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抗战之铁血山河〕〔陆淮左〕〔十亿次拔刀〕〔重生后我躺在皇叔〕〔锦瑟无央〕〔天后的绯闻老爸〕〔阿左〕〔结婚是门玄学〕〔飨桑〕〔重生之巨变〕〔我的系统平平无奇〕〔开局签到苍天霸体〕〔陆淮〕〔我靠和霍少恋爱续〕〔不和豪门大佬恋爱〕〔时光因你而甜〕〔蒸汽时代的旁门剑〕〔不和豪门大佬恋爱〕〔他命中缺糖〕〔团宠大佬她马甲又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:墓前揭穿
    马车外,风吹来,格外森冷。

    夜色里,一辆马车停在那里。

    马车旁,女子静静的坐着,带着的围帽从头而下,将她的脸牢牢遮住。

    女子面前不远处,正是一座坟墓,那坟墓修得极好,墓碑上,“赵映雪”几个大字,赫然醒目。

    而就在那墓碑前,一个麻袋横在那里,已经有好些时候,里面都没有丝毫动静,而那坐在坟前的女子,却也不急,只是静静的等着,可越是这样的静,越是让空气里透了一股诡异。

    突然,那麻袋终于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里面的赵映雪初醒来,便感受到一阵疼痛从后脑勺传来,微微一皱眉,脑海里,意识涣散前,听到的那个声音,让她瞬间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年玉……

    那是年玉的声音!

    那声音,她怎么也不会认错!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?

    年玉分明已经死了不是吗?

    她亲眼确认了那尸体!

    可……亲眼确认了吗?

    想到那日她看到那尸体的情形,那张脸面目全非……

    面目全非……

    突然,似乎想到什么,赵映雪心里一怔,脑袋片刻空白。

    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赵映雪口中喃喃,就连赵焱身旁的墨书也是确认了的,那年玉,不可能没有死。

    可那声音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既然她没有听错,那或许……或许是那苏瑾儿也是学了年玉的声音,赵映雪如是想着,心里明明知道这个可能性有多么的站不住脚,她的依然期望那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醒了吗?”

    正思绪之间,年玉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那麻袋里的女人明显一惊,那声音宛如恶魔一般,让赵映雪心里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你到底是谁?”赵映雪急切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呵,那你又是谁?”年玉低低一声轻笑,不答反问,“年玉吗?”

    赵映雪一怔,目光闪了闪,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“对,我是年玉,我是楚倾的妻子,苏瑾儿,你这贱人,你快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放你出来?放你出来继续杀我吗?呵,你当我是傻子不成?”年玉说着,目光从那麻袋上,缓缓看向面前的坟墓,“再说了,我若真的放你出来,怕也是会吓着你。”

    吓着她……

    她什么意思?

    赵映雪还未来得及多问,便听得一阵脚步声传来,那脚步声在这寂静之中分外清晰,赵映雪甚至分辨得出来人是谁。

    当下,赵映雪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楚倾……

    “楚倾……楚倾……你快让这个女人放了我,我不过是念在姐妹一场,去柴房看看她,谁料……谁料遇见她逃跑,这个女人狡猾……”赵映雪急切的道,甚至刻意忘记了方才在柴房里看到的银色面具,那个打晕了她的人,就是楚倾啊!

    这慌乱无措的反应,颠倒是非,胡编乱造的一番言辞,不只是楚倾,连年玉的眼底都闪过一丝不屑,而跟着楚倾来的秋笛,听见那麻袋里传出来的声音,心中一惊,没弄清怎么回事的她,下意识的唤出声来,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秋笛的轻唤,赵映雪没有理会,倒是年玉闻声,不由转眼看了一眼跟在楚倾身后的女子。

    只见秋笛眼里闪过一抹急切,下一瞬,竟是突然跪在了地上,“大人,拿了令牌的是奴婢,不是我家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那么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秋笛话还未说完,年玉便冷声打断她的话。

    她如何不知道这丫头护主的心思?

    她这般护着赵映雪,可不就是在护着她吗?

    年玉的声音,让秋笛一怔,下意识的看向了那个坐在墓碑前不远处的女人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怎么也是小姐的声音?

    秋笛定定的看着那女子,此刻的她脑中一片混沌,眼前的一切,越发让她看不透了。

    而年玉,此刻也无暇顾及她,收回视线,年玉赫然起身,大步走到了那麻袋旁,蹲下身子,手中的匕首一扬,下一瞬,绳子被割断,麻袋松了,里面的女人瞬间挣开了布袋,入眼的夜色,让她皱眉。

    “可认识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赵映雪还未看清一切,身旁,女人的声音响起,几乎是下意识的,赵映雪转眼看向那女人,只见围帽的轻纱遮住了她的脸,而她在她的面前缓缓抬手,“你应该看看那里……”

    仿佛是受了眸中魔力控制,赵映雪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过去,适应了黑暗的双眼只见一个墓碑,上面的几个字映入眼帘,那一刹,她瞬间懵了。

    “呵,你死之后,可来过这里?”年玉淡淡的开口,语气里难掩讽刺,倒也没有期望她回答,径自继续道,“应该是没来过吧,自己祭拜自己,听来也是有些怪异,再说,你本是那般尊贵的一个人,之后被毁了清白,又是那么讨厌这个身份,好不容易摆脱了以前的一切,得到了新生,你又怎会到这里来追溯过往?不过,这坟墓倒经常有人祭拜打扫着,想来是晋王和晋王妃思女心切,时常来看你吧!可他们知道吗?”

    年玉看着赵映雪,想将她每一个表情都看清楚。

    在她提到晋王夫妇之时,赵映雪的眼里明显有一丝愧疚,但也仅仅是一瞬,便被别的东西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!”赵映雪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听不懂?”年玉轻笑,“人都说,晋王府的映雪郡主是个聪慧的人,怎么就笨了傻了呢?可说你笨了傻了,你却如此处心积虑,用这么一出假死脱壳的计谋,摇身一变,成了另外一个人,将脸变成她的脸,你受了很多苦吧?”

    年玉的话,瞬间便让赵映雪想到了那一月的痛苦。

    似乎伤疤被揭开,赵映雪无力承受,一眼狠狠瞪向身旁的女子,“你在胡说些什么?我没心思在这里听你胡说!”

    赵映雪说着,挣扎着从地上起来。

    可她还未站起身来,年玉不过是轻轻一推,赵映雪便一个踉跄,整个身体撞在了墓碑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赵映雪一声惊呼,瞪着眼前的人,狠狠咬牙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可她还未说完,年玉便打断了她的话,“成了她,你可得到了你想得到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初始技能也很猛〕〔噬神纵天〕〔大宇微尘〕〔凌依然易谨离小说〕〔曜天之刃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以情为陷:总裁的〕〔误入歧途苏玥〕〔开局签到荒古圣体〕〔大道纪〕〔我的系统总想逼我〕〔一世巅峰〕〔林辛言宗景灏免费〕〔江唯林南烟〕〔傅沉寒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