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刚更新: 〔穿梭时空的侠客〕〔金主大人,养一送〕〔医路坦途〕〔国民男神是女生:〕〔万界自由佣兵〕〔神话原生种〕〔最强军师之鬼才郭〕〔大仙官〕〔宠婚撩人:陆总,〕〔90甜妻,别开挂!〕〔穿越兽世:兽王,〕〔华尔街传奇〕〔凤倾天下:独宠霸〕〔我吞了全宇宙〕〔漫威里的世界穿梭〕〔太古天帝尊〕〔修仙之天道录〕〔无耻之徒〕〔无限未来之科技帝〕〔我开始摇滚了
金牌大风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重生洪荒棋圣 0080、看,见风就长的少年
    被一个小儿牵着,周天既没有讶异,也没有自卑,只是静静地感应着一只小手,带给自己的所有指引和力量。

    同时,也顺应着一个小小人儿,那一步又一步歪歪扭扭的步子。

    就这样,左一脚,周天笑了:

    不知不觉,他竟然跟着小儿一步踩在了虚无的桥上。

    这感觉,就像走在一座长长的玻璃桥上,虽然心惊胆战,不敢多看一眼脚下,但身子却始终稳稳地走在桥面上。

    右一脚,周天不由得又是感慨地摇了摇头,将目光极其专注地放在了牵着他的小儿身上、不——

    这时的他,已经不是小儿了,应该,算是少年了吧?

    走一步,他长出了第一颗牙齿。

    走一步,他换掉了全身的胎毛与乳臭。

    走一步,他学会了人生中第一个词:“妈妈”!

    走一步,他长了一寸……

    而周天呢?

    走一步,他的一颗牙齿,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走一步,他发黄的头发,开始变得又黑又亮,充满了朝气。

    走一步,他发现自己的步伐,已经像一个真正青年人那样,大步流星,蹬踏有力,几乎是一步一个脚印。

    走一步,他的嘴里,莫名其妙地学会唱起了一首歌谣。

    走一步,他开始回望着走过的桥,即使惊讶地发现,在他和少年一路走过来的桥其实根本不存在,他也依然平静似水……

    走着,走着,牵手的少年,一点点长大,然后一点点变老。

    最后,当周天再也不忍看侧头他一眼时,他才发现,这座虚无的桥,他已经从那头走到了这头。

    而与他牵手的少年,似乎已经老得走不动路了,变成了周天反过来牵着他的手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是的,还有一步之遥,这座桥就要真正走完。

    但是,变老的少年好像连这最后一步也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犹豫,就像最初踏上这座桥的那一刻,他俯身抱起那个还带着-胎-盘和-胞-衣的新生儿那样,周天再次俯身一把抱起已经老得连眼睛都不会动弹的少年——

    还是像初见时的那样,他低头看了一眼老去的少年,带着一种朝圣般的仪式感,抬起左脚,踩上了时间长河的河堤,然后缓缓收起右脚,彻底离开了虚无之桥的最后那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就在人桥分离的刹那间,周天清晰地听到了一声桥梁断裂的声音,尽管刚刚一路走过的桥仅仅是一座虚无的桥。

    听到令人感慨万千的声音响起,周天并没有回头再去看一眼那可能已经真正化为虚无的虚无之桥。

    因为,随后莫名其妙的一阵风过,在他怀中已经老去的少年,随着这一阵风过,也像那座虚无之桥般随风化为了虚无。

    此刻,周天的怀中两手空空,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的一滴清泪,蓦然从半空中飘过,落入时间长河之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横躺在时间长河岸边的状若枯槁的耄耋老人,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波谷不惊的目光静静地倾注在周天身上。

    周天不由得放下双手,也同样静静地望着老人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,就像两尊互不相干的雕塑。

    终于,耄耋老人似乎用了全是气力,缓缓抬起他那一条几乎只剩下一根骨头的手,指向时间长河道:

    “小友,时间看清楚了么?”

    沉默半晌,周天点点头道:

    “我没有看清楚什么是时间,但我看见了一个生命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从生到死,一个以任何力量都无法回头的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时间,老人家?时间是一把杀猪刀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嗬嗬……赫赫赫……

    耄耋老人张着漏风的嘴呵呵笑了,盯着周天突然道:

    “那么,就请小友将一头动也不能动了的猪,顺路捎到那一把从不回头的杀猪刀下,可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”

    周天大步流星走过来,就像怀抱那曾经的少年,俯身一把抱起枯槁般的耄耋老人,然后一步登上了时间长河的岸堤之上。

    “再见了,小友,还好吾已经比一枚树叶还轻,没有让你费什么力气。现在就请松开手,将吾扔进大河吧。”

    周天点点头,望着时间长河,伸展双臂,嘴里轻轻说道:

    “再见,不,还会再见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周天将手一松,只听扑通一声,耳畔传来一声水响,耄耋老人在时间长河中泛起一朵水花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下一刻,在水花泛起的地方,一枚不知名的树叶,忽然从水面之下漂浮而出。

    一个苍老的声音,也随着树叶飘了过来:

    “小友,你送我一程,吾须得还你一个好处。因因果果,轮轮回回,才是时间最不愿意沾染的因缘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上来吧小友,在时间的长河之中,让你看一看什么是一叶知秋。”

    “一叶知秋?”

    周天好像有些恍然大悟,却又好像更加糊涂了:

    望着时间长河滚滚向前的洪流,以及在洪流中随波逐流,却始终停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枚树叶,一时间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一方面,他刚刚才来到时间长河的岸边,他还需要静下心来,好好看一看时间长河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还没有准备,去那时间长河的洪流中,做一个弄潮儿。

    弄潮儿固然潇洒,风流,可是被淹死的总是最会戏水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想到此,周天缓缓望着洪流中的那一枚树叶,稽首道:

    “多谢道友了,两岸风光无限,且容我先看看这大河两岸,再去追逐这大河中的洪流,感悟时间的流逝!”

    话音落处,那一枚树叶沉默着在洪流中翻卷了几下,随即迎头撞向一朵浪花,瞬间消失不见去了。

    周天看得一阵咋舌,也不知是该庆幸还应该惋惜自己没有上到那一枚树叶之上。

    盯着河水看了一会儿,周天收拾了一下心情,抬头看向时间长河两岸:

    对岸,远远望去,就像一幅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水墨画——

    美轮美奂,意境深远,但却因为朦朦胧胧,被一层又一层迷雾笼罩,再美的女子,也会在琵琶半遮面之下而失色大半。

    倒是在周天脚下的这边堤岸之上,还是很有一些看头的。~
上一页 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热门小说: 〔王者归来洛天〕〔七零萌妻有点甜〕〔重生之都市狂尊〕〔海贼之无双弓兵〕〔六合天师〕〔万千厉鬼排队表白〕〔殇颂〕〔神秘总裁太给力〕〔盛世鲛妃〕〔木叶起航〕〔宠妻总裁坏透了〕〔史上最强狂帝〕〔替嫁暖婚:老公,〕〔为妃两世〕〔辣手兵王
  sitemap