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:如此羞辱她!
    一个是她,那么另外一个……

    不只是清河长公主,几乎在场的每一个都想知道,这个故事里那一男二女,在这现实之中,到底又是怎样的关联。

    这一问,跪在地上的谢运钦一愣,他以为,清河会帮他说说话,可此刻才发现,不过是自己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以清河的聪明,怕也将他们二人对应在了故事之中,而那故事里,男人对女人的利用,清河又怎会帮自己?

    方才心中升起的希望瞬间破灭,谢运钦心里更是慌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……

    他怎敢将她暴露出来?

    若是暴露出来,一切当真就铁板钉钉,再也毫无回旋的余地!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谢运钦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,他不能急,亦不能慌,不过是一个“杜撰”的故事,有些相似罢了,引人遐想,却并没有真的指名道姓,不是吗?

    只要他不承认,谁又能奈他何?

    “谢丞相,可以说来听听的吧!还是,那其中有人,是你不敢说出来的?”清河长公主再次开口,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臣……臣不知,臣并非编这故事的人,着实不知道故事里的人,到底是谁?”谢运钦暗吸了一口气,低垂着头,不敢去看那几道凌厉的视线。

    可他这般的逃避,元德帝和清河长公主又怎会满意?

    年玉看着,这谢运钦的逃避,亦在她的意料之中,不过……

    逃避吗?

    今日这事,他们纵然是想逃,也休想如意!

    正在那诡异的气氛之中,另外几个舞姬鱼贯而入,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提着一个花灯,灯中的火光映在灯罩上,那一个个的“绣”字,映得人眼花缭乱,却分外清晰。

    而那“绣”字出现的一刹,在场的好几个人,脸色都瞬间变了。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原本浅笑着的脸上,笑容赫然僵住。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一个身影,那个“绣”是她吗?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清河长公主看向了元德帝,目光之中,元德帝的目光亦是一瞬不转的在那些舞姬手中的花灯之上,那双眼里,似有太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当下,清河长公主便知道,他们都想到了那个女人!

    她……

    阿绣……

    可怎么会?

    谢运钦怎么会和她有关联?

    她是那般纯澈无暇,可那故事里的那个女子,却是深谙谋算,又和谢运钦暗通款曲……

    况且,她已经死了多年了,不是吗?

    又怎么会和谢运钦……

    正思绪之间,空气里,滴答的声音传来,在场的人皆是看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,只瞧见那一袭素衣的常太后脸色铁青,而那声音,正是她手中的佛珠断裂,滴滴答答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放……放肆……放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那素衣妇人赫然起身,大步走到舞姬之间,疯狂的夺了舞姬手中的花灯,狠狠的摔在地上,破了的花灯,被火苗点燃,片刻,周围四处,皆是火苗燃起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,在场的人谁也无法顾及那些火,只是看着那火光中央的妇人。

    平日里,他们都只见着她温柔宽厚的模样,可此刻的她,那脸上的愤怒与凌厉,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怎能如此……如此羞辱她啊!”常太后一字一句,几乎吼了出来,仿佛受了巨大的冲击,整个身体一晃,下一瞬,竟是朝着地上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母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后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在场的人一团混乱。

    赵焱顾不得其他,立即冲上前,在常太后倒地的一瞬,将那妇人扶住,妇人倒在他的身上,可纵使如此,那妇人紧闭着双眼,终究还是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母后,母后你醒醒……”赵焱满脸焦急,无措之间,看向元德帝,“皇上,母后她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他也不知道,母后为何会如此激动,而刚才发生的一切,他的脑中也有太多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将太后送回长乐殿,立即传太医。”元德帝冷声道,那眸中怒气未消,话落,一甩衣袖,正要走,却似想到什么,停下脚步,目光落在谢运钦的身上,“你,自己去御书房外跪着,今日之事,你若不给朕和清河长公主一个交代,休想如此了了!”

    话落,元德帝没再理会众人,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而那命令之下,谢运钦浑身颤抖得更是厉害。

    交代?

    他该怎么交代?

    而常太后刚才的反应,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谢运钦脑袋快速的转动着。

    元德帝刚走,清河长公主亦是起身,脑海中许多的东西盘旋,在看到那一个“绣”字之后,似乎整个人就在恍惚之中,还有刚才常太后激动质问,亦是在她脑中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此刻,她的眼前似乎有太多的东西,却总是隔着一层纱,让人看不真切,却又似轻轻一触碰,那些看不清的东西,就会拨云见日,但若真要去触碰,她的心里竟有一丝惧意,仿佛那轻纱之后的真相,太过伤人,让人无法接受!

    “清……清河。”

    清河长公主听见那声音,身体一怔,可那一刹,她却没有停下脚步,大步离开御花园,径自朝着长乐殿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御花园的众人,目送着那几个尊贵的身影而去,对于方才常太后的反应,每个人的心里都是疑惑。

    羞辱她……

    她口中的“她”,又指的是谁?

    莫不是那故事里,除了清河长公主之外,另外的一个女子?

    当下,有人意识到这点,心中不免更是惊诧。

    而常太后方才的举动,年玉看着,眼底不由一抹讽刺,倒有些佩服起那素衣妇人来。

    她方才那愤怒的指责,是“姐姐”对已故“妹妹”的维护吗?

    甚至气得,昏死过去了呢!

    呵,那声情并茂的表演,着实是精彩!

    可惜,假的终究是假的!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一个个燃烧的火堆,那些“绣”字,早就在火中化为灰烬,常太后以昏厥来应对这一切,可她就不信,她能一直昏下去。

    今日这一把火,已经烧了起来,点燃了皇上心中的疑惑,那个帝王,又怎会不循着这些火苗,继续探究下去?

    皇上和清河长公主,都是往长乐殿的方向去了,不是吗?

    而她,更是想看看,那常太后还能怎样继续将这一场戏演下去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