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九转帝尊〕〔绝色校花的超级狂〕〔萌萌爱:甜甜青梅〕〔重生娱乐圈:隐婚〕〔我夺舍了魔皇〕〔重生八零:战神老〕〔奇迹的召唤师〕〔快穿:攻略男神10〕〔纵横道仙〕〔最强车神〕〔都市帝龙医仙〕〔超强恋爱:男神来〕〔尘脉〕〔乱世红颜:食人王〕〔万古最强宗〕〔杀剑诀〕〔宁明鬼录〕〔漫威世界的暗殿骑〕〔里表世界〕〔神府丹尊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重生洪荒棋圣 0025、觉醒的洪荒奔走相告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个巨大的秘密,在洪荒中终于渐渐传开了:

    “知道吗,原本这遍地都是的灵气,马上就要消失!”

    “还用问为什么,当然是那些穷凶极恶什么都吃的凶兽了!”

    “灵气是十分干净的东西,而太多被凶兽吃掉的生灵,他们一个个无处可去的怨念和委屈,很多都变成了幽灵。”

    “而幽灵加上怨气,再加上凶兽成天吃肉的大臭屁,这洪荒就被污染了,灵气也就慢慢走向枯竭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灵气,以后所有的生灵吃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据说上天有好生之德,而且也天无绝人之路,传下了一门修炼法门。”

    “别问我,这法门长什么样子,上面写的都是些什么,我也没见过,更不知道能从哪里得到它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为什么要修炼?”

    “你这头傻猪,唉,要变强,要修炼,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啊!”

    “哎呀,快让一下,我要吃最后一口灵气,以后怕是再也吃不到喽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的生灵奔走相告,神情沮丧。

    一群群的生灵,开始物以类聚,再也没有了洪荒最初万物和谐共存的气象。

    虎豹成群,狼狈为奸,牛羊吃草,百鸟不落地,猴子上树,鱼群相互取暖,虫子钻地的钻地,打洞的打洞。

    就连最柔弱的小草,也在某一天,不知不觉进化出了一种汁液:

    遇见气味相投的灵兽吃草,它会愉快地分泌出甜蜜味道。

    遇到讨厌的家伙,那对不起,那苦苦的味道,一定会让你终身难忘。

    彼此提防,相互倾轧,形同陌路,一对白虎白鹤,在经历了数千年的没有种族鸿沟的友谊之后,也终于在这人吃人草吃草鱼吃鱼的分化大势下,进行了最后的告别:

    “大白,你还是要少吃肉,看见凶兽还是要躲开一些。你是森林之王,虽然没有什么天敌,平日里还是要小心为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这小白哭什么?咱们又不是不见面了,哦对,见面也只能看看而已。唉,小白呀,你是与灵性的,但愿你会早日找到那洪荒中的修炼法门,我、我也就不会常常担心于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对朝夕相处了数千年的白虎、白鹤,虽然不是洪荒其他地方的灵兽,但在这股天地分化的大势之下,一样未能幸免。这不是他们几千年厮混在一起的那点感情,能够左右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定数,这就是大势,其他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任何生灵,天性中都藏着两个分身:一个善,一个恶。

    但什么是善,什么是恶?

    当善活得太久,不免就会流于虚伪,直至伪善,这时恶就会出来。善恶就是这样一对孪生兄弟,天天打架,却又天天相亲相爱。

    望着白虎痛苦地咆哮一声,跑向遥远的山林,周天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白鹤凄婉地啼鸣一声,拍打着双翅飞入云端,周天还是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也不知从哪一天开始的,原本灵气浓郁、草木葱茏被无数生灵追逐的地方,一下子变成了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万恶之源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源头自然还是来自于作恶多端的凶兽。

    这些被大道之势碾碎做为洪荒养料的邪灵,在数以万年的潜行中,不知不觉自我凝结怨气淬炼出形神的凶兽,一出世诞生的灵智,因其混沌根脚和出生的缘故便远远高于洪荒中的任何灵兽。

    高灵智带来高智慧。

    几乎从出生的第一天开始,任何一头凶兽就会天然地知道,越是灵气充盈的地方,灵兽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当所有的凶兽为此蜂拥而至,这些灵气丰沛之地,不知不觉就变成了屠宰场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再傻的灵兽,也会因此觉醒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来二去,灵气宝地变成了人人唾弃之地。

    失去了生灵的生气与灵动,原本就是为万千生灵而生的灵气,也就逐渐失去了存在的价值。

    周天,就是这样眼瞅着四周灵气的枯竭,眼瞅着自己的这一方百里之地原本气势磅礴的灵气漩涡,缓缓地停止了转动,直至最后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这是大势所趋,周天倒也没有任何心理上的波动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突然间从这方圆百里之地逃离的无数生灵,他一时半会还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不是说属地里的生灵,自动归属于领地吗?

    还是自己从一开始,就把这一切都理解错误?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当周天失意地游荡在这方圆百里之地漫游之时,一只乌鹭突然仓皇地从天而降,他才瞬间有了顿悟:

    自己这份莫名其妙的情感,是危险的。

    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
    大道无情,目空一切,唯我自在,方有万事万物的活路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自己,仅仅拘泥于这小小的百里方圆之地,面对大势之下正常逃离的生灵,便生出了留恋之意悲愤之心,岂不可笑?

    孰不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。

    孰不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。

    孰不知有情是一种最毒的药……

    豁然开朗中,周天对这只突然莽撞地闯入的乌鹭,便有了一丝好奇的端详。

    这只傻鸟,人家都是倾巢而出,望风而去,你倒好,一个人扑扇着风尘仆仆的翅膀,逆流而上,不会是迷路了吧?

    仅仅是一闪念之间,望着几乎人去楼空的方圆百里之地,周天第一次面对生灵,有了说话的**。

    之前倒不是不想说,而是不敢说。

    因为神识里总有这样一种记忆中的执念,据说背景太过强大,根脚过于深厚的人,是不可以随便开口的。

    一开口,可能就是因果。

    一个字,可能就是一个法门。

    一道眼神,可能就是一把利刃。

    面对羸弱的生灵,这些看似寻常的一举一动,可能就会让他们承受不了巨大的信息量而送命。

    所以直到现在,周天都是三缄其口,从不与属地中的任何一个生灵长久对视,更比说开言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,大势之下,他自然也要顺势而为。

    或许,这只晕头晕脑闯进来的乌鹭,正是给他送上门来正式开口说话的天机也未可知呢?~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归楚〕〔颜夕江墨琛〕〔我的老公是狐仙〕〔忠贞不渝的生死爱〕〔海贼之海军雷神〕〔踏天争仙〕〔未来武道修练网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毒戮天下〕〔盛世鲛妃〕〔从僵尸先生开始的〕〔我有24颗定海神珠〕〔穿成反派他前妻[穿〕〔爱你,如灿烂烟花〕〔不正经修真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