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系统精灵才是真主〕〔无敌从天赋加点开〕〔运朝之主〕〔都市剑尊江惜月凌〕〔人族纪元〕〔妃狠佛系:暴君您〕〔晚安,霍先生!〕〔烽火传之三国佳人〕〔孤男寡女〕〔妈咪太小,总裁太〕〔万神祖师〕〔萌妃驾到:将军,〕〔逆天宝宝:凤尊爹〕〔凰归之鬼医魔后〕〔跟总裁假结婚的日〕〔假婚真爱,傅少的〕〔楚王好细腰〕〔宠妻入骨:四爷请〕〔饲养全人类〕〔摄政王我是来偷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:是亲兄弟
    “像,很像!”年玉亦是没有避讳。

    此刻,挥开脑中子冉的身影,年玉方才留意到了旁的东西,看着眼前的人,多了几分专注,“如果不知道的,怕还会以为你们是两个亲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亲兄弟?”燕翎挑眉,那张脸上,笑容添了几分深意,“或许,我们当真是兄弟呢!”

    是兄弟……

    年玉微怔,想起刚才这西梁大皇子说的话,神色间越发的警惕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和楚倾的关系!

    这个男人,一早就查过自己了吗?

    还是……

    “他的失踪,和你有关对不对?”年玉倏然起身,瞪着燕翎,脑中迅速转动着。

    燕翎迎着年玉的视线,却是浅浅一笑,“夫人,你为何这般说?”

    失踪?

    这个叫做年玉的女人,看来是当真没有相信楚倾的死讯啊!

    这些时日,她都在这里等。

    可等到的会是什么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所等的人,已经在被送往西梁的路上,那个人迫切的想要他回去,回去之后,她所等的人只怕会和她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而她……

    “为何这般说?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道,赵焱死了,害他的,另有其人,可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燕翎思绪之间,年玉的声音缓缓响起。

    那眼神难掩凝重。

    突然,年玉脑中,一张脸一闪而过,和眼前这个男人脸微微重叠,当下,年玉眸中一惊,下意识的出口,“阴山王……”

    这三个字入耳,燕翎的眸中闪过一抹异样,“你认识我那皇弟?也对,前些时候,他也来过北齐,你们认识倒也不奇怪,不过,我那二皇弟,生性桀骜乖张,希望他没有冲撞到夫人才好……”

    燕翎后面说了什么,年玉都没有听得真切,脑海里,“生性桀骜乖张”几个字盘旋,连带着那些关于西梁阴山王的记忆亦瞬间浮现。

    西梁阴山王燕爵,可不只是桀骜乖张而已,他还手段残忍,心狠手辣,记忆里,那一日,他和子冉大婚,正是那个男人逼迫着子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揭开了面具。

    阴山王的步步紧逼,是突然使性,还是早有预谋?

    若早有预谋,他想要看到面具下的什么?

    子冉的脸浮现在年玉眼前,这三张脸,竟是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眼前这个西梁大皇子为媒介,她倒不觉得子冉和阴山王有什么关联,可眼前这个三分像西梁二皇子,七分似子冉的男人,却莫名的好像将子冉和西梁阴山王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甚至以前,她从未探寻过子冉为何明明一张完好无损的脸,却为何日日戴着面具,让人以为他因着当年的那场大火面容尽毁。

    此刻想来,那其中仿佛有太多不寻常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子冉……

    那张面具,当真是在防着什么吗?

    年玉脑中,思绪万千。

    正此时,二楼的楼梯口,一个西梁侍卫上来,正是燕翎的随从,看着窗前坐着的西梁大皇子,那侍卫眸光闪烁间,好似有重要的事情要禀报。

    燕翎亦是明了,看了一眼年玉,见她眸光闪烁着,仿佛脑中思绪凌乱的模样。

    燕翎敛眉,随即朝楼梯口的侍卫使了个眼色,那侍卫意会,立即上前,到了他的身旁,低下头,附在他耳边低低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顷刻间,男人的眼底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,虽是面容无常,可眸中却似有凝重凝聚,一挥手,待那侍卫下去,燕翎看了年玉一眼,见她依旧在想着什么,瞬间,亦似有什么东西在脑中浮现。

    “我那二弟,着实让人操心,不止乖张,还多疑狠辣,这一次,父皇明明让我来北齐恭贺新帝新婚大喜,却不知为何,他竟一路跟我来了北齐,也不知道,他是对北齐到底有什么眷恋,还是不放心我的身体,这不,这还跟着我,哪怕是远远的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燕翎端了一杯茶水,语气里满是无奈,话到最后,甚至低低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那字字句句,年玉听来,却捕捉到什么。

    一眼看向窗外,目光锐利,如鹰隼一般。

    似在一处看到什么,年玉立即起身,没再理会桌上的另外一人,转身匆匆下了楼。

    燕翎看着那背影消失在了视线里,眸中,一抹笑意浅扬,依旧是那般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,却莫名的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那侍卫重新折返回来,到了燕翎身旁,想着刚才匆匆下楼的女子,看着自家主子,小心翼翼的道,“殿下是故意透了二殿下的行踪吗?”

    端着茶杯的手一顿,燕翎瞥了那侍卫一眼,“何以见得?”

    “刚才,那位夫人脚步匆匆,带着怒气,像是要去找谁,属下想来,属下刚禀告了殿下关于二殿下在楼下不远处的消息,其间该是有什么关联,方才,属下也是这么一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猜?呵,你今日,倒是聪明了些。”燕翎收回视线,敛眉之间,笑意更浓。

    故意吗?

    他就是故意的!

    “殿下谬赞,可殿下的目的,属下却是猜不透。”侍卫皱眉,想到什么,看自家主子的眼更多了几分急切,“殿下,那人失踪之事……”

    话刚到此,燕翎手中的茶杯便放在了桌子上,虽是很轻,但侍卫看着,心里依旧一颤,竟是不敢再继续多说一个字。

    而他的视线里,那男人眸中的颜色越发深沉。

    “失踪了吗?”燕翎口中喃喃,语气里,明显难掩不悦。

    他派去的人,个个百里挑一的高手,可纵然是那些人,竟还能让一个浑身是伤,昏迷不醒的人失踪了,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让他失踪的,不会是燕爵,可不是他,又会是谁?

    能从他的人手上,将那人弄得失踪的人……

    燕翎眸子微眯着,脑中无数的东西盘旋,半晌,那嘴角,一抹笑意浅扬,意有所指,“这个北齐的枢密使,不,宸王,当真是让人出乎意料,看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此,燕翎却是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一旁的侍卫一头雾水,却不敢多问,可想到什么,他却是不得不请示自家主子,“殿下,那现在,我们该怎么做?皇上让殿下带男人回去,那人失踪,到时候,皇上那里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