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风云群侠录〕〔权倾天下之相门嫡〕〔大妖猴〕〔我继承了神龙家族〕〔雪落关山〕〔征战乐园〕〔万界魔尊〕〔重生之美利坚土豪〕〔家有庶夫套路深〕〔星魄苍穹〕〔天天开无双〕〔我在末世有个庄园〕〔盖世唐皇〕〔吞天神帝〕〔斗破苍穹之无上巅〕〔修真很轻松〕〔隐婚365天:江少,〕〔仙神话〕〔全球灵潮〕〔直到星空尽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:长得真像(二更求月票
    燕爵说着,眸子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楚倾,那个男人从来都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他就算是低调行事,也要亲自前来。

    他亲自制定了对付楚倾的计划,可因着西梁那边的局势,不敢亲自去执行,所以,他来了顺天府,在这里等,等待着那边执行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记起那日在北齐和西梁两国边界的一别,燕爵脑中浮现出年玉的身影,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了些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无论如何,不能让他顺利的回了顺天府,不然……”燕爵眸子一眯,一个楚倾都已经难以对付,回了顺天府,再多一个年玉,那就更难对付了!

    “是。”那人领命,小心翼翼的看了阴山王一眼,随即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只剩下燕爵一人,坐在椅子上,那张美得妖娆的脸上,那份沉重许久都没有消散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为了楚倾的性命而来,无论如何,他都要要了他的命!

    不然,一旦让他活着,那他带给自己的威胁将无法估量。

    而年玉……

    想到什么,燕爵眸中一抹幽深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距离新帝大婚,只剩下五日。

    楚倾迎接东黎国如烟郡主的队伍依旧还未回来,可这一日,西梁国的使臣却先一步到了顺天府,单是因着来人是西梁国的,北齐对于来的客人,丝毫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赵逸专程让人迎接,可迎接的人在城门外等了许久,却只迎来使臣队伍,为首的大皇子却没有在随行队伍之列,询问之下,才知大皇子先一步到了顺天府,进了城中游玩,却不知在哪里落脚。

    北齐朝臣见过二皇子阴山王的风姿,可对于那西梁国的大皇子,便是坊间,都少有关于他的传闻流传,只是听闻,那大皇子历来多病,一直都是在府上休养,鲜少露面,就算是在西梁国,也鲜少有人识得他的面目。

    赵逸得知消息,立即让人暗中在整个顺天府寻找那大皇子的踪迹,可一天下来,却没有任何结果。

    大婚前三天,整个顺天府都已经在热闹的迎接着这难得一遇的国婚,西梁大皇子那边依旧没有消息,同样没有消息的,还有楚倾。

    城门那茶楼上。

    年玉如往常一样在那固定的位置坐着,看着城门口进进出出的行人,脑海里,有楚倾,有突然出现在顺天府的阴山王,还有随着日子,一日一日渐浓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小姐,天快黑了,咱们回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旁,秋笛看着自家小姐,小心翼翼的道,今日又没有等到姑爷,甚至,迎接东黎国的队伍,丝毫也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这距离大婚还只剩下两日,东黎国的人竟还没到吗?

   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秋笛心里亦是越发的担忧,可她却不敢显露出来,怕更加引起小姐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这一天天……过得可真快。”年玉看着越发暗下来的天色,眉峰微皱,低低的叹了一口气,收回视线之时,亦是转身,“回吧!”

    楚倾还没有消息,若明日还没回,那她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你怎么了?来人啊,这位公子,你醒醒……”

    正此时,一声惊呼从楼下传来,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惊乱。

    年玉刚下了楼,目光之中,就瞧见一群人围在一起,每个人的脸上皆是凝重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茶楼,若是死了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可如何是好?公子,你可醒醒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茶楼里,许多人的声音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年玉淡淡的扫过众人,便也猜得出到底发生了什么,可此刻,她的心里只有未归的楚倾,没有半点心思去管旁人的闲事,收回目光,年玉径自往门外走,可还未走过人群,目光却是瞥见人群中的那张脸,当下,年玉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,年玉转身,拨开人群,目光在那人的身上,怎么也无法移开。

    “这位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,在场的视线亦是齐齐落在年玉的身上,只见那女子看着地上的人,神色怪异,很快,那女子便蹲在地上,拿了地上那人的手,宛若把脉的模样。

    年玉探着他的脉搏,仅是一瞬,便拿出了银针,利落的扎在几个穴位上,那针尽数落下的一刹,地上的人的眼皮竟是微微动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,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欣喜的道,仿佛是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他人回过神来,都看着那女子,眼里皆是惊叹。

    而那醒来的人……

    年玉看着那人,一双眉峰依旧无法舒展,一双眼也是无法从这张脸上移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刚才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那地上的人亦是皱着眉,目光最后落在年玉的身上。

    年玉回神,伸手取下他身上的银针,那人瞧着她的举动,仿佛是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救了我?”男人开口,语气难掩虚弱。

    那声音入耳,年玉的眉峰亦是皱得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,请唤我夫人!”年玉冷冷开口,取下最后一根银针,收好了针袋。

    男人微怔,挣扎着想起身,却依旧不得力,“夫人,多谢夫人方才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男人朝年玉拱手。

    年玉敛眉,起身,目光又扫了一眼那人,“公子身体抱恙,少在外走动才好。”

    话落,年玉转身,没再看那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,那声音继续传来,年玉脚步一顿,可只是一顿,并没有多留,不过,那张脸却是在她的脑中,怎么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直到出了茶楼,身后,秋笛的声音却是传来……

    “刚才那人……可真像。”

    真像……

    “像什么?”年玉淡淡开口,脑中却是浮现出一抹身影。

    秋笛本是低低的呢喃,可年玉这一问让她突然惊醒,抬眼看着自家小姐的背影,想着刚才在茶楼里的那人,皱眉道,“像阴山王,可奴婢知道,那人却不是阴山王,二人之间,只是有几分相像罢了。”

    阴山王?

    年玉的眉皱得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想起阴山王那张脸,细细一比较,倒真有几分相似,不过,她刚才在见到那人之时,她第一反应,也是觉他像一个人,却并非是阴山王,而是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