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韩娱之寻觅〕〔电影大导演〕〔透视小医仙〕〔乡村小医圣〕〔农女俏媳妇:富户〕〔重生谋爱:腹黑娇〕〔农门小辣妻〕〔荣宠田园:药香王〕〔农门娇妻种田记〕〔异大陆修仙记〕〔重生之豪门导演〕〔小白的幽灵侦探〕〔邪王追妻〕〔农家有女来种田〕〔崩坏纪元〕〔都市之地狱之主〕〔帝国巨星〕〔豪门公子的村姑妻〕〔布衣天国〕〔变身之萌鬼上身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武侠BOSS之路 第五十四章 清羽之死 上
    “我会先卸掉你的四肢,,将你折磨个半死,再交给玄广道长。”小高狞笑着走向清羽。

    突然,天上骤然卷起一阵大风,紧接着,清澈的鹤鸣响起,“呖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小高听到这熟悉的鸣叫声,响起他这段时间追随的那位玄广道长的坐骑,急忙抬头。

    空中一道身影飘落,人在半空,便发出一道剑气,迫退小高。

    身影落在小高和倒在地上的清羽之间,身穿白色道袍,面容稳重,正是清洲。

    “朋友,最好少管闲事,免得惹火烧身!”小高面色凝重,两眼紧盯着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。以对方显露的气机,不下于自己,也是个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“惹火烧身?我真武道门从来不怕事,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。”空中的白鹤上传来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“是啊,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真武道门不怕事。”清洲苦笑道。

    在天上看见这二人时,清洲本不想多管闲事,这江湖上,打打杀杀的事情多了,真武门虽是正派,可也没闲心去管这些说不上谁对谁错的事,毕竟混江湖的,谁身上没几条人命,谈不上谁比谁无辜。

    可清灵一看这事情,就非要管一管,理由是穿黑衣服的手上拿着个面具,鬼鬼祟祟的,笑的很邪恶,一看就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清灵从没下过山,这是第一次下山,最是对江湖上一些行侠仗义的是感兴趣,催着清洲去帮那个倒地流血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小高一看对面人穿的道袍,心中一凛,知道今天这是怕是有点悬了,扬城现在出现的真武门的人,不用猜,百分之一百,就是为清羽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,要让小高放弃抓清羽,也是不可能的,交不上清羽,就只能把自己的小命交上去。现在小高不由有点懊恼自己先前猫戏老鼠的行为,若不是怀着这样的想法,第二道剑气就能让清羽丧失行动能力,而不是只割个几道伤口,落地后话也太多,没有直接把清羽抓回去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小高这人虽做死士打扮,跟随着玄广,实则是镇山君手下一位将军家的公子哥。年纪轻轻达到先天境,蒙镇山君看重,派来随侍在玄广身边,表面看起来平常面无表情,城府深沉,实则心中傲气大过了天了,不然也不会对玄广的命令阳奉阴违,在监视清羽的时候,跑去给宋子琦献殷情,期望能入宋子琦的眼。

    结果坏了事,受到玄广处罚,现在更是得罪了宋子琦,竹篮打水一场空。虽是祸因皆由自身而起,但小高这等心高气傲之人,可不会反省自身,而是憎恨让他坏事的清羽身上。

    “真武道门,真武道门······”倒在地上的清羽喃喃念着这个刚听到的名词。

    “我是清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清羽。”许是怕别人听不清自己说的话,清羽第二次说话十分大声。

    “好诶,找到清羽小师弟了。”白鹤背上的清灵雀跃道。

    玄风师叔嫌自己二人累赘,扔下二人独自去找清羽。结果,她二人随便找找都能找到清羽,清灵实在高兴坏了。

    “这下,是不得不多管闲事了。”清洲收起苦笑,刚才是漫不经心,过个几招,若这黑衣先天高手不退,他就退,大不了被清灵师妹说几句。现在,他要认真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死。”小高扔掉手上的面具,双手持剑,剑气如柱,向清洲倾压而来。

    小高出身于将军之家,他的剑,比寻常江湖人士用的剑,要宽一点,也长一些,是纯粹的沙场战剑,厚重,磅礴。

    清洲的剑同样有点厚重,但不及小高那么明显,这是专门为了修炼“玄武镇海剑”打造的。清洲性子沉稳,最适合“玄武镇海”路子,这门|玄武镇海剑,他于后天境就开始修炼,专心于一。

    如今用来对敌,“玄武镇海剑”信手拈来,朴实无华的几剑,却将小高的剑气削减,消弭,残留最后一丝剑气,也被偏转,射向他方。

    玄武镇海,靖波伏浪。

    清洲已得这一门四象绝学的真髓。

    小高见自己的剑气被轻描淡写的化解,犹自不信。再发出几道剑气,依然是同样的下场,便持剑与清洲近身相斗。

    然而,真正近身,小高切身体会了玄武镇海剑的可怕。周身仿佛置身于水中,横劈竖斩,皆有一股无形的阻力在阻拦着,削弱这攻击的力量,就连剑身上覆盖的真气,也在不断地被消弭。

    而每当清洲攻击时,自有一股镇压一些之势凝结在剑上,挥剑之时,明明是把剑,面对的小高却仿佛是面对一座山峰,倾折而下,向自己压来。

    短短几剑,小高勉力挡下清洲几记普通的竖斩,只觉手中的剑都要飞出,两手酥麻,小臂上由于过度的压力,渗出点点血珠。

    一力降十会,本事小高这种战剑就擅长的套路,却被施压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完全不是对手,再这样下去,小高可能会被一剑一剑劈死。

    但空手回去,也是死。小高绝不怀疑玄广的狠辣,而且自己坏事在先,杀了自己,便是镇山君那,也说不回理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拼。

    小高怒喝一声,面色赤红,燃烧精血,开始拼命了。

    气机猛然暴涨,手中战剑挥舞,连玄武镇海剑的无形气场都无法再压制他。

    双手持剑,高举过顶,同样是一剑力劈华山,回敬清洲。

    这次,换成清洲被一力降十会,横剑抵着小高燃烧精血的一击,身形一退再退,在地上滑出两道笔直的直线。

    “再来。”又是一声怒喝,小高面色红地要滴出血来,精血再次燃烧。

    清洲连退都退不了,身体被压得向下屈膝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清洲猛地一声大喊,玄武镇海气场,加上自身的真气和力量,将小高的战剑朝一旁格开。

    战剑挥在空处,剑上的真气化为剑气挥出,凿在地上,凿出到深深的剑痕。

    而剑气的方向,指向躺在地上,无力躲闪的清羽。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是夸雷斯马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