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神医高手在都市〕〔如来必须死〕〔攻略极品〕〔盖世帝尊〕〔都市之至尊武馆〕〔偏执痞少,深入宠〕〔英雄联盟之兼职主〕〔都市之电竞称王〕〔八零后的重生传奇〕〔超维入侵〕〔我在仙界卖女装〕〔错乱的世界〕〔我在木叶抽美漫〕〔金主大人,养一送〕〔重生之全能首富〕〔重生东游记〕〔超级狂兵〕〔茅山终极僵尸王〕〔无敌养鲲系统〕〔木叶之千夜传说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重生洪荒棋圣 0030、此山名曰天元(一)
    半山腰一过,也不知是不是高度倍增带来的高度气压,周天攀爬所需要付出的心力,已经明显提高了几倍之数。

    当精疲力竭地咬牙坚持,又攀升了七八层悬崖峭壁,一股更加强烈的阻挡之势,开始显现了威力。

    这时,哪怕就算上升一寸之地,周天都感觉好像要使出吃奶之力,才能攀援上去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天过去,周天回首看了一眼,从半山腰开始艰难以来,一天时间,他才仅仅攀到距离半山腰十层之上的悬崖峭壁处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从半山腰开始,这一天时间,他几乎都耗费在了这十层中的最后的一两层的距离上。

    看来,今天是肯定爬不动了,只能休息,明天再继续。

    如果这时已经有了身体,周天相信自己一定会就此躺在原地,说什么也不会再动弹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却在真正的山里野外了。虽说山还是这座山,可一来这山何其大也,而来这里已不是半山腰处,而且现在是处于任务阶段,不可能像从前那几次偶尔探山之举,累了乏了烦了,直接掉头回去就是。

    现在若是转头回去,你就一定会被清零,还得从山脚下重新来过。所以,在成功登顶并为这座山峰完成命名之前,就算再苦再累,周天也只能硬着头皮咬牙坚持。

    只是,与那百尺之地巨石之间的“家”相比,这荒郊野外可真的是极端之苦寒之地啊!

    周天因为疲劳,开始还只是就近随便找了一快石头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没睡一会儿,他就被刺骨的寒气给冻醒了。

    痛苦之余,只好钻出来到处找那种与自己气息最相合的石头。

    在寻找石头的过程中,周天才第一次真正领略到了洪荒的原始威力:

    极度寒冷不说,极度苍凉不说,极度蛮荒不说,单只说这吹来吹去的气流,那是真的如两把刀子一样啊——

    当气流快速流动时,它就是一把利刃,会将你割得皮开肉绽,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当气流缓慢流淌时。它又是一把杀人不眨眼的钝刀,一下一下地折磨着你,比那利刃还要阴狠毒辣!

    而这山谷之间的风,又恰似一张张磨砂纸,吹不进你的骨头里,却能在你全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上,摩擦,摩擦,简直比那两把刀子还要伤人……

    经历了这一夜辗转反侧的刁钻折磨,周天这才意识到半山腰中的那个“家”是多么的温暖和重要。

    而那片包裹着黑白圆石的巨石的百尺之地的保护作用,又是多么的不可或缺!

    这世间,果然是拥有时你不知其好,一但失去,才知珍贵。

    早晨醒来,周天真是好一番感慨,方才咬紧牙关从昨晚找到的一块黑白相间的山石中,极不情愿地挤了出来。

    出来后,他盯着这块黑白相间的山石,出神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像这样的山石,之前那几次爬山、探山、巡山的时候,也曾见到过。

    只是感觉那时候似乎很多,虽然不是遍地都有,而且大多都掩隐在其他山石与林木中,但基本上每个地方都能看到一些。

    而现在呢,不知怎么放眼望去,要寻找半天,才能看到一块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周天望着到处都是狼藉的山体,忽然失笑了起来:

    嗨,怎么把大道之眼给忘了?

    被大道之眼盯上,就算只是轻飘飘的一瞥,那对谁都是一场浩劫啊!

    山体崩塌,根基摇动,那些黑白相间的石头,很可能大部分都被深埋到了无数的碎石瓦砾中去了。

    沉思中,一只高达数丈的黄毛猴子,忽然从从附近一处荒草遮蔽的山穴里一蹦而出,先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两眼便开始轱轱辘辘转着,不知想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它盯着周天刚刚钻出来的那块黑白石,一下子出奇地安静了。

    看了半晌,它忽然呲牙一笑,探手一抓,便将黑白石紧紧捏在了巨大的爪子中,还放在嘴里咬了咬,随即狂喜地抓耳挠腮着,两腿轻轻一跃,纵身便跳到了上一层悬崖峭壁上。

    周天在一旁看得不由得一阵眼热。

    唉,这先天的本体,果然各有各的好处呀,若论起爬高爬低,穿山越岭,谁又能比得过猴子们哩。

    盯着黄毛猴子轻松攀援的背影,周天的心里忍不住就是一跳:

    这黄毛猴子,既然如此喜欢这黑白相间的石头,而且又如此矫健善爬,如果我索性呆在石头里面不出来,只需一路跟着他,岂不是……

    正想到一半时,神识中就是猛地一痛,就像被人突然敲了一闷棍似的,直打得周天一阵头晕目眩,眼冒金花,他才反应过来:

    啊呀,自己怎么能有这种苟且念头?

    该打,该打!

    周天不觉有些面红耳赤,就像有人围观一样,讪讪地看了看四周,赶紧收摄心神,给自己鼓了鼓劲,开始接着昨日的爬山印记,继续攀援而上。

    然而,刚刚爬了还不到数十米,一股莫名的力量,又像昨天那样如影随形地出现了:

    神识中犹如双手向上攀援的劲力,被一种奇怪的黏合力,牢牢地在他与山体的每一处缝隙或凸起处交互时,都像胶水一样让他难以移动。

    神识中宛如双腿向上托举的蹬力,则被一股使劲下坠的引力紧紧缠绕着,每每往上蹬踏一步,双脚都像绑着一对千斤重的秤砣,让周天感觉不仅寸步难行,而且还有种走一步退两步的错觉。

    从误入洪荒以来,周天除了睡觉就是冥想,几乎还没有开口骂过人。尤其是在觉悟之后,他更懂得三缄其口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在洪荒,随便说句话都是因果,更何况破口大骂?

    但是现在,周天真的很想愤怒的破口大骂!

    只是,在与这莫名出现的神秘之力胶着之时,他就是想骂人也不敢张嘴。

    因为他一开口,自己奋力拼搏的那口气必然松懈。那样的话,自己会不会直接跌下山去,还真是难以预料。

    就这样,又是一天悲催的过去,周天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天攀爬上来的距离,目测一下,估计最多也就百十米,心中不由得就是仰天长叹:

    那大道之眼传箴言,说须得在一年之内登顶,初闻还觉可笑,以为是白送分考题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知道,任何时候,这世界都千万不要随便去猜测它的深意……~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王者归来洛天〕〔七零萌妻有点甜〕〔重生之都市狂尊〕〔海贼之无双弓兵〕〔六合天师〕〔万千厉鬼排队表白〕〔殇颂〕〔神秘总裁太给力〕〔盛世鲛妃〕〔木叶起航〕〔宠妻总裁坏透了〕〔史上最强狂帝〕〔替嫁暖婚:老公,〕〔为妃两世〕〔辣手兵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