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韩娱之寻觅〕〔电影大导演〕〔透视小医仙〕〔乡村小医圣〕〔农女俏媳妇:富户〕〔重生谋爱:腹黑娇〕〔农门小辣妻〕〔荣宠田园:药香王〕〔农门娇妻种田记〕〔异大陆修仙记〕〔重生之豪门导演〕〔小白的幽灵侦探〕〔邪王追妻〕〔农家有女来种田〕〔崩坏纪元〕〔都市之地狱之主〕〔帝国巨星〕〔豪门公子的村姑妻〕〔布衣天国〕〔变身之萌鬼上身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武侠BOSS之路 第一百二十章 背叛(二合一章节,4000字)
    “秘境里的事,我们还是别插手吧······”出乎意料的话,未曾料到的人,以及······防不胜防的攻击。

    来自背后的决绝一击,打断了诸葛龙宿引动浩气长河的举动,也让其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“路先生,你干什么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路青竹,你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

    突然发生的变故,让这些平常沉稳持重的讲师们都措手不及,以致于忘了拿下那个袭击他们的院长的叛徒。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,只是让这场文坛争位变得更加公平罢了。”路青竹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,接替了诸葛龙宿,开始引动浩气长河。

    山河书院的浩气长河,就像那些宗派的护派大阵一样,最高层的几个人都有相应的权限,以最高的领导者,也就是院长为最高权限,再有几个低一级的权限,由和诸葛龙宿同一辈的几个师兄们持有。

    浩气长河在路青竹的引动下,散开化作一层天幕,笼罩着整个山河书院,将书院与外界分割,再也无法自由进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······”随着连连长笑声,路青竹飞身而起,落在对面的明瑞身旁,“诸葛龙宿依然重伤,无力再引动浩气长河,其余几人的权限都和我等同,短时间内不能再次更改我的指令。山顶的孟山长依然在闭关中,不会察觉此地的变故。诸位,整个山河书院已与外界隔绝,此中一切,都无法传之外界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龙宿欲再次引动浩气长河,让它回复原状,然而,他的伤势实在太重,刚一动真气,就经脉一阵绞痛,真气倒冲,吐出一口鲜血,实在无力继续。

    他毕竟不是通神境,虽然在浩气长河加持下能轻而易举胜过通神境的明瑞,但其本人境界已然处在真丹境。他在全心引动浩气长河的状态下,受到路青竹的突然袭击,哪怕是本人境界高于路青竹,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,依然受到了足以危机生命的重创。

    而浩气长河需要强大的真气运行,才能与其引起共鸣。目前状态下的诸葛龙宿,根本办不到这事。

    诸葛龙宿再受创伤,一个踉跄,险些跌到,好在他身后的欧阳偃眼快扶住他,才没让他在敌人和书院学子面前露丑。

    微微依靠这欧阳偃,诸葛龙宿竖起颤巍巍的手指,指着已站在对立面的路青竹颤声道:“路师兄,你为什么······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路青竹微微侧目,似是无法面对诸葛龙宿的指责,面露些微愧色,唏嘘道:“诸葛师弟,为兄只是怕死罢了。

    还记得四十年前,朱希平带着亲传弟子来书院挑战孟师吗?当时,朱希平最看重的弟子王景阳出言不逊,辱及孟师,我气不过,与他相争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也是在这正气广场上吧······”路青竹面露追忆之色,“王景阳深得朱希平的真传,我虽虚长几岁,却也不是他的对手。想要获胜,唯有行险。所以,当时我拼着性命不要,硬受王景阳三掌,还其头颅一掌。这一掌,让他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但我也不好过,王景阳那三掌亦是让我生命垂危,幸得孟师救助,我方可苟全性命。但王景阳虽死,他残留的真气却是深深与我的真气纠缠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以我的真气一起增长,就连孟师之能,也无法将其分离。

    这四十年来,我就像被王景阳的幽魂附体,日夜与其死斗,以保性命。但我只是个凡人,我真的支撑不住了,所以,我只能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“住口,路青竹,你安敢出此无耻之言!!!”诸葛龙宿身旁的一人猛然出声怒喝道。

    那人须发皆白,看起来已是垂垂老矣,但他的腰背,却依然挺得笔直,仿佛一根苍竹,岁月只会让他的腰骨更加硬朗粗壮,而不会让他屈身弯腰。他叫宁陵,孟山河还在世的弟子中最年长的一位。

    宁陵被路青竹的言语气得须发皆扬,他伸手戟指路青竹,怒声喝问道:“怕死?我儒家弟子,尤其是我儒家义脉的弟子竟然会怕死?这正是天大的笑话,笑话!!!

    由说出‘舍生取义’的亚圣传下的道统竟然因为怕死而背叛师门,当真是我山河书院的大不幸,我儒门的大不幸。路青竹,你简直不配为人!!”

    孟山河作为老牌通神境强者,从三百年前的大周活到现在,最初的那批弟子早在岁月中逝去,宁陵已是目前最年老的弟子。论武功,宁陵不是最强的,甚至由于年老体衰,境界快倒退到神元境了。

    但若论读书人的气节,宁陵可说是在孟山河现存的弟子中是武科争议的第一。在宁陵还是少年时,他就经常受到那些经历过大周覆灭的师兄们的教诲,儒家,舍生取义,宁死不屈。这是在大乾崛起之势已然不可阻挡时依然敢挡在前面,与其斗争的大周人所留下的精神传承。

    “路青竹,你该死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宁陵的话句句戳中路青竹心中的痛点,让他恼羞成怒起来,“够了,老家伙,你懂什么,你活够了,我还没活够呢。我二十几岁时受此重创,人生最重要的几十年都被白白苦耗,你又怎能知晓我的不甘。

    最初十年,我常安慰自己,以我性命,换理学未来执掌者的性命,怎么说都是我赚了,何况我还没死。可是,可是······那种没日没夜与那王景阳的幽魂争命,时时刻刻都有死亡在身侧窥伺,这种感觉,你们怎么能懂?”

    路青竹猛然扬头,一股强大的生命力出现在他那满是垂死暮气的身上。带着病色的脸庞,花白的头发,在这股生命力下褪去,重新出现的,是乌黑如墨的长发,以及恍如而立之年的面容。

    路青竹握着年轻有力的臂膀,“近四十年,我处在神元境,生命如风中残烛,将息未息。如今,我终于摆脱了死亡的觊觎,王景阳的幽魂,也被我吞噬。这种重生的感觉,真是让人着迷。”

    近四十年和王景阳残留的真气纠缠争斗,让两人的真气都磨砺得精纯无比。精神也在死亡的威胁下变得极其坚韧。在转修理学功法,吞噬王景阳的真气后,再服食助长精气的天材地宝,路青竹便顺理成章地精气神合一,进阶真丹境,寿元大涨,回复年轻。

    “路师兄,值得吗?”诸葛龙宿看着路青竹欣喜若狂的脸庞,深深问道。

    “值得。”这一次,路青竹没有回避,而是正视诸葛龙宿的双眼,坚定果决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没有等死过的人是不会了解等死的痛苦。为得到这重生的机会,哪怕放弃一切,路青竹都觉得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路青竹能与死亡相争,坚持近四十年,已是超越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。人们可以怒斥他的背叛,却不能指责他求生的本能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路师兄,不,路青竹,今日,你我一刀两断。”诸葛龙宿挣扎着使劲,一把撕掉左袖。

    “一刀两断。”诸葛龙宿身后,与路青竹同辈的师兄弟们,亦是一把撕掉衣袖,与他绝断情谊。

    “路青竹,你这背叛者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宁陵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点,就无需宁师兄担心了,我身为理学现在的执掌者,自然会和路师兄互相扶持的。”明瑞笑吟吟地接口道。

    “呸,一丘之貉。”宁陵看着他们两吐了一口唾沫。

    “瞎嚷嚷什么。”自从到场后,就一直未曾出声的罗酆忽然站起,漆黑的战戟立在身旁,“诸葛龙宿已然重伤,山河书院又已封闭,我等何不趁此机会,一不做二不休,干脆出手杀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凤鸣萧交给我,其他的,你们来处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本就剑拔弩张的气氛更显沉凝,便是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北周皇室等人,亦是绷紧了神经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“这······”明瑞亦是有点心动了,除掉凤鸣萧和诸葛龙宿等人,虽会触怒孟山河,此行的目的天子武学也可能会泡汤,却也能大大削弱北周的实力。

    两者得失之间,着实有点不好衡量。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啊,神侯。”路青竹急忙阻止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罗酆撇了路青竹一眼。这种背叛者,也就只有同为背叛者的明瑞会看好他。他罗酆,是万万看不起这种人的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有何高见?”明瑞说道。

    路青竹解释道:“师弟,你离开书院时,浩气长河还未成型,却是有所不知,诸葛龙宿如今虽深受重伤,无力引动浩气长河。但若真把他逼到了极致,他豁出性命,可以把浩气长河引爆,与我等同归于尽。到时候,便是能逃过浩气长河的爆炸,却也逃不过被惊动的孟山长的追杀啊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?”罗酆以不信任的眼神看了一脸路青竹,在看向对面的诸葛龙宿等人。

    “事关生死,岂有玩笑之理。”路青竹脑门上都急出了汗水,他放弃一切,背叛师门是为了哪般,还不是为了卿卿性命。如今刚重获生机,却因为罗酆的举动,马上又受到死亡的威胁,怎能让他不急。

    “额哈哈······诸位,神侯只是开个玩笑,诸位不要紧张,玩笑罢了,”明瑞突然笑道,“不要紧张,我们只是来参加文坛争位的,有怎会妄动刀戈呢?是吧,神侯?”

    罗酆冷哼一声,坐回原位。

    “这玩笑,可一点都不好笑,罗神侯。”凤鸣萧女人的小心眼发作,不由刺了罗酆一句,引来罗酆的冷眼逼视。

    明瑞打了个圆场:“诸位,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只有耐心等待,等时间过去,看谁能获胜。”

    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    清羽只觉一个眨眼间,就已身处在山林之中,周遭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。

    轻身沿着身边的大树直上,以轻功飞到树顶,四处张望,“这地方,有点眼熟啊······”

    卓绝的目力能看到目光所及的一切事物详细,清羽只觉眼前的景色和自己记忆中的某处场景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这份熟悉,不是指天空之上的白茫茫的,和传承空间相似的景象。

    而是所处山林以及周遭其他的景色,令清羽感到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「黑天书」带来的神通,目前还未命名的神眼四处扫视,寻找文坛争位的参与者以及其他的一些特异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咦,那是······”目光扫过往上的山顶之处,透各处树木和其他山岩的遮掩之间,清羽能看到,山顶一处眼熟的建筑一角。记忆迅速检索看到的建筑一角。

    “书院,错不了,山顶属于核心学子的书院。”

    清羽曾经在高处举目眺望过大同山的山顶处的书院,与现在看到的建筑一角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那么,这里就是另一处大同山喽。”

    有了对照物,清羽也认出了之前的眼熟之处由何而来。毕竟,他所长期待过的山林,除了远在青州的北苍山,也就只有目前所住的大同山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天子武学极有可能会在山顶的书院中了。”清羽暗自沉吟。

    由于这次文坛争位的特殊性,书院方面干脆就把这次要争的东西放入小秘境中,让参与者进入争夺。一天一夜后,小秘境再次打开,拿到东西的就是获胜者,可以直接带着奖品高高兴兴回家了。十分简单粗暴的规则。

    “这么一看来,这次文坛争位的要点就不是找东西,而是抢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要真的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,肯定会吸引到大量的目光注视。尤其是那些经常往山顶书院走的核心学子们,他们一旦看到,肯定能一眼认出那就是他们经常往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场特殊的比赛,打从一开始,就向着你死我活的方向发展,丝毫不像是一群读书人参与的比赛。某个冒牌书生想道。

    清羽正思考着事情,突有恶风自脑后而来。

    站这么高,不打你打谁······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王者归来洛天〕〔七零萌妻有点甜〕〔穿成反派他前妻[穿〕〔颜夕江墨琛〕〔六合天师〕〔万千厉鬼排队表白〕〔盛世鲛妃〕〔原始星球我为王〕〔宠妻总裁坏透了〕〔解忧医馆〕〔有你便是晴天艾天〕〔归楚〕〔我的老公是狐仙〕〔八十年代嫁恶霸〕〔毒戮天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