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不一样的甜宠老公〕〔唐朝工科生〕〔王牌大高手〕〔魔鬼经纪人〕〔娱乐之唯一传说〕〔我的皮肤强无敌〕〔钱方有家客栈〕〔英雄联盟之重生主〕〔星武联盟〕〔大总裁,小娇妻〕〔末世重生:魔方空〕〔三国之帝霸万界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篮场执剑人〕〔我的海克斯心脏〕〔汉末昂魏〕〔霍总,养妻已成瘾〕〔拜见大魔王〕〔重启修仙纪元〕〔惹上腹黑要小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重生洪荒棋圣 0042、纷至沓来的众生相
    一头青背孤狼,踽踽独行在洪荒一角的密林中。

    这片密林,并不是他的栖息地。

    他是从更荒凉的西北方向,一路追随着迁徙的食草大军,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食草族对大地灵气变化的灵敏度,就是比他们这些食肉族强大。

    这里果然水美草肥,鸟语花香,灵秀万千。

    自从在西北苦寒之地,莫名其妙就诞生了灵智以来,虽然他还是以吃肉为主,但是自己内心中的某种变化,他也是冷暖自知的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,是从偶然一次飘过的风里,听到的一句不知谁说出话语开始的。

    那话说,“要变强,要修炼”!

    虽然只有短短几个字,但每个字,都像他遇到过的那些比他强大不知多少倍的凶兽,那一只巨掌重重拍下的力道,狠狠敲打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才领悟到了一种虚无的疼痛,其实比一只凶兽的巨掌实实在在打在身上,还要更加的疼痛!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最害怕的,已经不是那横行在大河山川中的凶兽,而是这个虚无中的说话之人。

    说一句话,就能将人的心打疼,那凶兽简直就不值一提了!

    所以,从现在开始,他无论如何都要去找到那个人。

    那句话是从东方顺着风向飘过来的。

    穿过这片密林,青背孤狼突然又听到了一个声音,只一瞬间,来自于他狼族的本能嗅觉,便立刻嗅出了这个声音说话的气味,似乎与之前他听到的那句话,味道几乎一样。

    不,也还是有些不同之处:

    前面一句话,有点像他刚刚有了灵智时,有些不知所措,又有些牙牙学语,从嘴里不知不觉冒出来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现在听到的话语,就多了许多东西。就像他饿极时,凶狠地扑向猎物,果敢勇敢,意志坚定,没有任何迟疑,更没有一点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只是,话他倒是听清楚了,可是脑袋到现在还是懵懵的。

    棋,什么是棋,是能吃的食草族那些香喷喷的肉,还是那些让他晚上很舒服的干草?

    什么是棋子,什么是棋局,听着怪怪的。

    这些棋子、棋局,就是“要变强要修炼”那句话吗?

    青背孤狼头痛地思索着,猛然烦躁地一巴掌拍在自己脑袋上,就看见一个影子,远远地蹲在对面的山头,一动不动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却是一只玄黄狼狈。

    说起来,这只狈,似乎一路都在跟着自己,搞不清他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青背孤狼有些不快,尤其是现在,所以突然发出一声嚎叫道

    “该死的狈,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?别以为咱们是远亲,老子就不敢动你,还一路跟着,惹烦了老子咬死你!”

    玄黄狼狈却是一动不动,继续盯着青背孤狼,半晌才若有所思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要干什么去,因为我跟你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本能地抬头看了看天,才又露出一脸向往道:

    “那些家伙都说,那声音虽然听上去好像比凶兽还要厉害,但是谁也没见过,怕都是骗人的呐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不怕。他们说,那声音会把我们骗过去,然后一个个的吃掉。吃不完的,就赶进一座山里面养着,到时吃一个抓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青背孤狼便怒气冲冲地打断玄黄狼狈的话头道:

    “放屁,你给我住口!还说你不怕,不怕还听那些家伙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玄黄狼狈望着暴怒的青背孤狼,马上狡猾地一笑道:

    “乱嚼舌头的那些家伙的确可恶,每次我遇见他们都想打一架。可是我一人打不过,不如以后我们干脆一起走,就不用再怕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玄黄狼狈果然很是狡诈,说的事,尽是他们这一路上遇到的倒霉过往,直听得青背孤狼完全忘记了愤怒,深以为然地哼哼道:

    “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,也罢,你愿意一起就一起吧,了不起到时有人欺负你,我帮你一把就是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一狼一狈,一前一后,循着话语的气息来处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正是春暖花开时节,到处鸟语花香,春意盎然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些肆虐洪荒的凶兽,是不是过于冷血,所以都跑去晒太阳,现在竟然很少有拦路吃人的现象发生。

    一条大河,横亘在通往东方洪荒的大地之上。

    冰河消融的大河,尚能看见有巨大的冰块,漂浮在河面上,在河流的冲刷下,横冲直撞着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冰块上,有不少困在上面的各种生灵,有的惊慌失措,有的稳若泰山。

    但更多的,还是在大河两岸,一眼数不过来的大大小小生灵。

    一狼一狈对视一眼,有些傻掉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多家伙呀,要不我们还是先走远一些吧?”

    玄黄狼狈小声嘀咕着,都有点不敢看那些从前在山林和草原之上的各种王者——

    什么老虎呀,山豹呀,熊罴呀,怎么一条河,把所以对眼不对眼的生灵,全给弄到一块了……

    青背孤狼也是有些心虚,特别是对那种黑背白毛的狗獾子,到现在他都还有巨大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有一年冬天,这青背孤狼在自己的栖息地,实在没有寻觅到猎物了,最后不得不对这以前从来不在食谱上的黑背白毛狗獾子下了嘴。

    谁知,这狗獾子一点也不像看上去的那样温顺和气。

    两下一交手,瞬间爆发出惊人战力的狗獾子,便将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青背孤狼,打了一个措手不及,生生被咬断了一条前腿。

    若不是青背孤狼天生苦寒之地,生就一副铁石心肠,当即不管不顾地拖着受伤的身躯冲向狗獾的巢穴,狗獾为了护崽,这才被他声东击西捡了一条命回来。

    此刻,在这大河的这边,混杂在无数生灵中就有不少黑白相间的狗獾子。想到从前,青背孤狼都还是有些两腿打飘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没有因为玄黄狼狈的一句话,就这么轻易退缩。

    再说了,退缩能退到哪里去,再回到那条好不容易走出来的山谷吗?

    青背孤狼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条黑气沉沉的山谷。~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归楚〕〔颜夕江墨琛〕〔我的老公是狐仙〕〔忠贞不渝的生死爱〕〔海贼之海军雷神〕〔踏天争仙〕〔未来武道修练网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毒戮天下〕〔盛世鲛妃〕〔从僵尸先生开始的〕〔我有24颗定海神珠〕〔穿成反派他前妻[穿〕〔爱你,如灿烂烟花〕〔不正经修真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