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笔下的另一个世界〕〔诸天之掌控天庭〕〔美利坚财富人生〕〔倾世凰妃:魔王宠〕〔兔子必须死〕〔矩阵游戏〕〔天降鬼才〕〔国民撩神是恶魔:〕〔寻宝全世界〕〔这个大爷你惹不起〕〔重生之最强王爷〕〔放开那个空投〕〔策行三国〕〔最强医神:重生逆〕〔抱歉,有系统真的〕〔海峡赤子心〕〔民国调香师〕〔从洪荒归来的影子〕〔豪宠无限:恶魔少〕〔霍少的闪婚暖妻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重生洪荒棋圣 0058、被遮蔽的天机(三更)
    因为大青牛与巨型蜥蜴虽然前后脚进的太极道场,但是两人首尾相衔,几乎等同于比赛中的同时撞线。

    所以,这第十道气息,到底给谁不给谁,可就很有讲究了。

    周天沉吟着,不觉又把目光,凝聚在那藏头藏尾的跳蚤身上:

    脑海深处,也不自禁想起了鸿钧在洪荒合道之前的那最后一次紫霄宫讲道,诸神抢位那仅有的六大圣人坐席。

    当时的因果,便是因为那接引与准提二人的迟到。

    导致鲲鹏和红云由让座而结下生死劫,红云最终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可谓是,最大的恶缘皆在那西方二道人身上,却最终都没有一个说法的洪荒最大惨案。

    眼下的这个几乎根本不值一提的排位,当然与紫霄宫的那个座次之争,完全不可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但是,从性质和因果上而论,二者之间却又是多么的相似啊!

    而且从根脚和本体的出身上来说,虽然周天不能有任何个人的爱憎喜恶在其中,但终归跳蚤本身就是一个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东西。

    权衡半晌,眼看大青牛与巨型蜥蜴就要双双越过门廊,进入道场聚居区之中,周天不敢怠慢,跳过巨蜥,还是将最后一道气息打给了牛耳中的跳蚤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道场,这是他的天地。

    就算是自己,他也不能允许有任何的道心偏差出现。

    所谓规矩就算规矩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大青牛与巨型蜥蜴虽然首尾相衔,但毕竟还是差了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而且那跳蚤是寄生在牛耳之中,牛耳与牛身本就又多出了一些距离。所以,即使是这跳蚤钻了空子,甚至可以说不劳而获。

    但钻空子也好,不劳而获也罢,事情本身却错不在跳蚤头上。换句话说,他的本心,并没有说要算计着钻这个空子。

    因此,从这个意义而言,有一个事实就连周天都是无法回避的:

    既然不是跳蚤自己的机心所为,一切又都是如此的巧合,那跳蚤算不算一个有着机缘和造化的人呢?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番机缘和造化,就是属于跳蚤的。

    不然,为什么那么多生灵,没有如此巧合呢?

    而这头大青牛,为什么又偏偏非要卡在这第九个进入的节点上呢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最后一道气息,自然也就非跳蚤莫属了!

    好了,现在总算是一切都以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周天将最后一道气息打在跳蚤身上,又免不了的多看了一眼多少有些运气不佳的巨型蜥蜴。

    好在,这多看一眼,对巨蜥来说,也算是一种机缘,多多少少对他也是一种补偿吧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一切尘埃落定,但一想到跳蚤这件事上,周天还是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跳蚤,睡着觉就成了太极道场开业大吉的第一天头号幸运儿,睡着觉就做了棋道一脉首开先河的第一批十大入门弟子,这简直就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物啊!

    嘿!

    一声感慨,不由自主地从周天的嘴里溢出,连他自己都没有去留心,这一声感慨,竟一下子将牛耳中的跳蚤惊醒。

    一睁眼,小东西便蹦了出来,跳在牛耳尖最高的一根牛毛上,看了看四周,有些一脸发懵。

    待他回过神,顿时就是一激灵,赶紧连滚带爬躲回了绒毛密布的牛耳之中。

    “嘤嘤嘤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过来,我不要你呀,我就想每天舒舒服服的睡觉觉啊!”

    牛耳中的吵闹,现在的周天,自然还没有无所不在的神通,自然是不去听是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这世界竟然还有人抗拒他的气息,不知道他会不会现在就伸出手,将那哼哼唧唧的跳蚤抓出来,当场一把捏死了事!

    十大入门弟子有了定论,后面仍在陆陆续续进入的各种大大小小的灵兽,也就不用周天像对待这十大入门弟子这样用心关注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站在门廊附近,稍稍留意了一下这些后来的生灵:

    将他们的族群,个性,甚至特质,都大致瞄了一眼,这才再次来到楸木门柱旁的红土边上,驻足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黑蛇,已经渐渐苏醒了一些,但还是有些萎靡不振,没有一段时日将养估计还是动弹不了。

    对这黑蛇,周天并不十分关心。

    此刻他真正有些牵挂的,当然还是这黑蛇之下的那一方寸红土。

    或许是感应到了周天思绪的波动,方寸红土一时间虹光大炽,整个本体一下子变得通红通红,乍一看去,甚是有些惊人。

    周天急忙将一缕神识打将过去,强行使其平复,然后赶紧抬脚离开。

    将自己的气息又遮蔽了一番,周天徐徐向大草甸之外走去。

    为了不致被纷至沓来的灵兽撞到,当然更多的也是为了不惊扰到他们此刻犹如朝圣般的入门之路,周天几乎是顺着大草甸最边缘的地方行走,直到彻底走出大草甸才算松口气。

    与觉悟的天元山,以及刚刚觉醒的太极道场一样——

    这片连接着天元山,怀抱着方圆百里之地,以及其中道场的这一方大草甸子,在觉醒后的自我意识催生下,如今已经暴涨到了方圆三千里地。

    方圆三千里地,几乎与后世一个地级市主城区一般大小了。

    而这,还是在周天吃惊地发现异常后,强行中断了他这种扩张地盘的自我意识才形成的结果。

    所以不敢想象,若是不干预一下的话,这片大草甸子会自己扩张到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周天回头瞅了一眼已经渐行渐远的大草甸子,看到风吹草地现牛羊般已在大片大片氤氲中的太极道场,露出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随后,也不知怎么,就这样由着自己性子,顺着一个方向,一路向远处走去。

    却说女娲终于从浑然忘我的入定境中,幽然醒来。

    睁眼向四周望去,不由得就是微微一怔,随即慢慢起身,带着一丝探寻的目光,重新向这片原野望去。

    远处,仍有不时跃动在山野河川之间的生灵,向着一个方向汇聚。

    只是,原本流淌在自己鼻尖中的那股令人心生向往的气息,这时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莫非是自己入定打坐时间太久了吗?

    女娲举目四顾,一股怅然若失的情绪,慢慢地将她包裹了起来,令她一时间沮丧不已……~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王者归来洛天〕〔七零萌妻有点甜〕〔重生之都市狂尊〕〔海贼之无双弓兵〕〔六合天师〕〔万千厉鬼排队表白〕〔殇颂〕〔神秘总裁太给力〕〔盛世鲛妃〕〔木叶起航〕〔宠妻总裁坏透了〕〔史上最强狂帝〕〔替嫁暖婚:老公,〕〔为妃两世〕〔辣手兵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