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穿梭时空的侠客〕〔金主大人,养一送〕〔医路坦途〕〔国民男神是女生:〕〔万界自由佣兵〕〔神话原生种〕〔最强军师之鬼才郭〕〔大仙官〕〔宠婚撩人:陆总,〕〔90甜妻,别开挂!〕〔穿越兽世:兽王,〕〔华尔街传奇〕〔凤倾天下:独宠霸〕〔我吞了全宇宙〕〔漫威里的世界穿梭〕〔太古天帝尊〕〔修仙之天道录〕〔无耻之徒〕〔无限未来之科技帝〕〔我开始摇滚了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重生洪荒棋圣 0079、时间长河,悟道无悔之棋
    “临沧海,这是怎样一个去处?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说,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,可以濯吾足吗?”

    黑白之砖垒就的高台之上,周天盯着几乎近在咫尺却又似远在天边,掩隐在云海般迷雾中的旗幡,正在琢磨着,高空的虚无中,蓦然间,一座桥横空而出,一头横跨在时间长河之上,一头延伸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一眼望去,周天似乎只要轻轻一跃,便能跳上这座莫名其妙出现在眼前的桥,一路无阻地去到时间长河之畔了。

    黑白之砖,天梯,现在又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桥?

    周天目光闪动,忍不住眯眼向着脚下望去:

    此刻,他就像站在天穹之上,脚下便是那比万丈深渊都不知其高的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而一座桥,就在似乎伸手可及的地方。

    要不要一跃而去,不管三七二十一,跳过去?

    哪怕一脚地狱,或者一脚天堂!

    “那世间,最抓不住的东西,不是金钱,爱情,名利,而是稍纵即逝的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间,脑海中便闪过做人时的一句老生常谈。

    周天两眼蓦地一眯,目光在桥的这边一闪,只是微微丈量了一下距离,随即双腿微曲,脚下便是纵身一跃——

    再一睁眼,却已到了桥上。

    还好,这是一座真的桥,而不是什么神秘存在给自己设置的什么什么考较考验。

    周天长舒一口气,抬脚刚要前行,才吃惊地发现,脚下这桥哪里是正常的桥,不过是外表看着是桥,踏上来里面全是虚无的一座假桥!

    一座徒有其表的桥,原来真正的考较是在这里!

    怎么办,退回去?

    周天扭头一看,黑白之砖垒就的所谓天梯,已经不知何时轰然消散,连个模糊的影子都再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周天盯着眼前这座徒有其表的桥,陷入沉思:

    一座桥,如果毫无用处,那么这一座桥又何必出现呢?

    存在便是合理,出现就有因缘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座虚无的桥吗?你,难不倒我!

    这一念,带着些许豪迈之气,刚闪出,两道虚影,蓦然便出现在桥的两端——

    在桥的这头,也就是周天所在的这边,一个,是血淋淋的还带着-胎-盘和胞-衣的新生儿。

    在桥的那边,一个,则是形若枯槁行将就木的耄耋老人。

    只是,他虽然散发着即将寂灭的气息,但须发皆白的身躯,却神奇地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芒中,远远望去,既令人生畏,又让人心生向往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两个极端反差的虚影,一下子让周天陷入到更深层的思考中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周天竟然满头大汗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在那云海般迷雾中的旗幡处,突然又是闪出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却是赫然一炷香。

    紧接着,香头猛然就是火光一闪,这柱香便被无中生有地点燃了。

    只一眼,周天便怵然心惊地感觉到了这柱香的用途:

    这就是针对他这次观时间长河的倒计时啊!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炷香之内,他若顺利地走过桥去,成功站在时间长河两岸,这柱香便是无意义的摆设。

    一炷香燃尽,他若是还停留在桥的这边,那这柱香便是无声的失败号角。

    几乎是本能的,周天虎地一下站起来,完全忘记了这一刻他所处的位置。所以,毫无意外的,他一脚踏空,整个人便像一只断线的风筝般飘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感到自己猛地一沉,周天一下子反应过来,可是一切都晚了,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飞出去,然后一个倒栽葱直直地往下掉去……

    下沉的身躯,带着风声,在周天的耳畔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速度越来越快,渐渐的就连眼睛都被吹得几乎难以睁开。

    但是周天并没有放弃,而是在沉重的下坠中,挣扎着终于将自己翻过身来,勉强睁大双眼,向着头顶的虚无之桥望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正在演化中的一尺棋枰,现在推演到了何等境地?

    虽然到目前为止,自己也才机缘巧合演化出第一个也是现在唯一棋道法门之术,成熟与否,看来都要在这紧要关头试一试了!

    心念动处,一尺棋枰就像沉在水底的古物被缓缓打捞上来一般,在周天一尺之外的半空中,一点点浮现而出。

    当一尺棋枰彻底挣脱出来的瞬间,一个方方正正的破碎空间,赫然给这个世界宛若破开了一个天窗一样,一个方方正正的黑洞,与一尺棋枰一分为二——

    一尺棋枰,一路向下追赶着极速下坠的周天。

    一尺棋枰破开的黑洞,同时蓦然生出一股强悍的黑白漩涡,开始缓缓转动。

    当黑白漩涡越转越快,一对首尾相衔相互嬉戏的阴阳鱼,也在你追我赶之间,让这个黑白漩涡加速到了无以复加的速度,一股澎湃的吸力,瞬间迸发,电射而出,就像一只巨手赫然探空一爪,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托住周天。

    下坠之势,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周天接着这股向上的吸力,纵身一跃,便在半空中重新站立起来。紧接着,又是一步踏出,终于又重新回到了虚无的桥上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惊心动魄的瞬间,周天再无任何疑惧,俯身抱起那还带着-胎-盘和胞-衣的新生儿,低头凝视了半晌,在他的小屁股蛋子上,抬手便是轻轻一拍。

    手起掌落,一声石破天惊般的婴儿啼哭声,这才响彻半空。

    紧接着,啼哭中的婴儿,蓦然张开双眼,一双几乎接近于天籁般的眸子,一眨不眨地望着周天,手舞足蹈着,蓦然间绽放出一张天真无邪的笑脸。

    童稚的笑脸,瞬间也感染了周天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在他娇嫩的脸蛋上轻柔地抚摩着,嘴里学着咿咿呀呀的声音,画风随之猛然一变:

    咿咿呀呀学语的婴孩,缓缓伸出小手,将周天的一根手指握住。紧接着,他便以令人瞠目结舌也匪夷所思的成长速度,见风就长地变成了一个牵着周天,蹒跚学步的小儿。

    学会了走路的小儿,嘴里咯咯笑着,将一个小脑袋四处转着看着,突然一只手牵着周天,一只手指向虚无之桥,竟然以不可思议的力量,带着周天一步踏上了桥面……~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王者归来洛天〕〔七零萌妻有点甜〕〔重生之都市狂尊〕〔海贼之无双弓兵〕〔六合天师〕〔万千厉鬼排队表白〕〔殇颂〕〔神秘总裁太给力〕〔盛世鲛妃〕〔木叶起航〕〔宠妻总裁坏透了〕〔史上最强狂帝〕〔替嫁暖婚:老公,〕〔为妃两世〕〔辣手兵王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