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不一样的甜宠老公〕〔唐朝工科生〕〔王牌大高手〕〔魔鬼经纪人〕〔娱乐之唯一传说〕〔我的皮肤强无敌〕〔钱方有家客栈〕〔英雄联盟之重生主〕〔星武联盟〕〔大总裁,小娇妻〕〔末世重生:魔方空〕〔三国之帝霸万界系〕〔第一强者〕〔篮场执剑人〕〔我的海克斯心脏〕〔汉末昂魏〕〔霍总,养妻已成瘾〕〔拜见大魔王〕〔重启修仙纪元〕〔惹上腹黑要小心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重生洪荒棋圣 0053、一条黑蛇的大怨念
    “他这是在说法啊!”

    原本已经像周天一样进入到了一种忘我状态,并且如出一辙地像周天看到了黑猩猩一样,女娲也在她自我的虚幻境看到了伏羲,场景正是他俩懵懂初开之时——

    那时,两人正在一处小溪边坐而论道,一串串叮当作响的声音,便敲得她心头大恸,几欲哭泣。

    心烦意燥中,女娲一把推开伏羲,眼睛大睁,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盘坐在原地:

    四周依然草随风动,只是突然间又多出铺天盖地的生灵,在四周奔突。

    嗯,这些生灵,又是从哪里而来,好陌生的气息?

    正想着,一句话又飘过来,脑壳的疼痛,让她顿时幡然醒悟:

    糊涂,这时候哪里是关注这些生灵的时候,我是被这声音突然敲醒的,须得去寻这声音才对啊!

    女娲猛地站起身,举目四顾,周天自言自语的声音,便像洪流一般,一波又一波地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听了两三句,女娲脸上便是一凛,于是再次不自禁地脱口而出:

    “他,这是在说法,而且,还是有道之法!”

    “他是谁,是我一路寻来要找的那个声音吗?”

    “且不去管他了,先听他说法……”

    仅仅又一个转念之间,女娲身不由己地又是盘腿而坐,侧耳聆听,时而蹙眉,时而含笑,不知不觉,竟又到了一种忘我境地。

    数百米开外,此前曾经被女娲一脚踏出,而没有踏出的黑土地上——

    被先天息壤覆盖过的方寸之间,黑黑的土质,忽然发生了悄无声息的变化:

    由黑到白,又从白转绿,绿了又红,红了又黄,几经转换,这块方寸大小的土地,竟然不知不觉地自我神奇的化为了一块五色土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自那刚刚诞生出的五色土中,晃晃悠悠地钻出了一株不知名的嫩芽,在风中瑟瑟抖动着,将嫩到滴水的芽尖四周转了一圈,随即朝着女娲的方向匍匐到了地面。

    这时,周天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,恰好到了结尾。

    一时间,涓涓细流般滔滔不绝的话语因为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竟让正在听得津津有味的万物众生,就像酒到酣处突然酒杯空了一般,顿时天地为之色变,地底深处瞬间隆隆作响。

    忘我之境的女娲,不觉也是轻轻蹙眉,一声幽叹,随着她呼出的一口清气飘向远方。

    附近的生灵,纷纷从迷醉中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番愣怔过后,一个个生灵开始起身,探望,最后一跃而起,向着太极道场的方向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大多数生灵都从女娲面前,熟视无睹地一闪而过,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一眼。

    最后,只有一条黑蛇,蜿蜒着长长的身子,犹如草上漂般一阵风从草尖掠过。

    在经过女娲时,不知为何突然身形一顿,尾巴跟着一卷,便又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在依旧闭目打坐的女娲面前,黑蛇围着她好奇地游走了一圈,探出头刚要凑近去嗅闻一下,却冷不丁一个喷嚏,竟把自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闪电般弹开数丈之外后,黑蛇再次盯着女娲看了一眼,却莫名生出了一丝疑惧之心。

    随后,他自觉无趣地甩了甩尾巴,刚要离开,却又出其不意地发现了那一株刚刚冒出头来的嫩芽。

    “咦,好漂亮的五色土,好像还从未见过呢?”

    一阵嘀咕之后,黑蛇快速游了过去,歪着脑袋看了看五色土,最后才探出信子,在那一株嫩芽上飞快地触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料,蛇信子刚刚探出,一股刺骨的寒气便让黑蛇冻得一哆嗦,身子不由得再次弹出数丈之外。

    “有古怪,还是赶紧走吧?”

    虽然远离了那一株嫩芽,黑蛇感到一阵阵难以遏制的凉意,正从舌尖不停地向他的体内疯狂涌入。

    他的血,本来就是冷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这乍暖还寒的初春,一不小心,他还是会照样冻僵在路边,最后落到一个不知会被谁顺口吃掉的下场。

    越想越可怕的黑蛇,落荒而逃,慌不择路地一路狂奔,总算没有偏离方向来到了大草甸之上。

    远远的一对隐隐发着光的门柱,就像一对指路明灯,吸引着他的前行。

    嗯不对,那里应该是一团暖暖的火。

    黑蛇已经感觉自己快变成瞎子了,因为他的探路利器蛇信子,已经彻底冻僵。

    而那股顺着舌尖缓缓入侵的寒意,却正在向着弥漫全身的方向挺进。

    火,此刻他急需一堆火,来温暖他身体彻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而那里,门柱的附近,好像就有一团微微的火光。

    黑蛇慢慢爬了过去,一团方寸大小红土,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了——”

    黑蛇用尽最后一丝力气,确认了一下位置:

    然后将自己全身蜷缩成一堆,就像冬眠那样,将自己全部盘踞到那块火一般温暖的红土之上,然后便一头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顶天立地的法相虚影渐渐隐去,一瞬间带来的视觉差异,让周天不觉就是摇头一笑:

    原本高如云天,俯视之下,无论多么巨大变态的灵兽,在他那时法天相地的眼里,都比不过一只蝼蚁般大小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回到了自己真身大小,这些蜂拥而来的灵兽,哪怕最小的一头灵兽,都比他大得太多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后世人类科学对恐龙时代的描述,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    在食物极端匮乏的地球年代,无数生灵,都必须让自己长得尽可能之大,才有能力去与他人争夺食物。

    洪荒中的生灵,现在一个赛着一个疯长的大个头,大概也就是这个自然法则吧。

    你看那三头始终都没有逃离的狼狈,最大的那头青背孤狼,几天不见,似乎又长大了一圈。

    就连最小的那头黑白山豺,长得也像一头野牛般大小。

    唔,等等,这头黑白山豺,身上的气息,似乎很有些意味啊?

    周天想着,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黑白山豺。

    再一转眼,一条巨大的黑蛇,让他突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再一看,黑蛇却没有青背孤狼他们身上那种跳跃着的生气,只是死气沉沉地蜷缩成一团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这是一条比水桶还要粗大的黑蛇。

    周天走过去,静静地端详了一番,蓦然一惊,随即便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,将目光放在了这黑蛇身下的那一块方寸大小的红土之上。~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归楚〕〔颜夕江墨琛〕〔我的老公是狐仙〕〔忠贞不渝的生死爱〕〔海贼之海军雷神〕〔踏天争仙〕〔未来武道修练网〕〔女配的另一种打开〕〔毒戮天下〕〔盛世鲛妃〕〔从僵尸先生开始的〕〔我有24颗定海神珠〕〔穿成反派他前妻[穿〕〔爱你,如灿烂烟花〕〔不正经修真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