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韩娱之寻觅〕〔电影大导演〕〔透视小医仙〕〔乡村小医圣〕〔农女俏媳妇:富户〕〔重生谋爱:腹黑娇〕〔农门小辣妻〕〔荣宠田园:药香王〕〔农门娇妻种田记〕〔异大陆修仙记〕〔重生之豪门导演〕〔小白的幽灵侦探〕〔邪王追妻〕〔农家有女来种田〕〔崩坏纪元〕〔都市之地狱之主〕〔帝国巨星〕〔豪门公子的村姑妻〕〔布衣天国〕〔变身之萌鬼上身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武侠BOSS之路 第五十八章 孟德
    “系统,我要挑战东方不败。”

    “守关boss挑战开始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清羽再睁开眼时,已是处于一处极精致的小花园中,红梅绿竹,青松翠柏,布置得极具匠心,池塘中数对鸳鸯悠游其间,池旁有四只白鹤。不远处,还有一处大花圃,里面尽是深红和粉红的玫瑰,散发出阵阵浓郁的芳香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······黑木崖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守关boss的逼格就是高,清羽此前挑战的人物,都是在空无一物,只有一片白的传承空间进行,而挑战守关boss,竟是在东方不败隐居之处。

    清羽正欲寻找东方不败的身影,忽的眼前红影一闪,只觉眉心刺痛,直传入脑,一阵恍惚。

    清醒时,清羽耳边听到毛驴的憨叫声,已然出了挑战守关boss的空间。挑战失败,刚刚那一瞬间,清羽已经死在了东方不败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差距真大。”清羽揉了揉刺痛的眉心。

    挑战失败,不会损伤于肉体,但痛觉依然残留着。有那么一瞬间,清羽以为自己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进阶后天九重,这一次,也没想过能一次成功,只是想见识一下后天境最强boss的实力,没想到,差距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只见到红影一闪,人就死了,连正面都没见到。这是《辟邪剑法》与《葵花宝典》之间的差距,也是清羽和东方不败之间巨大的实力鸿沟。

    “看来在这后天境,我还有得熬喽。”

    天下武功,无坚不摧,唯快不破。跟不上东方不败的速度,就没有和东方不败交手的资格。

    “若能抽到杨莲亭的人物卡,倒是能易容成他的样子,套路东方不败一波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话,就失去了守关boss的意义。挑战次数不限,清羽有无数次机会挑战东方不败,若连这样都么信心击败东方不败,成为最强的后天境boss,清羽觉得自己也就不过如此了。

    “等我得到欧阳克的传承,就再挑战东方不败一次。”

    两个月过去了,清羽再次得到两张随机后天境的人物卡。

    姓名:欧阳克

    境界:后天九重

    物品:《白驼毒经》

    武功:《瞬息千里》、《神驼雪山掌》、《灵蛇拳》

    评价:色胆包天,拼死要作花下死的风流之鬼,最终求仁得仁,死也甘心了。

    略过嘲讽意义十足的评价不提,欧阳克的传承还是十分有料的。《神驼雪山掌》和《灵蛇拳》都是后天境的上乘武学,《瞬息千里》更是可以让清羽的速度再上一层楼,也是清羽下一次挑战东方不败的依仗。

    《白驼毒经》也能丰富清羽的毒方面的知识。平一指终究是个医生,在炼毒方面,还是不如专精的老毒物欧阳锋的。

    唯一可惜的是欧阳锋没有学会他叔父(老爹)的蛤蟆功,不然就赚翻了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张人物卡······

    姓名:龙啸云

    境界:后天五重

    物品:《怜花宝鉴》(已被抽取)

    武功:《龙家银枪》

    评价:我的家,贤弟送的。我的老婆,贤弟送的。我的儿子,他说他恨不得是贤弟送的······

    龙啸云,天下闻名的风投家,这辈子做的最成功的一笔投资,就是救了李寻欢。然后,票子、房子、女人就都有了,瞬间从屌丝逆袭成高富帅。

    可惜,高富帅是成了,但那颗屌丝之心,却一直改不了。不想着去好好呵护妻子,教导孩子,整天想些有的没的,生怕哪天贤弟从天而降,把票子、房子、女人给拿回去,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这货毫无价值可言,有价值的《怜花宝鉴》已被清羽抽取,剩下的《龙家银枪》,清羽只想说呵呵。

    抽到的下一瞬间,清羽开启人物卡,随手秒杀了龙啸云。

    思绪到此为止,再多想,清羽感觉自己的脑袋又要痛了。东方不败的绣花针刺入清羽的眉心,针上附带的内力贯穿清羽的大脑,那种痛觉,现在还残留着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证明东方不败距离先天只有一线之差。若非环境不允许,笑傲位面已是处于末武时代的开端,天地元气稀薄,东方不败必能突破先天。

    “嘀踏嘀踏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急骤的马蹄声传来,还混杂着车轱辘转动的声音,一辆豪华的双驾马车,在两匹骏马的拉持下,从企业身旁奔驰而过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车夫拉紧缰绳,将奔驰的骏马拉停。

    “喂,那位兄台,兄台······”马车右边的车窗钻出个脑袋,还有一只使劲挥舞的手。

    兄台,叫我?

    清羽摸了摸自己的脸颊,有点恍然。

    与在扬城时不同,那时是别人扮演他,现在,是他扮演别人。用内力刺激肌肉,略微挪移,是清羽看上去就像十八九岁的青年,不复原来那副清秀,带着点稚嫩的面容。配上清羽修长挺拔的身姿,使他看上去英姿勃发。

    双腿微夹,让座下的小毛驴快点走,赶上停在前面的马车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台,叫在下有何事?”

    走近点看,这叫清羽的,也是个二十岁不到的青年。头束金冠,却任由前额两绺散发垂落,满脸轻佻之色,看上去吊儿郎当的。

    “兄台,你也是去神都山河书院求学的吗?”金冠青年嬉皮笑脸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山河书院,正是清羽此行的目的地,扮做求学的书生,去山河书院求学,是清羽两个月前从灵州铭阳城云来客栈得到的唯一信息。

    下一步的指向,还得清羽进入山河书院再说。

    “那正好,不瞒兄台,我也是去山河书院求学的,如此,我们便是将来的同窗,来来,进来聊,我这两天都快闷死了。马车快,兄台也能省点路上的颠簸之苦。”金冠青年好不热情,张口就邀请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,在下就却之不恭了。”清羽想了想,张口回道。

    翻身下毛驴,拿下包裹,拍了拍这小毛驴的背,“走吧,你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毛驴傻愣愣地在路边吃着青草。

    “兄台,我叫金明轩,兄台贵姓?”临上车前,金冠少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免贵,姓孟,名德,孔孟的孟,德行的德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我是夸雷斯马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