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医流狂兵〕〔丧尸不修仙〕〔魔法学渣〕〔我真的只是个医疗〕〔屌丝道士之厄运起〕〔和我结婚我超甜〕〔小游戏公司的小老〕〔青春的航标〕〔三界协管员〕〔修仙白蛇传〕〔我是一把魔剑〕〔超凡贵族〕〔洪荒之证道永生〕〔龙珠之反派系统〕〔沉鱼公主〕〔石上梦昙花〕〔喵殿万万岁〕〔巅峰狂少〕〔许我清尘〕〔别打我家王爷的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:意料之外的人(一更)
    她亲眼看着赵焱服下了她亲自给的毒药,难不成事情还有了变数?

    赵逸敛眉,“赵焱的尸体被运送到了南越境内,在经过一个村子之时,正赶上一场瘟疫,谢运钦死在了那场瘟疫里,而赵焱的尸体也在那村子里,和谢运钦的尸体一道被发现之时,已经尸肉腐烂,只剩白骨。”

    话到最后,赵逸的语气多了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年玉听着,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不由多看了赵逸一眼,“哼,天意,当真是天意,赵焱那样一个人,心狠手辣,不念情义,这样的人也只配曝尸荒野,怎么?皇上依旧对他心生怜惜?”

    赵逸目光微漾,嘴角浅扬起一抹苦笑,“这些时日,总是想起以前的人和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,那皇上就更应该好好记得以前的教训,那样的人,不配再得到皇上的任何怜惜。”年玉丝毫也不避讳,“皇上如今身在皇位,更是要有一颗帝王之心,才能长久。”

    “帝王之心……”赵焱口中喃喃,看着年玉,片刻沉思。

    半晌,赵逸看年玉的眼神亦是变了变,“玉儿,你若是男儿,这北齐朝堂……”

    “皇上,玉儿是女子,院墙之内,闺阁之中,伴夫身侧,已是足矣。”年玉对上赵逸的眼,似明白他要说什么,笑笑的打断了他的话,“这朝堂是你们男人的天下,玉儿可不感兴趣!”

    朝堂吗?

    前世,她女扮男装,身在朝堂,那一切她已经经历了一遍,不管是前世,还是这一世,权利于她来说,什么都不是,她要的,如今已经拥有了,不是吗?

    脑中浮现出楚倾的身影,一颗心仿佛被填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一旁,赵逸正想问她,对朝堂不感兴趣,那对什么感兴趣,可看到她眼里的温柔光芒,当下,他便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眸光微漾,赵逸的嘴角亦是浅扬起一抹弧度,心中对楚倾,对年玉满是艳羡,脑中猛然浮现出一抹身影,赵逸皱眉,正此时,便听得身旁年玉的口中提起了“宇文如烟”几个字,她到底说了什么,赵逸没有听得真切,脑海里,那女子的身影,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楚倾一行人去东黎的行程,不过半月多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新帝赵逸新赐了府邸,王府就在大将军府的隔壁,两个府邸比邻而立,大将军楚沛专程命人拆了一部分院墙,将清雅小筑划归到了新王府里。

    楚倾走后,年玉日日去将军夫人那里请安,每次,楚湘君亦是在那里,年玉做着一个儿媳该做的事,多数时候聊着家常,皆是中规中矩,她的脑中亦是在暗自数着日子,等待着楚倾的归来。

    日子一日日的过去,楚倾离开已经半月,随着楚倾归期的越来越近,年玉的心里越发的急切,不知从哪一日起,年玉每每到下午,便带着秋笛一起从王府出来,到城门口的茶楼里,一坐就是一下午,到了傍晚时分,才会回王府。

    这一日,年玉如往常一样,坐在茶楼二楼靠窗的位置,看着城门口的方向,期待着视线里,那一抹身影的出现,可这一日,她没有等回楚倾,却是等来了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视线里,那张脸出现的一刹,年玉端着茶杯的手不由一颤,甚至连杯中的茶水也是洒出了些许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,秋笛忙的拿着绣帕,替她擦拭着衣服上的茶水,瞧见年玉眼里的神色,秋笛亦是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,瞧见从楼下经过的人,那露在外的半张脸,让秋笛也不由一怔,下意识的开口,“阴山王……”

    他……他怎么来了北齐?

    她可没有忘记,这阴山王对小姐素来不善,甚至,那赵映雪假扮小姐之时,亦是受了那阴山王的诸多刁难,他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秋笛亦是看向年玉,“小姐,那阴山王……奴婢听说,这次西梁皇帝派来参加皇上婚礼的,是大皇子,可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秋笛满脸凝重,那眼里亦是有对阴山王的恐惧。

    年玉看在眼里,眉峰亦一直皱着。

    她如何不知道,这次早就有消息说西梁派来的人是大皇子?

    可阴山王却是来了,而他那一身打扮……

    年玉起身,继续看向楼下。

    那马上的男人,已经是一个背影,可纵然是背影,她亦是深深的记得那张脸。

    上一次,那阴山王来北齐,声势浩大,一袭紫衣,肆意张扬,分外惹眼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年玉目送着那马上的素衣身影越走越远,那一袭青衫,若非刚才亲眼看到那张脸,她真的怎么也无法相信,那个男人竟也能如此低调。

    而他此行身旁跟着的人,也只有一个!

    他这样的出现,这般的反常,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年玉敛眉,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茶杯,不知为何,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,越发的浓烈。

    这一夜,年玉回了王府,那不安亦没有消散,脑中那阴山王的身影怎么也挥之不去,那个男人来这北齐,绝对不会毫无目的,而他的目的是什么,她却是猜不透。

    顺天府,一个偏僻的宅院内,烛火从一个房间透出来,分外深幽。

    房间里,男人一袭青衫还未来得及换下,低头看了一眼那青衫,男人眉峰微皱,俨然是不喜这一身装扮,本想先换了衣裳,可想到什么,男人抬眼看向房间里的另外一人,“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吗?”

    那不怒自威的气势,那随从微怔,忙的回禀道,“回殿下的话,还没有消息,他们这一行,还有东黎使臣和郡主在,不能轻易行动,但殿下放心,终归是能寻着机会,不过殿下,皇后娘娘交代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“皇后娘娘”几个字,那燕爵眸子明显一凛,眼底一抹凌厉,“你是皇后娘娘的手下,还是本王的手下?”

    那随从身体一颤,忙的跪在地上,诚惶诚恐,“属下自是殿下的人,可皇后娘娘之前交代,形势险峻,殿下应好好坐守封地,至于北齐的事,派人来,将他处理了,便可!”

    “派人来将他处理了?”燕爵冷声一笑,“呵,你当他是那么好对付的吗?那个人……便是我亲自对付,都要小心谨慎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锋戾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乱世争霸之龙舞九〕〔帝生莲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无敌基因进化系统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极品佳婿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主神架构师〕〔无敌横练宗师〕〔奇幻恋曲回旋〕〔从小武馆到最强宗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