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:奸情暴露
    年玉看着,余光若有似无的留意着常太后,不愿错过她的每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那故事,说简单也简单,说复杂也复杂。

    统归是一男两女,有缠绵悱恻,有分离诀别,更有阴谋算计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,不知为何,总是觉得那故事之间,夹杂了那么一丝怪异,可到底是哪里怪异,却又都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人群里,谢运钦不知何时,脸色已经大变,随着那故事的进展,渐渐的,脸上竟透了一丝薄汗。

    而坐在元德帝身旁的常太后,原本神色间的无欲淡然,隐隐惊起了波澜,攥着佛珠的手不安的将佛珠握得更紧,年玉看着,嘴角微扬,心中讽刺,开始紧张了吗?

    既然开始紧张了,那便证明,这妇人已看出来了!

    这一出花灯舞里的故事,别人看不真切,可她常太后是老练精明,又是那故事其中的主角,又怎会不明白呢?

    她和谢运钦,南越相识,私定终身,可后来她来了北齐,他追着而来,再到他们设计,让谢运钦对清河长公主以情相诱,一步一步,二人表面上毫无交集,实际上,一直暗通款曲,那些藏在暗处的污秽,都在那花灯舞里。

    那故事被舞姬们演绎得再是真切不过,故事越是往后,常太后心里越是不安起来,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元德帝和清河长公主,只见元德帝目光在那些舞姬身上,探不出丝毫情绪,而清河长公主……

    那一袭华贵的妇人,却是微皱着眉。

    突然,清河长公主脸上扯出一抹笑容,低低一声轻叹,“这次的花灯舞,果真是非比寻常,太后皇嫂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那故事里,前面的一节,她是陌生的,她以为不过是个男女之间的悲惨虐恋,可直到那男子遇见第二个富家女子,后面的许多东西,她都似成相识,虽然故事里男男女女的身份不同,却依旧像极了她和谢运钦的许多事。

    那时,才恍然发现,原来,这故事里,悲惨的不是先前那个女子!

    “清河多心了,这次花灯舞,我让她们去排练,没想到,到最后竟是这个样子,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,也都怪我,一天只顾着诵经礼佛,却连事先看一遍也不曾,都还跳什么?还不快停下,都退下去!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常太后竟是拔高了语调。

    那一声令下,那些舞姬一怔,忙战战兢兢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一呵斥,在场其他的官员夫人也都不由微微一愣,这花灯舞分明跳得好好的,舞姬个个出色,那故事也是精彩得很,他们正看到兴头处,可为何……

    回想起刚才那花灯舞里讲的故事,瞬间,好些人似乎都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难怪他们方才觉得,那故事里透了几分怪异,却原来……

    故事里,富家女子为了男子违逆家族,不惜私奔的那一段,可不像极了清河长公主当年和谢丞相……

    众人心中一惊,都不约而同的看向清河长公主。

    只见清河长公主脸上淡淡的笑着,不似有怒。

    那些舞姬正要走,清河长公主却突然开口,“慢着,本宫倒觉得,舞姬们跳得极好,太后皇嫂选这一个故事,也是用心别致,清河正看得尽兴呢,如此中断了,岂不是可惜,皇兄,你说呢?”

    清河看向元德帝。

    “跳,继续接着刚才的跳,清河正看得尽兴,朕又何尝不是?今日这花灯舞,果真是别有一番风味,谁敢停下,朕就砍了谁的脑袋!”

    元德帝一字一句,掷地有声,那浑身散发的帝王威仪,舞姬们都是一颤,丝毫也不敢怠慢,立即接着刚才继续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这一切,目光里,那素衣妇人的脸上分明有一抹慌乱浮现,而那谢运钦……那男人不自觉的擦着脸上的汗水,目光闪烁间,不安来得更是浓烈。

    呵,他们都该没想到,他们来往那般隐秘,今日,这些事情竟会暴露了出来吗?

    而他们的事情,若是见了光,那后果……

    那两人,都是聪明人,心中自是明白后果如何。

    “谢丞相,你觉得这花灯舞如何?”

    那花灯舞继续着,突然,元德帝开口,锐利的视线落在谢运钦的身上。

    谢运钦身体一颤,忙的起身,从座位上出来,跪在了一旁,“皇……皇上,臣……臣愚笨,不会欣赏如此的风雅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欣赏?”

    谢运钦话刚落,元德帝便一声轻哼,语气里的不悦,连带着在场的人都不由心里一惊,甚至连舞姬们的舞步,也有些不稳,可似乎察觉到舞姬们的失神,元德帝锐利的目光一扫而过,“给朕跳,好好的跳!”

    那凌厉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舞姬们如履薄冰,谢运钦更是诚惶诚恐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寻常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皇上对清河长公主这个妹妹甚是疼爱,他们都隐约看出,这花灯舞的故事里,影射了谢丞相和清河长公主,皇上又怎会看不出来?

    若那份影射是真,谢丞相从接近清河长公主开始,不就是处心积虑的利用吗?

    皇上知道自己的妹妹这般被利用感情,这般被他谢运钦玩弄于鼓掌之间,怎会不怒?

    “谢运钦,朕再问你,你觉得这花灯舞如何?”元德帝再次开口,越发拔高了语调。

    谢运钦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,汗水一滴滴的落在地上,“臣……这花灯舞,舞姬是用了心思的,舞步婀娜……甚是优美。”

    可他如此的敷衍,让元德帝更是不悦。

    “那这花灯舞里的故事呢?”元德帝眸子眯了眯,眼底的怒气,似瞬间即要烧了出来。

    故事……

    感受到元德帝的怒意,谢运钦目光闪烁着,更是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他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此刻,他想向常太后求助,可理智却告诉他,不能!

    突然,想到什么,谢运钦下意识的抬眼,看向清河长公主,“清河……清河比臣懂得欣赏,清河,你快说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丞相,清河二字,岂是你叫的?”

    谢运钦还未说完,清河长公主便打断了他的话,那语气里的冷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可那张脸上却依旧是淡淡的笑着,清河看着那跪在地上的人,一字一句,“本宫也想知道,那花灯舞的故事里,那两个女人到底是谁!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