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:真相竟是这样(三更)
    年玉比赵映雪先一步回到大将军府。

    赵映雪一回府,便将自己关在院子里,似乎从南宫月和年依兰身上找来的痛快,不过是几日的时间,就被脸上的酥麻痒痛折磨得尽数消散。

    回大将军府之前,赵映雪特意去看了大夫,大夫只说,那脸上的红点是伤口不洁所致,甚至连中毒都看不出来,更别说能有什么法子,将这些红点给治愈了。

    连看了几个大夫,皆是如此的说法,赵映雪心里愤恨至极,回了大将军府,日日看着镜子里那丝毫也不见好的伤口,还有那伤口周围不断扩张的红点,丁点儿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接连好些时日,赵映雪都没有出门,亦不敢让人靠近,但那院子里伺候的人,每日都能听见少夫人在房间里摔东西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那院子里的动静,年玉看着,心里了然,却不动神色,似在等着什么。

    一月之后的一日,一封信,送到了大将军府年玉的手里,上面的字迹,年玉甚是熟悉,那是赵逸的字,如今,他已经在东黎国,而信上的内容,年玉看着,脸上一抹笑意绽放。

    “已经准备好了吗?”年玉敛眉,将那信纸放在了烛火之上,任凭烛火将那信纸吞噬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既然准备好了,那便只等着他们的耐不住了!

    而那让他们耐不住的最后一把火……

    年玉想着信上末尾,赵逸交代的事,眼底幽光流转。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年玉低低的开口,问着身旁的林伯。

    “已经安排好住了下来,地方很隐蔽,不会被人发现,小姐是要……”林伯试探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今夜,该去看看她。”

    年玉拍了拍手上的灰尘,转身,缓缓到了房间之外,看着天上的云彩,一双眸中,清澈间,却难掩深沉。

    刚入了夜,年玉和将军夫人一道用了晚饭,寒暄了几句,便回了房间,夜深人静之时,一抹身影,悄然出了大将军府,在隔壁的街巷里,才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徐徐而行,到了一处停下,年玉看了一眼面前的宅门,敲了几下,里面便有人开门,看到年玉,恭敬的行了个礼,什么也没说,便引着她,绕过几条回廊,到了一个院内。

    这地方,正是上次安置宇文皇后和赵逸的地方。

    年玉到了门口,敲响房门,很快,里面的人便开了门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来开门之人,微微一怔,忙的想要行礼,可她刚有所动作,妇人便扶住了她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妇人开口,眼神里,严肃,亦是温和。

    年玉对上她的眼,进了房门,那妇人亲自关上房门,年玉才重新福身行礼,“玉儿参见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听着,嘴角却是浅扬起一抹讽刺,“皇后娘娘?呵,这个称呼,现在听着,倒有些恍如隔世了,罢了,宇文皇后已经死了,这北齐,已经没有宇文皇后,所以,玉儿,见到我,也不必如以前那般,现在,我只是赵逸的母亲,你既是逸儿的表妹,那便唤我一声姑姑如何?”

    姑姑?

    年玉微怔。

    皇后终究是皇后,她怎能越距?

    可看着她眼里的真切与平静,年玉犹豫片刻,脸上亦是绽放出一抹笑容,打消了推拒的念头,再次福了福身,“玉儿问姑姑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当真是好,这一声姑姑听着,我心里也是舒服,也难怪清河要收你做义女,待你如女儿一般了。”宇文皇后笑道,拉着年玉的手,到了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眼前的妇人,那骨子里的贵气仍在,可隐约之间,却是多了许多旁的东西,不似以前那般高不可攀,反倒越发让人亲近许多。

    是因为那一场大火吗?

    年玉敛眉,心里了然。

    想到什么,年玉对上宇文馨的眼,“玉儿没想到,姑姑会亲自从东黎赶过来,劳烦姑姑舟车劳顿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你信上所问,我如何能不赶过来?本来,那时我也是不想离开这里,对付那个女人,有些东西,我必须在才行,当时,是我心里放心不下逸儿一人,此番看到你的信,正好,我也便回来了,不过,我没想到,你竟是发现了那个女人的端倪……”宇文馨看着年玉,眼里尽是赞许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阴差阳错罢了,那常太后……”年玉脑海中浮现出那素衣妇人的模样,话锋一顿,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了些,“那阿绣,和常太后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阿绣……”似乎提到这个名字,宇文馨的眼里也有一抹异样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阿绣和常凝,本是同胞姐妹,可南越皇室的规矩,双生子,无论男女,皆只能留一人,阿绣是小的那一个,自然也是被舍弃的那一个,可有人终究是不忍心,留下了那一条命,可她却如影子一般活着,不为外人所知。

    我认识阿绣,这来了北齐之后,她本是一个天真烂漫,无欲无求的女子,她的眼里,只有姐姐常凝,她那纯澈无暇的模样,饶是我一个女人都十分喜欢,更何况是皇上?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说着,眸光幽远,仿佛陷入了回忆中。

    年玉听着,却是皱眉。

    皇上……

    当今的皇上吗?

    原来,那些流传的佳话里,竟是有假!

    都说皇上和先帝同时喜欢上了常凝公主,却没想到……竟是这般吗?

    而那如今那个常太后……

    年玉敛眉,直觉告诉她,那事实的真相定会让她震惊。

    “皇上迷恋着她,可纵然是迷恋她,那是还是王爷的皇上,也不得不娶了我,而先帝则是娶了常凝,我以为,皇上在和我成婚之后,会想方设法让阿绣成为侧妃,那时,我亦是能够接受和那样一个女子共侍一夫,可哪里曾想到,阿绣的眼睛从来都不在皇上的身上,她想要的,是先帝……不,不是先帝,而是先帝身旁高高在上的位置,所以,阿绣便死了!”

    宇文皇后说到此,话锋一顿,那眸中,瞬间有一抹凌厉骤起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阿绣便死了……

    年玉脑中回荡着这句话,聪明如她,当下就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真正死的人不是阿绣,是常凝,而那之后的常凝公主,长乐殿里的那个妇人,一直都是阿绣,对不对?”年玉难掩震惊,她怎么也没想到,那常太后的本来面目,竟是这般。

    而她和谢运钦……

    还有他们口中那个皇上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事情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