倾就这么片刻也离不得这苏瑾儿吗?

    嫉妒伴随着气愤,以及心中的不甘,就算是昨夜脸上受了伤,但她还是戴了个面纱,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二人坐在一起,赵映雪心里更是气血翻腾。

    年玉感受着她的“关心”,在她进门的一刹,便对她的目的了然于心,瞥了一眼她脸上的面纱,年玉扯了扯嘴角,“劳烦姐姐关心,瑾儿没事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年玉说着,眉峰却是一皱,“姐姐的脸昨夜伤了,没什么大碍吧?正好,瑾儿这里有些药膏,对于伤疤,最是有用,姐姐是被抓伤,可不要留了疤才好啊,姐姐取下面纱,瑾儿给姐姐抹一些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年玉已经去了一旁,果真从包裹里拿了一个小盒子出来,风风火火的迎着赵映雪而来。

    当下,赵映雪眼底闪过一抹慌乱,想到她脸上昨夜被南宫月抓了留下的伤,她怎能取下面纱,让那模样,被楚倾看着?

    可那“苏瑾儿”却是冲了上来,伸手就要取下她的面纱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映雪后退了一步,护着脸上的面纱,目光闪了闪,“不用了,我方才已经抹了药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?别的药,可比不上我这个!”年玉满脸真切,“我还是替你抹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……”赵映雪心里更是慌了,看着那“苏瑾儿”,心中如何不知道她是故意的?

    她的药?

    只怕她的药,能够让她一张脸都毁了!

    可现在,她一片“好意”,逼着她而来,若是楚倾不在这里,她大可一巴掌打过去,还了她的算计,可偏偏,楚倾在,而自己还是为着楚倾而来……

    “瑾儿要替你擦擦,你就让她擦擦吧!”

    突然,那一直沉默着的男人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赵映雪身体一怔,“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关心她,她关心你,礼尚往来,有何不妥吗?”楚倾抬眼,看向赵映雪,那眸中的清冷,似乎夹杂了几分不悦。

    那一刹,赵映雪后悔了,后悔方才冲动之下,进了这门。

    此刻,倒有些想是羊入虎口。

    “对啊,对啊,礼尚往来,瑾儿也希望姐姐脸上的伤,快些好,不然,始终戴着这面纱,夫君看着,也会心疼!”年玉说着,煞有其事的看了楚倾一眼,正触碰到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那一个眼神交换间,年玉丝毫也没有掩饰她对楚倾方才这助攻的满意。

    这便是夫妻同心,不是吗?

    而这赵映雪……

    撞上门来,找虐,她怎能不好好招待她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