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都市之无上天骄〕〔琉璃满京华〕〔弃子如龙〕〔山河运〕〔最强觉醒者〕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〕〔长生十万年〕〔超速流言〕〔我家女友是巨星〕〔谨姝〕〔女神的贴身弃少〕〔我的末世领地〕〔贵女重生:侯府下〕〔权妃策〕〔致我们奋斗的时代〕〔状元是我儿砸〕〔最强废婿〕〔第一豪婿〕〔丈六金身〕〔施法诸天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:年玉的软肋
    年玉跟在宫女身后,脑中思绪万千,不多久,便听见前方传来的木鱼声和诵经的声音。

    先皇后的寝宫,自先皇后死后,二十来年皆是空着,平日里只是有宫人打扫着,尚且干净,却鲜少有人过来祭拜供奉在宫殿里的先皇后灵位。

    多年前的那场宫乱,皇后的死,亦是伴随着皇后一族的失势覆灭,而也因着那场宫乱,就算是先皇后死了,宫里的宫人也依旧不敢靠近和先皇后一族有关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个宫殿,也只是今年这祭典,好生打扫了一番。

    对于此次先皇后的祭典,朝中几乎是每一个人都觉得奇怪,先皇后去世了这么多年,以往从来没曾有过什么祭典,甚至小范围的祭拜都不曾有过,可今年,皇上却是提前两月就在命人张罗,不只是宫里的这个祭典,甚至在宫外亦是命百姓祭奠先皇后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谁也猜不透那帝王的心思。

    年玉进了宫门,入目,一眼的白。

    白色的布幔挂在偌大宫殿里的每一个角落,甚至连诵经的僧人以及跪在殿外空地的朝臣亦是穿着白色的衣裳。

    已是夜幕降临,灯火初上。

    年玉踏入宫门的一瞬,几乎是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艳丽的衣裳,当下,眉峰一皱,她就知道,这样的场合这样的穿着太过张扬,可燕爵依旧让她穿来,如此的装扮,就算是不想引人注意,那也是不行了!

    而那引人注意的后果……

    果然,年玉进了宫门,先是看到她的宫人一愣,随着她往前,越来越多的视线停在她的身上,每一个人看到她,脸色都在一瞬愣然之后,目光闪烁着,眼里有惊诧,有审视,更有看好戏的意味儿。

    而那燕爵,此刻正跪在一个十分显眼的地方,她看过去的一刹,他也正看向自己,那眸中的深邃,仿佛有所算计。

    算计……

    算计吗?

    年玉敛眉,余光之中,大皇子燕翎的眼神更是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年玉在众人的视线之中,一步步的往前,那些眼神越发的复杂,可年玉看着,却是神色如常,木鱼声和僧人的诵经声依旧在空气里回荡,对于这祭典上突然出现这样的一个女子,每个人的心里都犯着嘀咕,谁都知道,这是大不敬,可谁也不敢出声呵斥,直到年玉走到了离祭台不远处,一个声音却是骤然响起……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那声音响彻整个宫殿。

    众人闻声看去,只见原本在独孤皇后身旁的阴山王站了起来,满目凌厉的瞪着那衣着艳丽的女子,大步上前,厉声朝着女子吼道,“先皇后祭典,你竟穿红着绿,这般花枝招展,冲撞了先皇后亡灵,你可担当得起?”

    那义正言辞的模样,年玉看过去,微愣之后,心中禁不住轻笑。

    他这般模样,好像这一身不是他让自己穿上的一般,她以前只知道阴山王心狠手辣,嗜血残忍,却不知,他还是个演戏的好手!

    那一刹,燕爵已经到了她的面前,和她不过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他让自己穿这一身来,又当众这般呵斥,冲撞了先皇后的亡灵,这罪名,谁也担不起啊!

    他想要她的命吗?

    年玉脑中生出这个疑问,当下就迅速否定了这个结论。

    他若是想让自己死,便也不会用这样的方法,他如此大费周章……

    “配合我,我不会让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年玉思绪之间,燕爵的声音低低的响起,那明显刻意压低的声音,只有年玉听得见,年玉迎上燕爵的视线,嘴角浅扬,亦是低低开口,“阴山王殿下要演戏,怎的不提前说一声?怕我不同意?呵,可阴山王殿下又怎的那般肯定,这般突然而来的措手不及,就会让我配合呢?”

    燕爵微怔,“你别无选择,你这般模样,若追究起来,是死罪。”

    “谁追究呢?现在,不是阴山王殿下你在追究吗?”年玉眼底讽刺更浓,那浑身的无惧,仿佛真的不怕死。

    年玉并非不怕死,如今她怀着楚倾的孩子,比谁都怕死,可她料定,不管燕爵怀着什么样的目的,她都还有用,她不止对燕爵来说有用,甚至或许对大皇子燕翎亦是有用!

    年玉不着痕迹瞥了燕翎一眼,那神色她看在眼里,更是无惧。

    燕爵不会让她死,燕翎也同样不会让她死!

    年玉的反应,让燕爵微怔,但瞬间,他心里却是了然。

    不错,他之前若是提前和她说了,必是要引起她的怀疑,这个女人太聪明,可即便是如此,她怕也依旧生了怀疑之心,想到自己目的,燕爵敛眉,暗吸了一口气,迎上年玉的视线,“如果我告诉你,我有楚倾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楚倾……

    年玉一怔。

    那反应,燕爵看着,眉峰一挑,似重新握住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年玉聪明难掌控,可是,却有软肋。

    她是楚倾的软肋,同样,楚倾亦是她的软肋,只要掌握了他们二人的软肋,加以利用,这场局最后谁输谁赢,终还没有定论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燕爵仿佛确定年玉的答案,转身朝独孤音一拜,“母后,儿臣有罪,儿臣的客人不懂规矩,冲撞了先皇后在天之灵,还请母后赐罪儿臣!”

    “赐罪你?是旁人冲撞了先皇后在天之灵,赐罪你,本宫同意,先皇后在天之灵,怕也不会同意啊!”独孤音清冷的声音响起,难掩威仪,说话之间,目光扫过年玉,那眼神,丝毫没了先前在皇后寝宫里那一份亲和。

    如此截然不同的态度,年玉看着,心中轻笑,面上却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这一对母子,如此一唱一和,是算计好了的啊!

    年玉站在原地,左右都是他们母子的一场戏,她倒要看看他们究竟要算计出怎样的花样来!

    “呵,看她这样子,还是不知己罪的模样,来人,将她给本宫押下去,关进本宫寝宫的内堂,让她跪着,好好反省,好好祈求先皇后在天之灵的原谅!”

    独孤音冷声道,下这命令,透了一丝急切,仿佛在害怕着什么。

    堂堂皇后,会害怕什么?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紫阳小师叔〕〔全球在线时代〕〔我有最美师尊〕〔假如我有读心术〕〔源赋世界〕〔沧海神记〕〔农门娇宠:神医丑〕〔我将此生,说予你〕〔末日双子星帝〕〔万古神帝〕〔爱你跨越整个青春〕〔婚婚来迟,大佬要〕〔蚀骨宠婚:早安,〕〔黑莲花老公从良了〕〔灵明石猿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