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池氏作死攻略〕〔都市之医武狂少〕〔穿成反派大佬的亲〕〔小小房子大大爱〕〔我从史前来〕〔妃愿归来,请收留〕〔狂女要翻天〕〔郡主今日仍然在作〕〔最爽新人生〕〔梅琳传奇〕〔别惹太岁〕〔衣手遮天〕〔千帆掠过只为君〕〔异界召唤之千古群〕〔最强魔法笔记〕〔醉仙葫〕〔金牌甜妻,总裁宠〕〔命运守望者〕〔漫威求生路〕〔问道红尘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锦绣凰途:毒医太子妃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:皇子燕玺1
    年玉跟着楚倾,他一直握着她的手。『→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.k.a.n.s.h.u.g.e.co

    在这皇宫的夜色里,暗流的涌动依旧汹涌,却丝毫也没有影响到,被当成目标的二人。

    楚倾的目地似乎十分坚定,在他说了有事让她知道之后,年玉没有多问,她心里隐隐有预感,他即将要让她知道的是关于什么,她的心里亦是有猜测,可对于那猜测,她依然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二人穿过无数条宫巷,终于到了一处,纵然是在夜色里,年玉也认得那地方。

    今天白天,她来过这里,虽然只是进去了一会儿就被带了出来,可这先皇后的寝宫里,依旧有祭祀的香残留的味道,比起白天这宫殿里的热闹,此刻,周遭格外的空荡寂静,似乎连一个守卫的宫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年玉和楚倾进了寝宫,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房间里,整个空间被无数的烛光照亮,一屋子的白色布幔,屋子中央的祭台之上,摆着一个灵位,赫然醒目,那上面的字迹在烛光之下,映入眼帘,就算那只是一个灵位,年玉也仿佛能感受得到一国之后的贵气与威仪。

    而那灵位的旁边,一副画像立在那里,而那画像上的人……

    只是一眼,年玉便觉似成相识,而那似成相识之后的一瞬,便是震惊,脑海中的一张脸,和这画像上女人的脸有几分相似,而那张脸的主人……

    子冉……

    年玉目光转向楚倾,方才的那个猜测,此刻更加确定。

    如果,那猜测便是真相,那么,阴山王一系列的行为也就说得通了,可便是如此,年玉的心中依旧满是不可思议,怎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那其间,到底有着怎样的过往?

    许多疑问得到了答案,可又有无数新的疑问,渐渐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楚倾,无数问题想问的她,还未来得说什么,楚倾便拉着她的手,走到了祭台前,年玉跟着他的脚步,二人站定之时,楚倾便松了她的手,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年玉的视线一直在楚倾的身上,他跪下之后,看着灵位,眼神里似乎包含了太多的东西,摄人心魄,半晌,楚倾朝着那灵位和画像重重的一拜,头磕在地面,那声音在空旷的房间里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年玉看着他的举动,回过神来,再次看向灵位和那一幅画,亦是随楚倾一道,朝那灵位拜了三拜。

    空气里,除却呼吸便没有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年玉望着那画像,依旧消化着自己猜测的那个已经近乎肯定的可能,直到楚倾起身,将那画像取下,年玉才回神,看着楚倾将那画像卷起来,神情灼灼虔诚,那一举一动,仿佛藏了太多的感情。

    “子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终于来了!”

    年玉刚唤出口,身后一个声音传来,那声音,她亦是认得!

    下意识的转身,看到那一袭明黄的男人,那张脸和刚才那画像上女子的脸渐渐重叠,最后,子冉的脸印刻在她的脑海里,如果她的猜测是对的,子冉的样貌承袭了他们各自的一部分,完美的融合。

    而他的话……

    年玉皱眉,这个西梁帝王,他是早料到子冉会来吗?

    年玉转眼,看着楚倾的背影。

    那声音,楚倾听见的一刹,眸中倏然收紧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楚倾开口,难掩诧异,话落了才转身,看着面前的人,亦是皱眉。

    当初在北齐,那个告诉他玉儿下落的黑面男人?

    他……

    他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脸!

    楚倾迎上那男人的视线,渐渐的,诧异之后,一抹讽刺跃然于脸上,那个时候,他以为只是阴山王燕爵盯住了自己,有些事情他终将去解决,无法逃避,却没想到,这个男人竟也早早的将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要做是什么?有什么算计?

    楚倾眸子微眯着,面对着这个全天下最尊贵的男人,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“是!”西梁皇帝一步步的朝他走近,目光一刻也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,亦是明白他那一问的意思,更没有避讳的承认他曾做过的事。

    脚步声在房间里,一下又一下。

    他越是靠近,楚倾的眉越是皱得紧了些,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楚倾的防备,西梁皇帝看在眼里,俊朗的脸上,一抹笑意越发深了,对上楚倾的眼,丝毫没有避讳,“以你的聪明,应该知道,朕对你没有恶意,之前没有,现在没有,以后……”

    西梁皇帝话锋一顿,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若是他对他有恶意,在北齐之时,他便不会指点他年玉的下落,可至于以后……

    二人视线相对,他的意思,楚倾再是明白不过,未来,若自己遂了这个帝王的意,他们便相安无事,可若是他要违逆……

    楚倾眸中一紧,收好了手中卷好了的画卷,随即拉着年玉的手,似乎不愿在这房间里多留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来得及走出一步,帝王明了他的心思,看着楚倾,嘴角的笑意越发浓了些,“既然来了,又何必这么快急着走?”

    话落,目光扫了一眼楚倾手中的画卷,“你若想要她的画像,朕哪里还有许多,都是朕当年亲自画的,她那么美,画师画不出她的生动,便也只有朕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对画像,不感兴趣!”楚倾开口,打断西梁皇帝的话。

    似乎对他那般深情专注的提起那人,心中格外的不快,想到娘对自己说的那些关于她,关于他们过往的种种,楚倾嘴角一抹轻笑,这个男人做的那些事,他哪里还有资格在提起她时,满脸柔情与怀念?

    呵,这帝王当真是虚伪!

    西梁皇帝将楚倾的嫌恶看在眼里,若是寻常,谁敢对他不敬?可此刻……

    西梁皇帝眉峰一挑,却并不介意,“朕知道你不感兴趣,可是,你心里依旧是有她的,不然,今日你也不会明知这是会是许多人的陷阱,也依然来了,你不想知道关于她的事吗?当年,她走得早,你还很小,关于她的记忆,你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的吧?可谁也不会比朕更了解她,朕可以和你说说她,她生你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那般了解她,终究还是杀了她!”楚倾咬牙,低低的吼了出来,心中涌动的情绪,抓着年玉手的大掌亦是下意识的一紧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妈咪,他才是爹地〕〔大明之从孙子到皇〕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〕〔星际绿化大师〕〔蜜糖甜妻:腹黑老〕〔影后,你老公偏执〕〔快穿,男神大人乖〕〔两界布道〕〔苏茜茜小陈叔叔免〕〔农民工传记〕〔重生成祁王的作精〕〔隋唐大猛士〕〔编篡诸天〕〔郎骑木马来女郎不〕〔紫阳小师叔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