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:亲眼看见(一更)
    将军夫人看了一眼两个女人,犹豫之下,终究还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此事尘埃落定,赵映雪心里的欢喜,纵然是戴着面纱,亦难遮掩,年玉看着,面上也自是欢喜不过,仿佛当真如赵映雪所想的那般,意图通过此事迎合楚倾,在楚倾那里邀功。

    而心里,却是另外一番光景。

    一切合了赵映雪的意,又何尝不是合了她的意?

    翌日一早,年玉就让人找来了工匠,开始着手修整书房的事。

    一连许多时日,年玉多数的时间都在书房里,只要是有人的时候,她都是寸步不离,赵映雪以为,她早早可以得了机会,去将那东西拿出来,却没想到,那苏瑾儿像个门神一样,日日坐镇书房,她竟是找不到半分空隙。

    直到这一日,下午临近傍晚,大将军府来了一个人,才让她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“当真是苏九爷?”赵映雪有些惊诧。

    想着赵焱之前说的话,他果然回顺天府了,甚至比赵焱所说的日期还要早些,呵,看来,那苏家也是得到了皇上要封赏的消息,巴不得早些受封受赏吧!

    可惜……

    若苏瑾儿犯下了这个错,那苏家封赏之事,怕不能再如他们的意愿来了!

    封赏便变成了获罪……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苏九爷,也自是记得,不会认错的,那就是苏九爷。”回答的,是秋笛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小姐让她留意着府上的动静,却不知是要做什么,她总是觉得,小姐这些时日越发的奇怪了,仿佛是在谋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苏九爷来了,可有人招待?”赵映雪敛眉。

    “方才小少夫人已经去了厅里,想来是去招待兄长了。”秋笛回禀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赵映雪心里一喜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,终于看到了可钻的空子。

    本是想吩咐秋笛什么,赵映雪看了秋笛一眼,却是打消了念头,收回视线之时,那神色间,添了几分清冷,淡淡的对秋笛吩咐道,“身为主人,我自然也该去招呼招呼客人,你就在这院子里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秋笛领命。

    看着自家小姐出了房间,离开了院子,不知为何,秋笛的心里,竟是有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小姐到底在谋算什么?

    秋笛咬着唇,她是越发看不懂小姐了,沉吟半响,秋笛终究还是出了门,悄然跟在了小姐的身后。

    赵映雪一路出了院子,却并非是去厅里的方向,而是朝着清雅小筑而去,这个发现,更是让秋笛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赵映雪到了清雅小筑外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工匠们都已经离开院子,原本这清雅小筑里伺候的人就不多,因着年玉去见苏九爷,带走了林伯和几个伺候的丫鬟,整个清雅小筑内,恍若无人。

    赵映雪察觉到此,心里更是一喜。

    这不是连老天都在给她机会吗?

    几乎是想也没想,赵映雪直接去了书房,许是情急,竟也没发现,房门没关严,只是虚掩着,匆匆的循着那一日书房失火,她所见到的,走到了书桌后,伸手触碰到一个机关,微微一碰,那书架后,一个暗格便打开。

    那暗格里,赫然就是那日楚倾紧张的拿着的那个锦盒。

    赵映雪咬着唇,压着心中的激动,将那锦盒打开,看到里面的东西,甚至连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令牌……

    这令牌,能调动整个顺天府的禁卫军,不止如此,神策营的兵力,也一并听从这枚令牌的号令,她苏瑾儿偷了整个,再交于苏九爷,呵,那可好看了!

    赵映雪思绪着,眼底凝聚起一抹狠意,迅速将那令牌从锦盒里拿出来,又将空了的锦盒放回了暗格之中。

    握着手中的令牌,赵映雪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现在,她只需要将这令牌嫁祸到苏瑾儿的身上,再等东窗事发……

    此刻,她似乎能够看到苏瑾儿,被抓了现行时,百口莫辩的模样!

    那个女人……和她斗,最终只有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自己这一招,足以让苏瑾儿致命吧!

    利落的将令牌揣在了怀里,赵映雪迅速出了书房,直到人出了清雅小筑,小筑内,一个隐蔽的地方,秋笛站在那里,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小姐……小姐偷了枢密使大人的东西?!

    就算是隔了一定的距离,她也看清了她揣进怀里之物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令牌,不止如此……

    脑海里回荡着刚才小姐那眼里的凶狠,秋笛此刻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小姐性情大变,可方才那一刹,她竟真真觉得,那个人,不是小姐!

    而她偷了枢密使大人的令牌,又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”秋笛口中不断的喃喃,目光闪烁间,一张脸苍白无色。

    此刻,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她所看到的,要告诉枢密使大人的吗?

    可若是告诉了,那小姐……

    秋笛不知是如何走出的清雅小筑,回到院子里,秋笛却是不敢去小姐的房间,所幸,赵映雪回了房间之后,手中拿着那令牌,满心欢喜的想着接下来的谋划,无暇顾及其他。

    更是不知,此刻,大将军府的花厅里。

    年玉和苏九爷相对而坐,年玉一脸笑意,许久,苏九爷的视线都在年玉那含笑的脸上,突然,林伯进了厅里,低低的在年玉耳边说了什么,年玉听着,眉峰一挑,瞬间,脸上的笑意更是意味深长了些。

    “呵,看来,林伯跟着你,倒成了你的人了,对我这个老主顾,也是生疏了。”苏九爷喝下杯盏中的酒,一开口,竟是透了几分酸意。

    年玉听着,看了一眼林伯,见林伯神色有些尴尬,年玉呵呵一笑,拿了酒瓶,继续替苏九爷将杯中的酒填满,“九哥,你喝下的明明是酒,怎么却好像,喝下的是醋?你让林伯听我吩咐,他也是在按照你说的做不是?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这番说辞,苏九爷不由一笑,竟不知如何应对,“你啊你,我是说不过你,不过,看样子,方才是得了什么好消息吗?”

    苏九爷端着酒杯,浅抿着酒,看着年玉,一脸好奇。

    想着刚才得到的消息,年玉眼里更添了几分诡谲,“好消息,自是好消息,今日,九哥你来,就注定是有好消息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