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我的男友是笔仙〕〔我真是富二代〕〔泼辣小厨娘〕〔仙侠之最强发明家〕〔娱乐圈之首席溺宠〕〔重回1981:学霸蜜〕〔田园福妃〕〔超级无敌战舰〕〔王牌兵王〕〔有钱就是了不起〕〔大唐司刑丞〕〔超级医生在都市〕〔万道剑尊〕〔绝世巫医〕〔都市最强仙尊〕〔元始玉箓〕〔乡村小邪医〕〔穿呀!主神〕〔神医祖宗回来了〕〔未来武道修练网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武侠BOSS之路 第七十二章 惩罚
    凤九这人,由于从小的生活环境,有着不同于常人的坚忍和狠辣。

    便是清羽,也稍微低估了一点凤九的狠。

    不是对别人狠,而是对自己狠。不过一天,整个神都都传遍了,“赫赫有名”的废皇子凤九,于数日前在天乐坊遭人暗算,如今暗伤发作,卧病在床,距离踏入棺材,也不过是差了几口气的功夫。

    清羽听到客栈里来往的客人谈论这个消息时,也是稍微吃了一惊。按他的意思,是让凤九以曾被张谦定袭击,威胁张谦定,若张谦定不从,则以制造假伤来进一步挟制他。之后,以张谦定来循序渐进,一步一步来掌控张海山。

    不曾想到,凤九听到清羽说能以张谦定来胁控老来得子的左光禄大夫张海山后,便把一开始的目标,就打在了张海山身上,企图一步到位。

    “不过,终究还是有点稚嫩。年轻人还是有点太急躁了,却不知,步子迈太大了,是很有可能扯到蛋的。”清羽摇着头,老气横秋地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需我亲自去一趟凤九的府邸。”

    不去不行啊,凤九是真的下了狠手,现在躺在床上,起都起不来。而且,就算没受伤,要是让人看到据说重伤垂死的九皇子生龙活虎跑到云来客栈,这戏也没法演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九殿下正在内室中,由御医诊断伤势,还请稍待。”凤九府邸的管家引着清羽来到一处庭院中,恭敬对清羽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九公子的病情要紧。”清羽和声道。

    啧啧,凤九过得,可真是落魄啊。清羽站在那里,随意想到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以清羽所见,凤九这处宅院,倒是挺别致的,又给人一种端正大气的感觉。若是寻常富贵人家,此处已算是不错的居所了。但换在凤九身上,就有些不符合他的皇子身份了。别的不说,单是不够大,就已经显露出了凤九不受宠的事实。

    而且,清羽瞄了一眼与自己一同在屋外等候的管家。

    都说“宰相门前七品官”,凤九门前,这管家都不如九品官啊,随便对个来客都毕恭毕敬的。

    “吱呀。”

    一声门响,屋内走出一位年约三十来许,肩上挂着个药箱,留着几缕美髯的中年人,想来便是前来为凤九诊治的宫廷御医了。

    “刘太医,九皇子殿下······”管家急忙上前问道。

    刘太医直接将一张方子塞到管家手里,生冷地说道:“按方抓药,按时吃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管家不以为意,抓着方子,对清羽笑了笑,道:“这位公子,请进去吧。老奴还需为殿下熬药,便不配公子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管家还要亲自熬药,普通富贵人家的仆人都比你家的“殿下”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清羽推开房门,进屋去找凤九。

    屋内炉火烧的很旺,把整个房间都给烘得十分暖和。凤九裹着厚厚的被子,卧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御医怎么说?”一进门,清羽就问道。

    凤九微微一怔,没想到清羽会问这个,说道:“按时服药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清羽听后,来回踱几步后,道:“这次,你的计划太急躁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时已打听过,昨夜,张谦定并未去天乐坊寻欢。”

    张谦定,谦虚坚定,听好的名字,可惜他并没有做到这一点。为人张狂,连皇子都敢敲闷棍,更是天乐坊的常客,夜夜无女不欢,一点定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要不是张海山老了,不中用了,非得生个第二胎不可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害怕暴露了袭击你的事实,但也有可能,是张海山知道了这事,不让他出门。

    不管究竟是哪种,计划都将落空。御医说你并无大碍,这事瞒不住有心人。只要张谦定告诉张海山事情,以张海山在宦海沉浮多年的手段,摆平这件事,并不困难。毕竟,你只是个不受宠的皇子。”

    又是因为不受宠。凤九在被子下的拳头用力攥起,他受够了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关乎我的修为进境,我会想法子。至少,练功的资粮还是得从张家那里拿到的。至于你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清羽冷厉地看着凤九,“私自改动计划不是不行,但并未达成应有的结果,便是你的过错了。今日,你便慢慢体会一下这失败的惩罚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在此住下,放心,不会让你死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清羽便打算去找管家,让他给自己安排个厢房,今夜暂且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身后,凤九终于意识到清羽所说的惩罚是什么,那种空虚奇痒难耐的感觉,比杀了他还难受,“等等,孟兄,孟兄··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清羽置之不理,头也不回地离去。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夜里,一直担惊受怕,不敢睡觉的凤九感觉到那股熟悉奇痒再次袭来,不由张口欲呼。

    “若是引来管家或是其他下人,你便在此等死吧。”耳边传来清羽的声音。

    凤九张口咬住被子的一角,只能发出“唔唔唔······”的模糊声音。

    尽管认为这种折磨生不如死,但他依然选择活下去。这就是凤九,出身天潢贵胄,却活得如野草般坚韧。

    空虚奇痒的感觉不发于肌骨,而是从身体深处传来,便是想挠痒,也无处去挠。

    凤九被这种感觉给弄得到处打滚,偏偏因为奇痒的警告,他还不能叫喊出来。这种感觉,当真是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······”奇痒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,便从窗外打开窗门,跃入房中。

    按住凤九相应的穴位,将内力输入其中。

    很快,凤九因为奇痒的折磨,而显得狰狞的面孔渐渐缓和,从大痛苦转为大极乐。

    而这,也是凤九自身意志最薄弱的时候。

    清羽自怀中掏出个药瓶,将瓶塞拔出。

    凤九终究还是不太安分,且由于过往经历,他显得有些急功近利,这样的性子,不利于清羽的计划行事。

    所以,清羽决定打个保险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王者归来洛天〕〔七零萌妻有点甜〕〔宠妻总裁坏透了〕〔海贼之无双弓兵〕〔有你便是晴天艾天〕〔我能看到成功率〕〔绝世主宰〕〔病娇老公,请宠我〕〔宇宙最强星途〕〔重生之都市狂尊〕〔都市盘龙〕〔大唐:最强升官系〕〔杀手老婆极品男〕〔史上最强狂帝〕〔甜妻要翻墙:先生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