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韩娱之寻觅〕〔电影大导演〕〔透视小医仙〕〔乡村小医圣〕〔农女俏媳妇:富户〕〔重生谋爱:腹黑娇〕〔农门小辣妻〕〔荣宠田园:药香王〕〔农门娇妻种田记〕〔异大陆修仙记〕〔重生之豪门导演〕〔小白的幽灵侦探〕〔邪王追妻〕〔农家有女来种田〕〔崩坏纪元〕〔都市之地狱之主〕〔帝国巨星〕〔豪门公子的村姑妻〕〔布衣天国〕〔变身之萌鬼上身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武侠BOSS之路 第十八章 李信
    李信深夜返回家中,随手关上门,也不锁,也不点灯,摸黑走到床前,直挺挺地倒在床铺上,恍如一具凉了的死尸。

    “埃。”李信眼神怔怔地看着屋顶,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事。今天他又帮李家那个纨绔子弟擦屁股,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冲入他人家中,在别人丈夫面前把他妻子给活生生玩死了。过后,还吩咐李信杀了全家老小。

    李信自问自己不是好人,这些年帮着李家脏活干了不少。有时候,他也想过,自己死后,应该会下十八层地狱。但今天的这事,还是刷新了他对畜生的认知,不为利益、情感,只是单纯的兽性,甚至那李家三公子还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反倒是笑得像个孩子。这已经不算是人了,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李信又是长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李帮主因何而叹气?”清朗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李信直起身来,黑暗中,一道黑影坐在床前的四方桌边上,静静地看着他。没有灯光,李信只能看到有个人影,可他就是觉得黑影在看着他,目光透彻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阁下是谁?”边问着,李信边在床头摸索着武器,他记得有把匕首藏在枕头下。然而,李信摸了个空。他不信地仔细摸了摸,还是没有。是啊,这匕首都不知道多久没用了,自己也一直忘了它的存在,几次换床单都没见到,可能早就丢了。

    李信紧张的身体软了下来,放弃了反抗的心思,对方就坐在离床不足三尺的四方桌旁,自己刚刚就从桌子另一边经过,却是一无所觉,要是有什么杀心,自己现在应该已经去十八层地狱报到了。

    黑影看着李信的反应,默默地不出声。

    “阁下,有何吩咐,只管说出来,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李某必会尽力而为。”既然不是来杀自己,便是有所求,性命不由自主的李信是大包大揽,先活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“哦?你作为李家掌控下的铁刀会会主,帮着李家干得伤天害理的事也不少,今儿个却是做起善人来了。而且,也不问什么事,就应承下来。万一,我吩咐你做的是送死的事呢?或者,是对李家不利。”清羽不由奇道。

    不错,这深夜来访的黑影,正是清羽。而李信,便是李家门下的铁刀会会主。铁刀会里的基本都是青楼的打手,平常别的事不多,专干些欺男霸女,逼良为女昌的勾当,名声比杀人越货的五虎门还要差一百倍,要多臭有多臭。

    李信闻言,无奈苦笑道:“天道好轮回,伤天害理的事情干多了,就怕报应临头。李信自问罪有应得,却怕祸及妻儿,所以这些年一直未曾娶妻生子,可家中尚有老母,我只想母亲能安享晚年。至于其他的,命都快没了,还能顾得上其他?”

    清羽听了李信的回答,笑道:“你不老实啊。你只提怕祸及妻儿,不提祸及父母,是巴不得祸及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吧。”

    一直表现得十分从心的李信听到清羽提及父亲,却是怒火中烧,顾不得冒犯,大吼道:“他不是我父亲。他是畜生,畜生,他们全家都是。”

    “怨气十足。看来你十分仇恨李平笙一家。”清羽拍手道。

    李平笙,便是李家家主,上文提到的禽兽不如的李家三少爷的父亲。也是李信的父亲,李信是李平笙一次醉酒的产物。

    “不过有一点,你错了。你的老母亲还是被波及了,今天下午,在你处理后事的时候,李丘言回家的时候,正好看见她,顺手将她打死了。当然,为了笼络你这个合格的打手,李家那边封锁了消息。这也是你到现在还没得到你母亲死讯的原因。也许,你明天就能得到你母亲因病去世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李丘言就是李家三少。

    李信一下子瘫倒,从床边缘滑到地上。死了,自己的母亲,支撑自己活到现在的母亲死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,为什么。李信心中难以置信,他做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,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李家眼中的有用之人,保全自己的母亲。结果,自己还在帮李丘言擦屁股,处理善后,李丘言另一边就顺手杀了自己母亲。

    李信没有不信清羽的一面之词,他清楚李丘言那个披着人皮的畜生的秉性,也知道李家的行事作风,这一切,应该都是真的,清羽没理由欺骗自己。况且,无论其他,自己的老母亲去世,这点一定是真的,假的骗不了自己。这么一来,李家那边封锁消息,就证明跟李家有关,而且是跟李家的核心人物有关。

    李信直感觉无边的黑暗压来,压得自己心脏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攥着一般,眼前只有一片黑暗,比黑夜还黑的黑暗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,恍如一道利剑,划破眼前无尽的黑暗。

    李信抬起头来,看向眼前的黑影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,你帮我。我正好要对付李家。这也是我今晚来找你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下午听到这个讯息的时候,清羽当即想起李家人物中,关于李信这个私生子的介绍。机会,突如其来的机会,清羽抓住了这个机会,并选好时机,在李信最脆弱的时间出现,一举击垮他的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“我该如何相信你?相信你有足够的力量。”李信嘶哑着嗓音,问道。

    铁刀会会主,听起来威风,实则不过是李家养的狗中领头的那只,手下的人都是李家发钱养的,忠心的对象也是李家。

    清羽找上李信,便证明他没有足够的力量,无法正面击垮李家。就算能够能有足够的力量打上李家,其他两个家族也不会坐视不管,唇亡齿寒的道理大家都懂。

    “杀死一个人,不一定需要武力,还有很多其他方法。明天,你就能看到一出好戏。相信我,你会看得很痛快,那是一场绝佳的好戏。”清羽的声音轻柔,说着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语。

    月光于此时从窗口射入,照亮清羽的面容。

    李信看着眼前略显稚嫩的面孔,有点难以置信之前的话语从眼前的少年口中吐出。不过,这少年越是可怕,自己复仇的希望越大。

    他深深低下头,伏在地上:“若能让李家付出代价,信,愿为公子效死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是夸雷斯马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