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的男友是笔仙〕〔我真是富二代〕〔泼辣小厨娘〕〔仙侠之最强发明家〕〔娱乐圈之首席溺宠〕〔重回1981:学霸蜜〕〔田园福妃〕〔超级无敌战舰〕〔王牌兵王〕〔有钱就是了不起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超级医生在都市〕〔万道剑尊〕〔绝世巫医〕〔都市最强仙尊〕〔元始玉箓〕〔乡村小邪医〕〔穿呀!主神〕〔神医祖宗回来了〕〔未来武道修练网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武侠BOSS之路 第二十四章 杀人的月夜 后续
    清羽穿过幽深的小巷,纵身越过前方屋顶,悄无声息地缓缓落在一队巡街的铁刀会帮众后边。

    群邪辟易!

    辟邪剑法在清羽参悟狂风快剑,明悟风之间隙后,更是狠辣迅捷,碧水剑一剑扫过,走在后边的三颗人头齐飞。

    “敌袭。”为首的头领察觉声响回头厉喝。

    迟了,清羽左手玄铁匕首飞出,以辟邪剑谱上的飞针手法射出的匕首十分迅速,飞中剩余一名帮众的咽喉。

    流星飞坠。

    剑如长虹,贯穿喉部。清羽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刺咽喉了,致命又明显。

    拔剑,金雁功。

    附近巡街的人听到声响,赶来支援时,清羽早已鸿飞冥冥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再次飞檐走壁,清羽找到新的一队人,还是轻松袭杀。

    如此几次后,铁刀会人心惶惶。闻讯赶来的李丘声急忙派人回李家传唤高手救场。

    清羽也是见好就收,他远远望过赶来的中年高手,气息浑厚,少说也有后天八重。以清羽目前的境界,与其单打独斗,胜算尚未可知,更别说还有李丘声与一众铁刀会帮众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今夜月色明亮,月光将整个扬城照耀几近白天。

    这样的明月下,杀人自是十分有逼格,埋踪潜行却是个难题。清羽穿梭在各个屋檐下的阴影,穿街走巷,前往李信的小屋。

    李信的房子处在十分冷清的地界,周遭都是破旧的房屋。这些房屋少说也有百年历史,扬城在四大家族治理下,可不会往建设城镇方面贴钱,这些房屋都已无人居住。连一些乞丐,都被李信派人清扫出去,十分荒僻。

    清羽来到时,李信不在,他便静坐在四方桌旁,静静调息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屋外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李信推开门时,闻到一股极淡的血腥味,立马绷紧身躯,踏入房门的一脚也缓缓向后收回。

    待看到四方桌旁,那道熟悉的黑影,稍加放松。

    “公子?”李信谨慎的确认。

    油灯点起,清羽微眯双眼,适应亮光,回道:“是我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李信进屋,回身关门后,关心地问道:“公子可有受伤?”他刚进门时闻到了血腥味。

    清羽一怔,看到桌上还未归鞘的碧水剑后,明白李信为何问他有没有受伤。碧水剑今夜也是尽染鲜血,清羽怕血垢会留在剑鞘中,难以清理,便一直持着长剑,并未入鞘。

    “无妨,都是那些帮众的血。”尽管只是多余的询问,清羽也感受到李信的忠心。

    “今夜除掉了好些人,你对铁刀会的掌控应该会更加严密些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信恭声回道:“李丘声信不过外姓人,便是我这私生子也是不尽信。夜晚巡街的人,都是他十分信任的李家旁支的人。这些人,也是保证李家对铁刀会的掌控,若非我自身武功在李家年轻一代中无人企及,这帮主之位也轮不到我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信无奈苦笑:“虽然我这帮主更像傀儡。”

    “除掉这些人,李家对铁刀会的掌控会大大削弱。他们的削弱,便是对我这有名无实的帮主的增强,毕竟现在尚存的长老都已被公子所赐的三尸脑神丹所控制。”

    清羽点头,道:“你要设法加强你这帮主的威信,过犹不及,李家旁支的人不能尽数以杀戮的方式去清除,那样只会适得其反。另外,想办法把这些人的死推到章家头上,把李家的矛头指向章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李信恭声道。

    “前夜对李典三人的刺杀,我引导大长老在现场留下指向宋家的线索。”清羽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李信闻言一怔。李丘声信不过他,只告诉他,李典三人被杀,还封锁消息。李信对于这些细节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清羽看他神情,便知他对此事并不知情,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,递给李信,道:“我杀李典时,用过一种无色无味,发作缓慢,效果却极其霸道,可使人浑身僵直,连话语都说不清的迷药。你想办法让李丘声知道,宋家的人有这种迷药。”

    李信双手接过瓷瓶,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问清羽为什么要对付其他家族,这不是为人属下的本分。他只知道,清羽帮他报仇,做了他一直想做而不敢做的事,他便把命卖给清羽,这,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李丘声不告诉你李典三人被刺杀的细节。看来,他已经开始怀疑你了。”清羽考虑是否需要除掉李丘声。

    “李丘声一直看不起我。因为我武学天赋远超于他,一直视我为只会习武的莽夫。我也乐得他如此认为,平日里除了练武,就是帮李丘言那个禽兽擦屁股。所以,李丘声开始怀疑我,必不是出于自身猜想,而是有人提醒。”

    “哦?是谁?”清羽不由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李平笙。这个老匹夫城府极深,我虽不知自己哪里露的破绽,但若有人能影响到李丘声,又能第一时间怀疑我,此人必是李平笙。”李信恨声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很恨他。”清羽能感觉到李信言语中,对他那个不服责任的父亲的恨意。

    “恨。”李信斩钉截铁道,“当然恨。我们娘两遭受的苦难,皆源于他。九岁那年,若非我使出偷学来的拳法,展露出出人的武学天赋,只怕我与娘亲便要被李夫人那毒妇驱人给活生生地打死。便是因此,我娘才落下病根,这些年来身体一直十分虚弱,以致被李丘言给害死。这些年来,我只见过他四面,每次都是低头跪着说话,只在起身时看过一眼,货真价实的见过四面。”

    李信只大致说了一下缘由,哪怕如此,清羽也能感受到他那彻骨的恨意,父子如此,已是仇人无疑。清羽可不想事到临头,李信来个良心发现,背后捅自己一刀。不得不说,前世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,对清羽的影响不浅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事成之后,我保证李家任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谢公子。”李信低头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,你查探下,李家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,比如,接待过什么贵客。”清羽吩咐道。查探出朝廷派了什么人来,哪家与朝廷有联系,这些都有助于清羽在接下来未知的漩涡中保全自己。至少,不至于两眼一抹黑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清羽擦拭了下碧水剑,将其插回剑鞘。起身,拒绝了李信的恭送,踏着明亮的月光,飞身离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王者归来洛天〕〔七零萌妻有点甜〕〔宠妻总裁坏透了〕〔海贼之无双弓兵〕〔有你便是晴天艾天〕〔我能看到成功率〕〔绝世主宰〕〔病娇老公,请宠我〕〔宇宙最强星途〕〔重生之都市狂尊〕〔都市盘龙〕〔大唐:最强升官系〕〔杀手老婆极品男〕〔史上最强狂帝〕〔甜妻要翻墙:先生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