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古武医少〕〔我有一座恐怖屋〕〔伏波〕〔一切从泰坦尼克号〕〔港黑甜心,被迫营〕〔刺激英雄〕〔聊斋之问道天涯〕〔末日游戏之暴力狂〕〔带个卤蛋闯斗罗〕〔穿越诸天西幻〕〔农民大明星〕〔灵气复苏之我是女〕〔精灵狡诈真不是我〕〔穿越从科研开始〕〔我有两个聊天群〕〔镇神司〕〔在曹魏打工的日子〕〔穿越明朝小王侯〕〔海贼老大团灭后就〕〔吃鸡之噩梦玩家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:是来杀她的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年玉身体一晃,似被他的一番质问,问得哑口无言,更是无措起来,突然,年玉轻声一笑,眼里染了几分绝望,“好,既然你如此不信我,那便将我送去皇上处置便是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行!”

    年玉话刚落,将军夫人便急切的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看向将军夫人,赵映雪亦是皱了眉,只见将军夫人大步走到苏瑾儿的身旁,满脸严肃。

    当下,赵映雪就意识到不好,果然,将军夫人随即便开口,“子冉,她终归是将军府的人,如今身子非比寻常,交送皇上处置,我看是为时尚早了些,不如就关在大将军府里,待她承认了,或者,事情再做个周密调查,谁也不会冤枉了去,到时候再做打算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将军夫人终究还是顾着她肚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赵映雪看着,心里急了,“兹事体大,若她一直矢口否认,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那就当真是有冤情!”没待她说完,将军夫人便打断她的话,说话间,亦是一眼看向赵映雪,那目光,竟是让她心里一颤。

    赵映雪心中咯噔一下,不由暗自低咒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个情况,若自己再说什么,更是讨不到好,暗吸了一口气,便也只能接受,“那就听婆婆的。”

    关在将军府里吗?

    呵,关在将军府里,那她亦是有关在将军府里的打算,左右不会让她苏瑾儿全身而退!

    仅是一瞬,赵映雪便挥开了方才的失落,心里的盘算,亦是越发狠毒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之中,小少夫人终究还是在枢密使大人的愤怒之下,被关进了柴房,苏九爷亦是被送进了先前所住的厢房里,特意安排了侍卫,严加看管。

    这一日,整个大将军府都闭着门,谁也不准出入,里面发生的一切,外面都无法知晓。

    赵映雪所住的院子里,今日的她,觉得一切都好极了,心神开阔,甚至连空气都格外的好闻,没有如往日一般在房间里待着,赵映雪吩咐人在院子里,置了茶水点心,一个人吃着品着,亦是格外享受。

    “枢密使大人呢?可回来了?”眼看着天就要黑了,赵映雪想到什么,随口问了一声身旁伺候的丫鬟。

    “还没回来,不过,方才大将军回来了,去了夫人那里,想来该是陪夫人用晚饭。”那丫鬟回禀道。

    还没回来吗?

    今晚,楚倾必是要回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今日一早,楚倾下令将苏瑾儿关进柴房时留下的话,赵映雪甚至觉得手中的这杯茶,比香醇的酒还怡人。

    他说,今晚回来,再审苏瑾儿。

    呵,可若是苏瑾儿畏罪自杀,那一切不就尘埃落定了?

    在她犯了这样大的错事之下,楚倾有的只会是愤怒,又哪里会继续追查什么?

    至于苏家……

    苏瑾儿认了罪,不就等于是苏家认了罪吗?

    赵映雪看了一眼天色,浅抿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,缓缓起身,回了房间之后,再出来之时,天已经全黑了,换了一身深色衣裳的她,悄然隐没在黑暗里,朝着柴房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她一路小心翼翼,却依旧没有发现,在她出了柴房之后,秋笛也悄悄的跟在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夜色里,整个大将军府都格外的静。

    赵映雪到了柴房,柴房外,正是侍卫交班的时候,几个侍卫在一旁说着什么,赵映雪见此机会,立即趁着他们没注意的空档,悄然进了柴房。

    柴房里,只是微弱的烛光。

    赵映雪一进门,就瞧见了坐在矮凳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而听到动静,那坐着的女人也是朝门口看了一眼,看到赵映雪,年玉眼里迅速积起一阵风云,“是你,是你对不对?”

    赵映雪听着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我?瑾儿妹妹这没来由的话,我可是听不明白。”赵映雪缓缓上前,目光一瞬也没有从“苏瑾儿”的身上移开,仿佛她此刻落败之时的任何表情,她都不愿错过。

    “听不明白?我看,你怕是高兴得很!”年玉迎着她的视线,此刻的她,看着赵映雪的得意,更在继续助长着她的得意。

    那番得意之下,必是要忘形的不是?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目的,年玉看赵映雪的眼神,更是不甘与怨恨,“你现在是来做什么?看我的笑话?哼,我告诉你,子冉只是一时被怒火蒙蔽,今晚,他会再审,我定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定能什么定能?”赵映雪打断她的话,几分得意,几分不屑。

    她以为,她苏瑾儿还有机会等到清白那天吗?

    意味深长的看了苏瑾儿一眼,赵映雪呵呵一笑,倒也不愿如方才那般假模假式的否认什么,“苏瑾儿啊苏瑾儿,你现在这个模样,我看着,确实是高兴,你可知道,以往我任凭你拿捏,那所有的憋屈是怎样的滋味儿?你现在可感受到了?那滋味儿,可好受?”

    “呵,果然……果然是你!”年玉眸子一眯,“你也知道你以往任凭我拿捏,可这一次,你竟……呵,你怎变得这么聪明,想到这般来害我,这不是你的主意吧?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年玉的语气里带了几分肯定。

    赵映雪一愣,想到这主意的出处,心中的得意更是高涨,“是不是我的主意又如何?只要能让你苏瑾儿再无翻身之地,一切就足够了,不是吗?再说,那令牌,我不过是借用一番,现在已经回到了楚倾的手上,左右不会如他所愿,让他给利用了!”

    心里已经将眼前的女人看作了将死之人,赵映雪亦丝毫没了顾忌。

    左右就算是自己如此说,她苏瑾儿也不会知道,她所指的人是赵焱不是?

    可她哪里又知道,就算她不提,面前的女人也知道,她背后之人是谁,而在她将这一句话说出之后,年玉瞬间便肯定了赵焱的意图。

    他的目的,果然就是可以调动禁军和神策营的令牌吗?

    既然如此……

    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年玉轻笑了起来,目光亦是一瞬不转的看着赵映雪,那笑声,在空气里回荡,赵映雪听着,脸色更是一沉,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笑什么?你会不知道吗?”年玉淡淡开口,迎着赵映雪的视线,瞧见赵映雪眼里瞬间积起的狠辣,“今夜,你是来杀我的,对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噬神纵天〕〔大宇微尘〕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曜天之刃〕〔以情为陷:总裁的〕〔大道纪〕〔误入歧途苏玥〕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一世巅峰〕〔林辛言宗景灏免费〕〔江唯林南烟〕〔初笺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