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狂医女尊〕〔穿越末世之炮灰转〕〔阆苑传〕〔抗战之烽火漫天〕〔都市无上仙王〕〔穿越后,我成了国〕〔高冷女神的最狂霸〕〔大美时代〕〔水浒任侠〕〔炼尽乾坤〕〔女总裁的逍遥高手〕〔重生之农门娇女〕〔万界仙帝〕〔厉少,手下留情〕〔陆先生,结婚请签〕〔萌妻要翻身〕〔修道红尘间〕〔盛世玄凰〕〔被夺舍之后〕〔无极狂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:落在他的手上
    “玉儿……”赵逸跟着上前,心里亦是越发担忧。

    “别跟着我……”年玉冷冷的声音传来,打断了他的话,更让他止住了脚步,“谁也别跟着我,我……我去接子冉,我去接他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到了最后,透着的萧索让人禁不住心颤。

    “玉儿……”赵逸终是不放心,再次唤道,可他正想继续追着那抹身影,身后,宇文竭却是开口,“皇上,让她去吧,宸王……这消息任凭是谁都难以接受,她这般……给她一些时间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赵逸皱眉,给她一些时间吗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赵逸沉默良久,终究是没有再追上去,只是看着那背影渐渐的消失在黑夜里,消失在视线之中,脑海中,方才的消息回荡,楚倾的身影亦是挥之不去,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生生的撕扯着,隐隐生疼。

    子冉……

    玉儿无法接受,他又何尝不是不愿接受?

    死要见尸……

    子冉他当真还有可能活着吗?

    方才那一刹,赵逸的心里也浮出了一丝希望,可刚才宇文竭说的那般真切,当真有希望吗?

    赵逸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,走向案桌之后,那背影也透了几分深沉。

    年玉出了皇宫,夜色里,那一抹身影萧索颓然。

    不知道走了多久,顺天府的街道上,依旧有稀稀寥寥的行人,可年玉仿佛置身无人之境,身旁行人一个个的走过,她的脑海里就只有楚倾的身影,心里亦只有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子冉……

    她要去接子冉!

    她要尽快见到子冉,确定他没事。

    思绪之间,年玉的心里越发急了,脚步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突然,夜色里,那身影脚步一顿,女子的脸上分明有痛苦的神色浮现,年玉感受到小腹传来的隐隐疼痛,意识到什么,本能的抬手覆上了小腹。

    孩子……

    那疼痛让年玉心里的恐惧来得更是浓烈。

    年玉不敢再向前一步,可纵是如此,许是方才所受的刺激太过强烈,虚弱此刻袭来,挡也挡不住,蹲下身子的她,身体渐软,无力的倒在地上,意识涣散之时,她仿佛看见子冉朝她走近……

    “子冉……”年玉唤道,言语之中带了几分急切,“孩子……救……救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,甚至没有说完,年玉便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街上,女子躺在地上,双手紧紧的护着肚子,女子身旁,男人的身影走近,看到地上女子那张脸之时,男人明显身体一怔。

    是她!

    方才在茶楼里,救了他的女子!

    那个掌柜口中的年家二小姐,宸王府的王妃吗?

    他没想到,竟是这么快的再次遇到了她,可这情形……

    男人皱眉,没有过多耽搁,上前一把将女子打横抱起……

    那背影逐渐消失在黑夜之中,不过一小会儿,一个客栈内,房间里,烛光摇曳,映照在床上女子的脸上,纵然闭着眼,她亦是紧皱着眉峰,似乎就算是在昏迷中,依旧格外的不安稳。

    隔了一扇屏风,屏风之外,男人坐在椅子上,视线一直看着屏风的方向,那双眸中盘算的东西,那一丝希望越发的浓烈,甚至连房间里,随从正在禀报的,他都没有认真听。

    直到随从说到了什么,男人身体一怔,缓缓转过视线,看向那随从,“你方才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语气依旧虚弱,可言语之间透着的严肃,却是让房内的另外一人微微一诧,忙的回过神来,随从想着刚才的禀报,立即重新道,“殿下,那宸王府,就只有一个王妃,而那宸王,正是那北齐的枢密使楚倾!”

    楚倾……

    这一个名字,再次听来,依旧分外真切!

    “宸王……”男人眉峰皱得更深了些,“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成了宸王?”

    “听闻封王是北齐先帝死时下的旨,可因着新帝登基,封王之事,一来是耽搁了,二来也没有大肆宣扬,前不久才新设了府邸,咱们没有得到消息,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正常……呵……”男人眸子一眯,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随从心里一怔,立即惶恐的跪在地上,“属下失言,是属下办事不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男人打断他的话,视线重新转向屏风之后。

    “原来,她竟是他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男人口中喃喃,那双眼里一片平静之下,仿佛又在盘算着什么,却似和先前有了一丝不同。

    房间里,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那沉默之中,随从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的主子,猜不透他的心思,半晌,想到之前殿下的吩咐,那随从试探的道,“殿下,那属下现在便去抓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男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殿下……”随从望着他,等着他的吩咐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让你做的事,就此作罢。”男人敛眉,深吸了一口气,起身,缓缓走到那屏风旁。

    男人站在那里,看着那床上躺着的女子,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,“去抓一些补身子的药,熬好了送来。”

    随从听着,满脸诧异。

    方才殿下让他抓的药,分明是……

    可一转眼,殿下就改变了主意了吗?

    随从敛眉,依旧猜不透主子的心思,亦不敢多问,立即领了命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房间里,男人站在屏风旁,看着床上的人,眸中的深沉渐渐散去,一抹笑意跃然其间,“年玉,呵……没想到,咱们竟有这样的渊源,看来,是老天爷要将你送到本王的手上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敛眉。

    他本是觊觎着这个女子那银针刺穴的功夫,方才,在街上,他救她回来,大夫看了,确定她是遭受了巨大的刺激,承受不住才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巨大的刺激……

    怕是听闻了他的死讯了吧!

    呵!

    男人轻笑。

    不过,这般刺激,那肚中的胎儿本是危险,可大夫第二次把脉,那脉象却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胎儿竟如此顽强吗?

    可他想要她的一生医术,那胎儿,就是负担,所以,他不想留下来,可刚才得知消息,这女子竟是那人的妻子,肚子里还怀着那人的孩子,如今,他所计量的,就不只是她的一身医术而已了!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两界布道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我和末世有个交易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